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十四章 红颜七年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69更新时间:2023-10-05 02:30:13

“放下的事,又何须旧事重提呢?”

他说道,舒笑语不甘心,可是又如何能改变什么?

世上的事,有时候,最令人无奈的事不是一件。

“而是你明白有些人不存在,却还在不断地接近她。”

“一个困镜的产生,那么必定是有些原由的。”

“是你?”

他没有想到,可是她却有些迟疑。多年以后第一次的见面,是一种陌生。

那是溜走的感觉。*

时光沙漏里装满了有些东西的时候,

“我还是得小心点了。”

他很清楚,如果被抓到,那么会很惨。

敦煌。

“上次的冷,这次的凉。”他一袭黑衣,是谁给的。

可是他没有说话。

“有些事,我没有出口,你应该清楚,这是江湖规矩。”

他转过身来,看着眼前的沙漠,自袖口探出来一剑,击出。

“你现在一无所有。”他眉心的红痣,犹如一个人的弱点,可是他的脸色却变了。

“是啊,我只有手中剑了。”

这一刻的他缓缓地在月色下,显露出来赫然是李锦瑟。

“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你现在叫李忘。”

这时候红痣男子说道,可是这时候捏剑扭身又是一剑划过。匹配的实力一定要跟上,应有的杀气。

“谢谢。”李忘抓住这把剑,随即大步离开了。

他明白自己的路,但是也惊讶这一路的上的遭遇。

“出剑的我,是否有着孤独。”他想,

可是这时候的离人泪看着眼前的霜林醉。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有些事,江湖难诉。

拂诗知来过,足慰心怀。

窗前。

他提笔写下,“谁问明月,天涯何处,咫尺难在。”

“自今日起,天各一方,天涯咫尺。”

他还是那么的豪迈,离人泪看的分明。

可是这样的事,再也难以言说了。

“那些惊心动魄是谁的无助。”

“也许这一生不羁放纵,是自由。”

他笑道,

有些倔强是一种难以承受的重。

“过往皆风雨,风雨烬燃事。”

有些事,有些难受,都在一点点的从远方而来。

“幸运和不幸,是什么的路。”

有些迟疑在返还。

陇头。

“奏不出来的曲子,丢失了。是否有着落寞呢?”离人泪说道,

“你如故,如旧,那么便不须再奏。”

“可是转折就是不一样的。”

“一剑磨十年,囊出剑光杀。”

“不错,有些事总需要有些安稳点。”

“还需要悟透的,”他听到离人泪说道,

“是啊,人是悟透了,方才懂。”

“有些事,纵使一时懂,也无济于事。”

当年的顿悟,是铸剑之初的铸剑术,可惜他有幸学得铸剑术,却无缘得悟。

缘木求鱼的事,不在少数。

天下的故事,是江湖的真实。可是越接近真相,越泪弦如注。

“把剑斩杂念,是剑的事,也是剑的本初。”

一把剑,是当断则断的狠辣,春风得意未必好,但是一剑落,万事休。

是千里之外杀人于无形,是为御剑术。

心念至,则无往而不利,则无往而不胜。

“你若是学剑,必定以基础剑法为主。”离人泪对他说道,可是言出法随的事,总是那么的巧合。

可是离人泪,知道有些路,时间剑法是一种最耀眼的剑法,可是每一次挥动,必然是天地震荡。

可是拥有了基础剑法的他,知道起手势的重要性。

可是离人泪却不这样想,

“若是简陋的剑法,一开始定型,那么剑出无悔,一剑灭心是否有着最可怕的剑法。”

“红颜韶华易逝,焉敢如此?”

离人泪静静的站在山巅,风出奇的悠然,他说,“要么弃圣绝智,要么鬼斧神工。”

“剑出,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收剑,雷霆万钧纳于鞘,波澜不惊。”

这时两个人开始交手,均是以快打快的招式,一时间,陇头黄沙四卷,似有若无的狂风溅起,

“多年不见,实力增强了啊。”他说道,

“千古幽幽子,一剑三光出。”这一刻离人泪静静的递出一剑,没有言语。

可是他眼神明亮,知道这是多年不见得遥战,随即旋身,抽剑,刺出,简单,直接有效。

“太熟悉了,不打了。”离人泪扔掉长剑,靠在酒棚下,随即甩出一碗酒,

他接住道,

“多年不见,还是那么放荡不羁。”

“天涯浪子,能少什么么,又能多什么?”

“还是你潇洒啊。”

有些事,不一样,但有些事本身就是这样。

“有些路,很远,但是一句话就到了。”

“有些路,很近,但就是没有去的价值。”

“江湖路,谁说清,悠悠岁月,谁能够放下那执着的心。”

长安。

“我还是不得不承认,你总是等一个人,你等不到他的。”这时候的凤栖梧,听到来人的话,

心里一阵子黯淡。

“我等的人,没有来。”

“我知道的,”

“我知道的。”

“我早该知道的。”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不是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有这样的怅惘的。

“他总是那么的浪漫,如风一般。”

可是她的幽怨也是谁都无法释怀的。

不知名的感觉,有时候早已经醉了人,而绵长的浪漫,是谁也无法料到的苦涩。

“早知道是这样,我定然是不愿意,让他遇到我的。”

可是矛盾的她,却笑了,“也定然是后悔的,那么就这样后悔一些,又何妨。”

惊艳的人,一直都在尘世间行走,何须多言。

势无法,教情字,泛出百般万样才罢休。

“真醉人,可是我也没奈何的。”

凤栖梧跌倒在地,禁不住恍惚道,

“思君如满月,月缺不见人。”

镜湖。

“多久了,多少时辰了?”一个人走了出来,可是梅疏影眨眼而隐没于花丛中。

“我想你了。”梅疏雪禁不住叹道,他总是那么的让人难以言说的。

“他好冷,已经冻到我了。”

可随即笑道,“是啊,我才明白,时间竟然有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可这一刻的舒笑语来到镜湖,

“你知道吗?他当时骗我,说,冷是一个女人该有的。”

“后来呢?”梅疏雪焦急的问道,

“后来啊,他娶妻了。”舒笑语有些痴痴的笑道,可是她却没有说后续了。

“那你……”梅疏雪禁不住身子一颤,

“我等了他七年……”

“他始终不肯见我一面,真狠心呢。”

梅疏雪没有说她自己的傻。

因为有些事,都是一样的话,那还有什么意思。

可是梅疏影望着眼前的湖水,随即想了想,溜了出去。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