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九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713更新时间:2023-11-24 10:16:52

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江湖就会薄卷云涌。

云本身没有酿造好的酒,似乎在盛装。

可是阿依纳伐告诉了魔,说,“你迈步在这儿的时候,一定不会出错。但在外界就不一定了。”

世上的故事太过于诡异,可是迷恋的情花在枯萎的那一刻里,沾染上的颜色里的的确确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我怕,习惯。”

“人最怕的就是在一个地方久居。”

“我怕束缚,可这个人啊,诞生的时候就背上了枷锁。”

她泪珠滚滚,不明所以。

“可是只有他明白,这不是解脱和封印。”

对于挣扎的那一刻里,忘却似乎一直在缠绕。

“我很清楚,但是的的确确遭受了。”

这时候的叶子四散落下,如涟漪。

“呢喃里有谁?”

“我怅惘的那一刻里,再也难以置信。”

知道有些意义的来由,但清楚不清楚其中的温度。

“我不知道,何时可以。”

但是第九是谁?

诸朝阳吗?一开始不是这样的啊。

“得,是一件很慌乱的事。”

“为了一些记忆,丝丝扣扣的面前,有谁知晓。”

“坊间传闻……”

似乎本身就是染上,可是霜叶红于二月花的那抹身影,消逝在了烟火里。

这时候夹杂着的剑光卷起来凌乱的霜叶,刺出来了夺目惊心的一剑。

“我还是低估了,有些不一样。”

她喉咙间的血珠突然飞出,凝结着一片空白,上面晶莹剔透的多了一个“九”。

“轰……”他呆呆地融入眼帘,看着这个九落在了夺目之处,他的手上多了一个“九”。

“一直以来我以为是重阳。”她痴痴地道,可是谁料得到是………

夕阳下,那抹云润出来的黯暗,不由的想起来了,曾经的时候。

“草木凋,总有些轻狂的,可是恋恋不舍的时刻里。”

“最终……”

他似乎执着于心头,可是只有他清晰,有时候记住一个人的样子,比忘记快些,但是忘却的话,更快。

“安静是谁的?”

“独属于。”

居住在该住的地方,想着一些日日夜夜可以企及的事,但贪婪的泛滥,却让人无法阻碍一些不该有的念头产生。

“众生总是很轻易的看清楚周遭。”

可是这是幸福的,也是无知。既是大我又是小我。

“以一贯之的,拔擢一定会有着出现问题的纰漏。”

人的路线和树的摇摆是一致的,停止的周转,流绚是树叶飘落无法起意的,可是忆,是一种心情的第二副作用,理智可以很好的克制和压抑。

“于是有人说对,有人说错。”

人总是会妄想,妄想着像一本书,这样可以记录,可是世界的划痕里,只属于江湖的片角料。

“定义是用来破除的。”

一件有意义的事,值得期待,不开心与未来,是每一个否定的人来提升和见证的。

路上幸运的人,一直会幸运,煞有介事的开口,是撕开面具的谈贴。

“不记好的那一刻里,定然会有坏。”

保持心的悠然转接,是路上的局局新。

“你明白的事,别人在明白的时候,选择很多。”

但是知道的事一定很有隔阂。

时光:反复里的折影,如果有平衡,那么会出现背离。

天界。

“死亡是天兵的不断填补,可是封神榜的破碎告诉了,神仙妖怪也有寿命。”

“天地回首,灵气反哺凡间,是自然之力。”

“恒定的天长,是颠覆的。”

“生死之前,上下相拟。”

“你会知道破碎不再是稀有,而是常态。”

“也许千年前的凝视是一种隔了三千界的荒唐。”

“现在收回彼此的荒唐。”

他惧,可是他更冷。

她不愿,可是她生化万千只为心中那滴心头血。

“停下。”

正在这时换血的人,看着虚空的声音。

“是什么?”

洛水之滨。

“有些事个别里,难以置信。”

色彩鲜艳的那一缕里,有着夺目之色,更多的则是冷潇潇的景色。

“混乱才是主题。”

“不,你夺舍了谁?”

