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十七章 七年前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54更新时间:2023-11-02 22:33:00

老于世故的人总是如沐春风的,但是相对于一言难尽的堪忧,是否在看够以及看透的时候,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你错了。”

“错,是什么滋味。”

一个人的认真是不一样的,快乐和思绪在一起,可是他明白这是属于他的独有时刻。

至于以后的事,无惧。

“友好是攒满的,一旦消耗,是否是念头的沾染呢?”

“你也很——可恶。”

一个人能够说出来可恶的话,那么这个人是多么可怕。

“我还是喜欢你夸赞我的那一刹那。”

“呵呵。”

他昧着良心说她美的时候,

“真好。”

可是只有他清楚,女人就是轻贱,喜欢虚伪的话,越虚伪越喜欢。

可是你自己不觉得这是一种反向的夸赞吗?

“人是不能就沾染女人的,因为一沾染霉运当头,吃饭会出事,喝水会呛到,甚至连睡觉都会有噩梦。”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她什么适合给你的背后捅一刀,让你再也不敢相信了。

行走在大街上,看到骷髅的那一刻,很清楚,这是一种避开才可以活下来的结局。

“有时候遗憾才最好,因为你永远无法找到第三方。”

可是人惯用你得到和没有得到的,拿你一直在经历和未曾经历的事,在经历你。

“可恶不?”

“是挺好看的。”可是这虚伪的话一出,那有些人的嘴脸真的丑陋,自己的斤两自己清楚。

迷惑于真假不分的时刻里,把自己勾勒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时候,能够期待什么?

“为这仅仅几句话?”

“呵。”南来北往,谁不会夸赞人,便唤作未闻,也晴雪消融。

“嘁!”这一刻他的讥笑,让人明白,这不值得,是挺不值得,这世间值得的事,很少,很少了。

江湖见不到波澜壮阔,却在剑剑交击中再无瓜葛。

“你会离去吗?”

他孤独的说,

“无所谓。”

他一袭绿袍,没有说话,因为对于浪子,这句话好比随风而散的云一般。

可是他还是有些怀念当年时刻。

可也只是怀念而已。

江湖没有……那么多的风波。

处处客栈。是一家特别的客栈,有人说,江湖是一种最易得到一件东西的途径,可是江湖也就是一阵子的风。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这七年你究竟干了什么?”

一身冷傲的蓝衣绪说道,潇洒的身姿让周遭的人眼睛看的发直。

“从没见过这么随心所欲的人。”

“是啊,他打破了我们以往的看法。”

可是那妒忌的眼神里疯狂的掠夺着每一刻的蓝衣绪,如果暮鼓晨钟中的响动能够杀人的话,蓝衣绪早已经倒在了雪无痕的面前。

“其实,不必如此的。”

只有一个人对着认真的人才会引动情绪,只言片语里的话,是为了渗透进入世俗。

神而明之的事,存乎其人的那一刻起,本身的性格不合是一种折磨。

“你看,有时候记住一件事,是很轻易的,但是忘记却需要……”

雪无痕没有用手去接,而是看着勉强不在落下的鹅毛大雪,落在肩头。

“八角亭里八角莲。”

“六瓣冰凌花。”

“十二绝色。”

蓝衣绪又一次想起来了,那个巫山神女,有着十二种不同的模样。

“人怎么能够甄别出来呢?”

这时候雪无痕看着远处飞来的慧剑。

“慧剑斩情丝。”

可是蓝衣绪绝然想不到慧剑会动情,又如何斩脱的了。

昔日北疆无界。

“说好的一起,你………”她抱着他哭泣道,

谁能料得到,有些人征战沙场是为了名和利,可他仅仅只是为了等那一个诺言。

君子重诺,可是江湖的人诺言有时候,不轻易答应的,可是后来的事,不一样了。

当一切分不清的时候,那么这件事情就会不一样了。

“你曾说过,要陪我一生一世的。”她抱着他,喃喃自语道,

“可是你为什么要骗自己呢?”

她不清楚为什么食言而肥的他,突然魂消轮回。

“我一直很希望有个人能陪我说会话就好。”

“不,默默的看着就好。”

她突然怔怔地看着远处的景致,再也无法清晰地看到,因为只有一个人缓缓地失去了颜色的时候,才会引动那些黑白。

“其实,抱着你,比什么都没有好。”

一个人是否爱所有的时刻,并不重要。

可是她却笑了,因为有些时候,得到和见到不一样的。

观过千百事,言说一字一句。

其实别无二致的话,再一点点的斟酌如珍珠一般摊拢。

“走吧。”

“我带你去那该去的地方。”

没有人知道,但是贪婪的人很痛苦。

世上的故事可以见到,但是可以消弭的事一般都如故。

“我很少挨打的。”这时候一个痞里痞气的混混说道,

“记吃不记打。”永远不清楚,但是却的的确确遭受了白眼。

没有人强迫自己,但是喜欢的事,和分辨心很差的人,最可怕。

“无动于衷的人,永远不清楚为什么,但是的的确确明白了无动于衷的真意。”

你在无动于衷里说着往事,却在回首不堪的时候,别人递来一把剑,说了半句,

“你不适合这里……”

正反相下的时间里,那种催促,其实只有一个人很清楚。

但是他明白,无动于衷。

“我很希望,你能记住这次的教训。”

也只有一个人很清楚,有时候的确很清楚的知道,每一个念头来的蹉跎,但是这是人生的必行之坎。

“逆行的光,掉落污泥后,被世人称呼一句,行舟。”

离人泪转过身看着行舟,“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也不话多的。”

可是锥度的掉落,是凋零的秋叶,打转的杀机,谁也不可测。

行舟脖子的血痕,让离人泪第一次见识到了死亡是那么近。

“所有的事总会发生,生死不过小事尔。”

可只有他,也只有他,他是离人泪,他清楚这所有的事情,但是他失忆了。

只有在寅卯的初月时,才在返魂香里,追溯时光长河的那一刹那里想起,还有纷尘的时刻。

可只有留在地上的脚印,告诉雪无痕,世上只有雪无痕,也只能无痕。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