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二十三章 愁极天涯,咫尺难解其意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3114更新时间:2023-10-14 17:00:00

“韩悲水,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不是很苦啊。”

“这个我不知道。”韩悲水说道,“不过你为什么跑出来啊。”

“我有些不甘心。”

“那你就好好消解一下内心的愁苦吧。”

韩悲水说道,那是他第一次知道了穿梭天机的里有那么一个叫“花鼓”,是的,那是凤阳的盛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那一刻,他变了,他不愿意为情所困,他站在大周疆土上,他佚名为贾文诩。

他行走在幽州大地上,满天冰雪,他第一次看到了天际的亮和暗皎洁。

于是提笔写下了:

山因水,水因山,白来,也不曾白来。

说收获,也不曾少了收获。

一个人的挣脱是要历经背叛,禁锢,以及那种忽视,还有不在意,才能打碎成型的。

那是他最忧伤还是快乐都无法分辨的时刻,那是夜的悲鸣,也是罪遗山的来源。

“你无法想象,可是有些事总是那样子。”

“收割的人,是不会提示你的。”

正如争渡,争渡,一片凄凉难述。

“我明白,有些挣扎,是多么的绝望。”

“可也明白身不由己的颠倒是如何的深刻。”

纵有千万路,可是骑马走的潇洒时,总是有那么一个颠倒众生的女人来,要你当了剑,要你买了酒,陪她看这一世烟火,迷离又醉人。

“你怎么了?”

韩悲水问着?

“我不想那么仓促的成亲。”

可是有些不得已像极了一种不一样的讽刺,既痛又寒风凛冽。

那是他站在雪地里的感悟,那一年他明白,再也没有了自我。

“你与我松绑,却甘愿缚身于其中,是不是有些讽刺。”

舒笑语道,

可是只有贾文诩明白作为一个谋士,他最令人值得称赞的是,可以给予李过出谋划策,可是一牵扯到无名女子的时候,贾文诩无法,因为这是李过的事。

而不是贾文诩的事。

韩悲水叹息了一声,“有些痛只有自己走,才能悟透。”

是啊,女人是醉意上涌的那一刻,最迷人。

可是最迷人的时候,最伤心。

最让人难以接受。

“无言独上西楼……”

李相思看了一下偶尔落下的月辉,一时间,抹去了心里的惆怅。

“也罢,不如天涯路上,于心内咫尺。”

正是触碰,抚摸也无计。

“曹希原,你负责一块牌匾,字迹写的直白一点。”

“是。”

只见龙飞凤舞的写就,可是接下来的最后一个闲字,却分付的那一刻,把门的勾子给挂上了。

“这是招贤纳士,不是关门歇客。”

“收拾一番,你去琅琊国吧。”

一瞬间曹希原从洛阳大员成了藩国之人,心里的酸涩难以言表。

可是行走的路上,遇见了一个和尚,和尚名为来自何处来,去往何处去的复浦东来,很有禅意。

宝相庄严,一身淡然。

“施主,你需要去寺庙一趟,与我佛有一段事未了。”

“我不信。”

可是他的心却颤抖了一下。

没有比他更清楚的事了。

“你准备好多年得到准备,可不就是如此吗?”

“不,你还是猜错了。”

他对着和尚复浦来去说,

“我曹希原,生平被贬谪的时候,我无悔。”

“可是要我出家,我不到时候。”

是啊,有些困惑总要有出路的。

世事薄,欢情薄,总有刹那的不得已。

天道公正,你得到的那一刹那,丢失的故事里,总有跌跌撞撞,让人难以自持。

“我不恨太多人,我只真的要活出来一个点。”

“不需要太耀眼,只要像个样。”他明白有时候太过于执着的在乎,就是失去。

拽的紧了,手会痛,该送的时候,就需要放逐。

可是有些事,就是需要放下。

燕长风死去的那一刹那,燕长裾没有赶上,

“也许,这就是你的命。”

人说,世间所有的回避,都是定数。

君子做成伪君子的那一刻,定然是道貌岸然吗?

“其实,有时候心怀若谷的时候,不可预料的时候,我才明白,有些事可以演戏的。”

谁都明白,可身处局中的他,不想再出来见任何人了。

“因为只有他明白,有些苦涩只有他自己明白,所求太过于简单,可是这个简单最贵,谁也无法达到。”

过去之不可追,逝去的想念不值得一提。

“你之所以走不到前面去的时候,其实对谁都是一种罪恶。”

丰都城,

百鬼城。

“我不想来了。”只见他痛苦的道,

“不,你已经远去了。”这一次的判官,有些疼惜的道,

“是吗?”可是如风中摇曳的光点,缓缓地向着鬼门关飘荡时候,却见一道屏障挡住了他。

“去孽缘镜看看吧。”

这时候一个老婆婆拿着一碗汤递了过来。

他端着走过了望乡台,来到了孽缘台。

“你来了?”