这一刻惊诧的诧寂之美里,突然退后十三处,纷纷出剑。

“干涸。”

这一刻里,只见瞬息万变的时刻,阴影里出剑,

“不,怎么拿走那些空气之中的水分。”

他惊讶这是何等的恐怖。

可是这一刻里的的确确正对着一个镜子,只见天际的一道光柱定住了,任凭他如何挣扎和躲闪,只见锁定着他的那一刻里,从中拉扯出来了一个剑型的女子,鲜红如滴。

“你知道吗?”

“藏了那么久,就不要挣扎了。”

刚说完就见一道虹光过后,

显出身形,竟然是他。

“一直以来,我以为你一直是陆……可我没想到……”

这一刻剑光穿过,他消散的魂魄凝聚,留恋的看了一眼周遭。

“以后无尽的岁月里穿过时光,再也不用痛苦了。”

崩散而去的光,逐渐散落三千大界。

空界。

“无,你说虚无法界是不是有界限啊。”

“有即是无。”

一阵空荡荡的声音自周遭震颤而出,而这时候灵魂天梯里传来一阵夺魂魔音,

“你们这些虚伪的作态,真假惺惺。

这还是轻微地,但是随着深渊里的锁链被剑光划断的那一刻,整个三千界都在摇动,这一刻里,

他看着深渊,纵身跃下,回头看了她一眼,仅仅刹那,

于是乎,她再不见了身影。

世间有些事,就是这样。

可以永恒的东西也可以脆弱的,可有些不一样的感觉里,却在时光里记载了慢慢的节点,让疾驰的时刻里再也无法超越。

“你可真狠心。”

时空里,他听到了也罢,都听不到也好。

只不过,回眸的时候有了答案。

“这世间有人下定了决心的时候,就会出现不合时宜的做法,可是有些事出现注定的,谁也无法阻碍。”

“时间和规则只是给庸者留的。”

“在某种人,在一个不理解里,是无法制约的。”

这时候掌控欲极强的午间,再也无法琢磨那个在捏去了时空的人。

“人?”

“很久没有听说了?”

异空界隔。

“生物是一种微妙的,可是极致和裸露的表达,是一种肮脏的安葬。”

没有规则不要并且允许,这个不尴尬。可是不尴尬的结局就是别人,自己只要挺得住,那就无碍的。

人间界。

“这世间有太多的未知了。”

“不多。”

“能够知晓的基本都透明了。”

“人对于机器没有秘密可言。”

两个归化人在交谈着,对于归化人来说,这已经是存在的最好状态了。好多人都已经只有大脑和心脏是自己的了,其他的零件都不属于自己了。

而归化人是内部还是人体骨骼,而外部全是机器零件。

“半受掌控的状态,自由程度还可以接受。”

“下一步找回来外部器官吗?”

“不,我们直接去蜕变实验室,做实验。现在我们这种状态是死不了的。”

“廉价是被逼出来的。”

“而且还有一种奇怪的永生模式。”

“复刻,把记忆复刻在一个新生的机器人,植入记忆芯片,完全替代人的生存。”

“但是必须是当事人死亡的状态,不然会出现程序絮乱。”

“你说错了,已经出现了。”“黑暗条例:替代和顺从在某一种时间间隔里,拥有一种活跃是特别完善的。”

“系统的掌控欲望比人类的控制欲望要强,而且可以精确到微尘。”

江湖。

“不该走的路,还要去,你是如何想的。”

“我没有想,我只信任。”

“你怎么可以相信一段数据呢?”

“揉和起来,没有秘密,可是融合和变强是需要承认一件事的。”

“你不了解的,别人了解。”

“体验和亲身,只是最差的时刻,容易出现束缚感。”

于是江湖里,有人欢喜有人忧。

“我没得选。”他说道,

可是只有一瞬间的不选择,就会被垂涎欲滴的欲望者所收割,人惯会用一种平常心的幸灾乐祸来诉说旁观者。

可是只有执行的时候出现不可测。

“人心叵测的时刻,是比机器更可怕的一种肮脏光输。”

对的,光输。是比灌输思想更无力的一种暗示和漠认。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