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二十章 燕氏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783更新时间:2023-10-11 17:08:24

“你知不知道,这这样子好羞耻啊。”

她突然说道,

“我……我……”

他迟疑了片刻,也不做声。

可是他明白有些事,得让他敏感的察觉到其中发生了什么。

可是这一刻的她,突然发现了一些不寻常。

“他真的是……”

可是这一刻里,他却明白,

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

你真的知道吗?

这一刻的律重不想说话,可是对于意志力很坚定的他来说,

“当年,你自东海叛出的时候,就该想到的。”

“是啊,我低估了他的慈悲,可是一个有相无形的慈悲是大乘的。”

律重缓缓地回头,一连走出七步,回头看着层层叠叠的台阶,

不由得哑然失笑。

“魏无忌,你还是那么的虚伪,骨子里一直都是。”

律重嘲讽道,

“你隐姓埋名的这些年,可曾有人知道?”

“江湖是一种远离。”

魏无忌很清楚,有些事流于表面的话,最令人讨厌,但是也最迷人。

蜀中,一处偏僻之地。

而这时候的徐燕归巢看着面前的徐宁。

“徐宁,你这是做什么?”

“我把燕分给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这一生,彼此只能做表哥和表妹了。”

可就是这一句,让徐宁却笑了,

“你知道的,表哥很忙的。”

“是啊,总是喜欢拈花惹草。”

其实,很奇怪的念头,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要称作表弟表妹呢。

“我知道,有些事,很奇怪的。”可是只有在别处看的时候,才明白,喜欢是不分时间的。

一个最喜欢展现自己的人,总是迷人的。

江湖是隐藏的,对于舒笑语来说,“得,是什么?”

“失又是什么?”

可是周诗意,却摸了摸那两个字,“也许这就是答案。”

“蛹是一个人的蜕变,可是这一刻蚕茧中的惊艳,又如何是蛹长的平淡呢?”

“我很好奇一件事?”

“你信刘。”

“我有一个朋友,姓刘。”

“是男的,还是女的。”

她问道,

“是儿时的玩伴。”他突然想起来了,那个白天,光洁如月,彤云密布,有时候那惊魂的一见,是天地的赏赐。

可是看着她身边的孩童时,禁不住恍惚了一个时空。

“原来,青梅,是这般模样。”

有时候心怀天下的人,总是见不得,一些黯淡的,可是她笑意盈盈的样子,却让他明白,“嫁人未必太好,也不至于太差。”

有时候一路相伴的人未必需要太过于惊喜,只要那有些温暖即可。

人和人的情,是一种淡而且真的感觉。有时候人总是内心的阳光让阴霾的天气变得焦躁,可是细细一看,有时候,颊面已经烧糊的那一刻,是谁给予的。

“他总太迷人了。”

“他永远不知道自己的美是一种妖冶。”

“我一度以为他是喜欢男人的。”

可是他喜欢,

她也便惯着他了。

舒笑语很喜欢这样的人,可是当听闻他要走的时候,

“你怎么了?”

“我变心了。”

这一句话,让舒笑语哑然失笑,情根深种的男人太迷人,可是连撒谎都那么拙劣。

“是啊,如果你姓周,那么我便是乔。”

舒笑语看着这个时段的男子,羽扇纶巾,谈笑间,灰飞烟灭的潇洒。

可是舒笑语却知道,“我见不到你了啊。”

“你真狠心。”

“甘心的距离是一种折磨。”

“那么单元庶是否认识呢?”

那是一个很豪情的人,江湖不平事,都要管上一管的。

“可是他杀人了。”是啊,所以现在他叫徐宁。

一个亦正亦邪的人,还有一个表妹,叫燕治溪。

“燕氏,已经散乱了。”

“当年看燕治溪年级小,便让她做了童养媳。”

……

龙城。

上关。

“那现在呢?”

