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我那早逝的亡夫又回来了
第2章 婚宴
作者:岁聿云末本章字数:3037更新时间:2023-12-01 18:53:59

叶听兰被接到姜府的那日,身着素色褂子,低着脑袋安静地站在堂前,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

姜家主母笑着向叶听兰一一介绍府中人物,介绍到姜芷然时,她起身上前拉住叶听兰的手,向母亲浅笑,说自己会好好对待这位远房妹妹的。

琼亦透过姜芷然的视角来看叶听兰,她是位娇弱纤细的女子,长得有几分俏意,却远不如姜芷然那般明艳大方。

眼前画面一日一日地浮现,姜芷然为人纯良宽厚,的确如她所说那般对叶听兰极好,时时来她房中问候聊天,不仅常送吃食,还亲自为她绣了手绢香囊。琼亦看得出,起初姜芷然是真心想交这个朋友的,全然没有留意到叶听兰藏在眼底的冷意。

随着叶听兰在姜府待的时间越长,姜家父母待她就越好,好到隐隐超过了姜芷然这个亲生女儿。

每回府上买了新的稀罕物件,明明是姜芷然先看中选好的,叶听兰却软言软语地向姜家父母讨要。姜芷然懂得谦让,一回两回就让给了她,回回如此,不免心底颇有微词,不愿再让,结果被父母劈头盖脸一顿教训:“不就是些珠钗吗?妹妹喜欢,你做姐姐的要让着她!”

琼亦心中略有酸涩,她知道,这是姜芷然那时的感受。

只有姜从澜为姐姐打抱不平,可她自己什么都没有说。

突然有一日,叶听兰说自己最喜欢的那支金钗不见了,那可是姜父送给她的礼物,价格不菲。下人们着急忙慌地在府中寻找,找进了姜芷然的屋里,姜芷然想着不过是叶妹妹心急,自己从没碰过金钗,问心无愧,就随她搜房去了。

结果金钗居然在她房中被搜到了!

姜父望着向来乖巧懂事的女儿,怒声叱责道:“你若喜欢大可以让我买给你,何必做贼偷妹妹的东西?!”

姜芷然想要辩解,叶听兰却细言细语地道,这只是根钗子,早知姐姐喜欢,我就送给姐姐了。

明明就是栽赃。琼亦冷眼看着:这叶听兰还演起来了。

没等姜芷然开口,一旁的姜从澜高声叫道:“你怎知是我姐姐偷的?说不准认错了钗子,说不准是下人拿的,说不准还是你偷偷放进去的!少在这血口喷人!”

他骂得酣畅,琼亦也畅快不少。

叶听兰委委屈屈哭诉着,姜从澜极力袒护姐姐,最终被姜父认定为错拿,金钗归还到叶听兰手中,此事草草收尾。

姜芷然向来不好滋事,但她没想到,这件事不过是一个开始。

后来一日,陪伴姜芷然从小长大的女侍因为不小心,将污水泼到了叶听兰的裙子上,气得叶听兰抬手就是几个巴掌。闻讯赶来的不只有姜芷然,还有与她约下婚姻的李家公子,以及几位堂哥妹妹。

叶听兰见状直往肺里吸寒气,不断咳嗽,说女侍对她出言不逊,故意拿水泼她,说罢还上下瞄了姜芷然两眼,道:“我向来身子孱弱,姐姐记恨妹妹,倒也不至于用这种手段拿我出气吧?”

女侍吓得跪倒在地,连连辩解,叶听兰的两个丫鬟一口咬定说她撒谎,就是存心在冬日泼凉水,想让她们小姐生出病来!

姜芷然解释道自己的侍女不可能做这种事的,谁知向来待她好的堂哥完全不听她说话,一脸担忧地望着叶听兰,说,这侍女因护主生恨,犯下大错,要打了板子拉出去发卖。

姜芷然再三解释,再三恳求,希望李家公子能站在自己这边,为她侍女说些好话,谁知李公子却让她别再胡闹了,叶妹妹身子弱大家有目共睹,你更应该担心她的安危才对。

姜芷然一阵心寒与不解交织,却拼命护住了自己的侍女。

隔日叶听兰就发了烧,姜父听言气不打一处来,叫来那女侍要责罚,姜芷然想护她,却被人死死关在了屋里,眼睁睁看着陪伴到她这么多年的女侍被痛打、发卖。

此后,麻烦事一件接一件往她身上贴:因外出赏花与别家公子多说了两句话,便传出了为人不贞,愧对李家婚约的流言,在家中被父亲重罚,姜母劝阻,最后罚跪祠堂半日;在院中散步时屋瓦坠落,叶听兰不知从哪来推开她,将她迎着面重重推进了蔷薇花丛,差点破了相,父母心疼因为救下她而被瓦片擦破皮肤的叶听兰,对着满身刺痕的她一顿责骂……;赴城中集会时,衣裙在街头破开,受众人奚落,成为满城笑柄……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琼亦自道门大族长大,这等阴邪肮脏,钝刀磨人的手段听闻不少,却根本没有亲身体会过,与姜芷然通灵同感经历这些事,胸中不自觉有了怒意。