“是啊,我来了。”

“我等你太久,我不想等了,我好冷。”

这一刻刮过来一阵风,只见那抹身影逐渐的消散了。

“不………”他下意识的喊出来时,却见那碗汤顺着他的嘴角流了进去。

“他终究还是忘记了我。”她笑着,笑地泪珠子滚落,这一刻掉落在了长安大街上。

“轰隆隆………”只见一把武器自天际落下,

“泪痕剑。”

“不好,快跑。”

早就听闻了这个传说中的事之时,江湖人士纷纷逃避。可是西觅履却站在城墙外面,望了一眼。

“他骗我。”只见泪痕剑化虹一般,飞出了天际。

她却失落极了。“没有去过的事,总是这样,一点点来,把诉说写的那么逼真。”

“魏王,你什么开始布局的?”

“没有,因为我只有这学了《变假诀》,还真的时候最令人难以置信。”

她没想到,江湖那隐秘的角落里,只有一个真和一个假。

“真是阴面一剑光寒三千界,界界都无他,为真也。”

“而假,是十三州里,来去自由皆在城外停。因为入心的天元,虽然落子了。

但是无悔多些,可是绽放的爱意,要于冢中才可以见到坚定。”

“世人皆要以爱之名,做夫妻之实。是为情之道。”

可是他投入轮回的那一刹那,眼眸还是看着她一眼,可是这一眼万年的感觉,让他第一次,再也难以逃离。

“我宁愿我一个人困在那里,也不愿你一个人陪我。”

阎西风陨落的时候说道,可是赵明月却泪珠滚滚的那一刹那,翻出昆仑镜收取了孽缘镜,只见时光沙漏里的沙子飞速的涌满。

“初见。”

遗憾是谁的,但是相见是无奈的,也是挣扎的。

他第一次看到了水随天际,可是也是这一刻里,他明白有些事,他不是不懂,他不想懂了。

“一个人懂的太多的时候,会让人复杂,会让人变得讨厌的。”

活的简单些,定然是现实一些,可就是太过于简单,于是七零八落的感觉,相继哽咽。

他站在恒山脚下,看着这个美貌的女子,第一次感受到了她浓浓的爱意。

可是他阎西风恐惧,一个没有见过面的女人,

“为什么这么熟悉?”

有些事很奇怪的,“不要给任何机会,相遇已经是上上策了。”

他的随和让人感受到了距离感,可是他心里藏了一个灵魂,那是二魄凝结的一个模样。

“当你内心逐渐凝出来一个人的模样的时候,那么你的境界会退步。”

以前他是不信的。

可是看到阎罗殿里雕像,他明白,裂纹已经渐渐产生。

“你这是最后一世了。”

恍惚间,梅疏雪看着天际的雪落下,“希望这一次你能顺遂心缘。”

只见烽火狼烟四起,洛阳的昏君,一幕幕的荒唐政令发出来了。

“消藩……”

“查清奴籍,赔偿国库空虚。”

“纳税于流,取税于氓。”

一时间幽并揭竿为旗,而凉州为花魁的组织所占,但是又牵扯各方势力。

“好自为之,希望洛阳的那位有所警示。”

阴影里的曌默默不语,因为现在还不是她现身的时候。

虽然久远的事情一幕幕流转,在岁月镜里,时间流速开始错乱,但是能够清晰明了的是,

“打破魔咒的剑法,是以一人敌一国。”

可是还有兵法战阵,厉害如垒,揽江打阵出手的那一刻里,

“你看清了没有……”

只见图录记载的兵法,每一句都是起于百年的兵法长河。

“兵,国之事,大也,慎之又慎。”

一道身影出现在洛阳的街道上,

“你可知道,你去不得。”

他说道,可是他的心思很简单的,总要试试才甘心。

把剑花挽出,随即一剑刺出,这一刻落英缤纷。

令人迷醉的是,她在那一刹那醉了心神。

“他竟然真的来了。”慌乱不已的她心乱如麻,可是她钗鬓横斜,心里涌现的伤感和内心火热,焚烧了一个叫长治久安的所在。

“不……”他连停留都没有,就走了。

匆匆又匆匆,可是这一刻,她慌乱不已,才知道有时候醉人的那么红,让她心神摇曳。

“他走了。”这时候梅疏影说道,

“唉,呼。”可随即而来的失落,让他和她难以自持。

这时候一把剑出世了。

朝阳剑一出,诸朝阳一剑凌尘。

只见很早的事,在一幕幕的流过,

“这把剑浩荡无际,不可假手他人。”

可是这一刹那,诸朝阳几个起落,消失在了洛阳。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