“咯咯……”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传出,

“你也许不知道,但是一定要知道,慕连华在整合龙城势力。”

“不,他会失败,放弃吧。”

“有时候人就是如此。”

看着窗外的景色,夜无眠叹息道,

“你要知道,有些人不配你为他流泪。”

“可是……”

人总是喜欢展现最迷人的那一刻,可是只有他明白,这是虚的。

荆州。

襄阳。

“夫君,你说,我要见的,你能说给我听吗?”

“我………”他突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你这样子,我很受伤唉。”她说道,

“你看你,有了妻子,还不知道哄。”

“唔。”他突然说道,

“你看,这花草树木,都是美景。”

“是吗?”

“其实,很多事,不能够留下的。”

“夫君,我们可能要停一段时间了。”

马车停在了路边,这时候走下来的她,笑意盈盈。

而他却迟疑了片刻,“要不要去踏青啊。”

“不去。”

“那我们慢慢的走上一道。”她突然说道,

“好。”

他认真的收拾好一切后,“你知道的,巍巍兮高山,潺潺兮流水。”

“高山流水遇知音。而我却是与美同行。”

“美,不是妻子?”

“是,不过你不觉得当了妻子,就要有孩子了吗?”

“那你送我一个呗。”她裂开眼,眯眯的看着他,想听到那个想要的答案。

“我送你一个?怎么送?”

他突然愣住了。

“孩子不是生的吗?”

“唉,高估了。”

她也是有些气馁,可是看到他无动于衷的感觉,却明白他,是心动了,身体还需要她来……

也许江湖之中,这等男子最迷人,可对于身体接触到的事,还是笨拙的。

“纵有万种风情,可一时不生出情欲之爱的那一刻,是否有着遗憾呢?”

“他身体木头。”

“那你还不………”

窃窃私语的话,只让人一阵子无奈。

情欲之行,其路尚长。

“有些冥冥之中的事,是谁也无法言喻的。”

“阴影里的事,是谁的混乱。”

他轻易的出剑,这一刻里她莫名的有些恨意,但是更多的是那心里的爱意被这恨意压抑住,再也不露分毫。

他随即又递出一剑“陌路而逢”,这一刻她拿左手抵住他的剑尖,可随即挥出一剑“严陵问古”这一刻里双剑交击出的浪花泼洒到了周遭的双塔之上,一时溅起来的水花,让她淋湿了。而他却毫不留情的一剑刺出,这一刻显化出来的剑境,渐渐的

如画般出来,“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

他这一剑刺出,她被其中的景象迷了眼睛,再也不想什么恨意了,只余下浓浓的爱意,掉落的剑,落在地上,发出来“哐”的一声,也没有引起她的反应,可他眼眸里的决绝,让她明白,他再也不会原谅她了。

“燕无双,我爱你。”

可是随着这一句话出口的时候,江疏影明白这一生,燕无双也只能是燕无双了。

江疏影看着胸膛里的剑,“横塘,烟柳画桥,云树堤沙,子胥野渡,小小坟茔……”

“原来这都是为我准备的。”江疏影看着水里自己与水相和的倒映,新帖绣罗糯,双双金鹧鸪。裙裾旋旋手迢迢,不趋音色自趋,一时偷眼为回腰,凝眸时皓腕凝霜雪。虽然还是依旧桃花面,频低柳叶眉。那种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余芳,如有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可是他怔怔的看着这个昔日最爱的女子这一刻坠落在水里,他没有想过太多,连心里的疼痛都没有。

江疏影却笑了,那些柔情蜜意,在他的眼眸里渐渐的黯淡了。

这时候燕无双转身离去,而后风里传来,那最后意思的声息,

“有瑕的相见,似乎让人更难以预料。”

玉玲珑看着手心里的“泪痕剑”,相传天地间一个人的心头之泪落下之时,这把剑便会发挥出情比金坚的威力,所过之处切金断玉,天地为震撼。

“昔日的那一个人出剑时,三界六道为之颤抖。”

“可惜一切的神秘在销声匿迹。”

这一刻行走在逝水流年

的路上,让芈风华,痴痴的看着有些不一样的烟火,却在有些事里,不断地消弭。

“也许,有些人不一样。“

可是这一刻的风景让人有些迫不得已。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