后来,李家公子明知姜芷然背信弃义的传言是假的,还是以此为幌子,与叶听兰勾搭在了一处。姜芷然因此悲不自胜,患了场重风寒,落下了病根,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好。

琼亦心中有些猜测,怕是叶听兰做了什么手脚,使了阴招。

再后来,叶听兰几乎是名正言顺地成了姜府的大小姐,不仅过继到姜家,更了姓氏,还受着姜氏父母的疼爱,而真正的大小姐每日待在病榻上,望着屋梁,心如死灰。

直到她重病致死,府中上上下下,只有姜从澜一人照顾心疼她。

姜芷然病逝在几日前,初夏深夜。

窗外的萤火忽闪着,光芒微弱,她想起身观萤,可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呼吸越是微弱。

遥夜泛清瑟……西风生翠萝……

残萤栖玉露……今我还奈何……

若是……待我病好,去院子里瞧瞧这萤火,就好了……

而后缓缓闭上双眼,永离人世。

琼亦身子一颤,通灵结束,如梦初醒。

她切身体会到了姜芷然的遭遇,真真太过憋屈。

收回护法魂灵,望着面前面色憔悴的姜芷然,琼亦不再推辞,沉声应道:“姜姑娘,我答应你。”

*

从思绪中回身,转到眼前,姜府门檐系挂着火红的灯笼,张贴喜字,就连看门的两尊石狮子身上也戴了红绣球,仗势喜庆而盛大。

今日,是姜芷然离世的第七日,也是姜李二府成亲的大喜之日。

琼亦跟着赴宴人流进了姜府,环视四周,心道:“商贾之家,朱门绣户,宅子倒不小。”

见身前小厮抬手请示,索要随礼,她从长袖中取出一贯钱丢到他手上,头也不回地向里走,心道:渡灵这破锣差事,不光挣不得银子,还时常倒贴呢。

待在琼亦腰间纳铃中的姜芷然动了动,以寻常人无法听见的声音说道:“琼亦姑娘,今日是我亡故的第七日,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彻底消失,对吗?”

“有纳铃护你,不会。”

姜芷然安了心神:“嗯。”

屋园中吃食宴饮布设齐全,高朋满座,互相交谈,无人在意只身向内院行去的琼亦。绕过几间厢房进入里院,里院内人也不少,都是姜家亲友,巴望着等新娘子着好衣装,带上凤冠霞披后将她迎出姜府,送上李家派来的轿子。

琼亦还想向屋内走,被一侧女侍拦下:“这位小姐莫急,新娘子还没化完红妆呢。”她打量琼亦两眼,觉得面前这人十分眼生,不像是见过的面孔:“您是哪家的姑娘?这般冒冒失失地进来,要是误了我家小姐成亲的时辰可不好。”

屋外等候的几位妇人应当是姜府亲眷,见着陌生的琼亦,交头接耳叽喳道:

“这是城中的哪位小姐?”

“不曾见过。”

“模样好生白净,倒是清丽过人。”

“应当是前来吃喜酒,园子大,绕迷了路……”

她们声音压得极低,但琼亦并非常人,听得一清二楚,她面上浅笑,等这几人议论完后迎上目光,微微屈膝颔首行礼,“夫人好。”琼亦说道,她体态得当,礼仪毫不逊于大家闺秀,更让面前夫人们信了这位姑娘是来自哪家名户的贵客。

“我随家中兄长而来,此前听言姜小姐美貌如花,本是想着如果我运气好,说不准能正巧赶上新娘子出来,瞧上一瞧。”

琼亦说这番话时,似有铃声响起,声响微弱,很快就消失在前院吹奏的喜乐声中。

站在最前的夫人轻摇团扇,笑道:“却是不巧,我家姑娘还在上妆,怕最快也得一炷香的时辰才能出来。”

琼亦噙笑,话题一转:“这样啊,说来,我家兄长与府上姜小公子是好友,兄长在前头客房没见到他,还想托人问问他去哪儿了呢。”

“哎哟。对呀,从澜那孩子去哪了。”夫人突然想到了好久不见踪迹的姜从澜,“前日早早离府不知去哪厮混,昨日活儿连影子都没见到,这小子……”她口中念着,转头望向琼亦时却转成了一副笑脸:“我猜啊,是从澜他姐姐要离家出嫁,他舍不得,就偷偷躲起来了,这孩子向来是个不受约束的性子,自在。”

琼亦陪她笑着点了点头,“那夫人,我不便多加叨扰,去前院落座了。”

“嗯,快去吧。”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