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魏权臣
第163章 灭五国,魏国独尊
作者:屠日本章字数:1.0万更新时间:2023-11-30 22:57:00

白延率领的两万士兵跟着那个农民一路翻山越岭,越涧跨沟,在大山丛林里艰难的前行,快要到晚上子时的时候,白延看到士兵们全都累的不行了,随后下令就地休息。

负责给他们带路的农民说道:“将军,这个地方到了晚上会出现有毒的瘴气,人要是吸入之后会死掉的,前面有一个山谷,山谷里有一个湖泊,周围是平坦的地势,比较适合休息,咱们还是多走几步路到那里去休息吧。”

白延对这里的情况不了解,听到农民这么说了之后,也不敢再在这个地方休息,命令士兵继续跟着农民往前走。

农民带着他们往前继续又走了大约五里路,终于到了那个山谷。

由于天色已经晚了,白延无法对这个山谷进行全面的观察,只是觉得这个山谷比较阴森,即便他们这么多人走到里面,也感觉有些恐怖。

农民带着他们往前走了一段,突然脚下一滑,顺着斜坡滚了下去,

这个斜坡很长,最少也有一百多米了,而且在斜坡的下面还长满了茂盛的野草,举着火把都无法看到下面的情况。

白延刚准备让士兵去把农民带上来,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周围,射来的无数的冷箭,白延他们没有任何准备,刹那之间便被射死了数百人,还有上千人受伤。

“不好,我们中计了,大家赶快把火把灭掉。”

白延是率军的老将了,立刻知道农民就是舒高远的人,他们被带进了埋伏圈里。

跟着他的那些士兵,立刻把手中的火把扔掉,以为这样埋伏的人就看不到他们,无法再对他们进行攻击。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扔掉火把扔掉的刹那,周围燃烧起了熊熊的火焰。

“他们想要放火烧死我们,赶快退出去。”

白延带着士兵们想要从来路退回去,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后面也同样被火给封锁住了,他们就像一群被火围困的猎物,在大火之中无法脱身。

最终两万大军全都被烧死在山谷之中。

而颜平那边,也同样没能够逃脱被伏击的命运,所率领的两万大军,全都死在了埋伏之下。

第二天中午,周将军率兵到达了距离舒高远他们驻地三十里的地方,看到舒高远他们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不由感到有些困惑。

因为他们如此大张旗鼓的前来,本军不可能没有收到消息,按道理说,他们应该派兵来迎战才是,可是现在却一点反应也没有,这反而让他有些开始担忧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

周将军正想派人去打听一下消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对面传来了数十声炮响,紧跟着数十个炮弹落在他们的队伍里,瞬间被炸死了不少的人。

受到轰炸之后,周将军率领的士兵瞬间乱成了一团,大家纷纷各自找地方躲藏,但即便是这样,他们也仍然还是不断的有士兵伤亡。

“这是魏军的火炮,他们怎么会有?”周将军惊呼道。

他身边的另一员副将杨希说道:“将军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们的火炮太厉害了,这样下去对我们很不利,我们还是赶紧撤退吧。”

周将军说道:“火炮是远程攻击武器,只要靠近了他们的火炮就会失去威力,命令士兵快速冲过去,只要靠近了他们就没事了。”

杨希没有办法,只得下列士兵快速的往前冲。

果然,再往前冲了一段距离之后,火炮果然打不到他们了,这一下给了周将军信心,一边骑着马往前冲,一边大声的喊道:“将士们,把反军全都杀掉,回去人人都有赏。”

很快他们接近到了前面舒高远营地的防守口,这里有用石头修砌了像城墙一样的石墙,左右各有数百米,只有中间有一条宽约五丈的路过通行,但路的两旁全都是密密麻麻地箭楼,想要通过并不容易。

就在周将军他们快要接近路口的时候,箭楼里站起来了很多人,加在一起至少有三、四千人,

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架复合弓或者是迅雷铁弓,对着周将军他们就是一通猛射。

密如暴雨般的箭不断的朝周将军他们射了过去,周将军他们每往前一步都有不少的人被射死从马上栽倒下去。

不过,即便是这样,周将军他们依旧快速的往前冲着。

就在这个时候,路口那里突然有几十个士兵推着上百具万箭齐发出来,随着引线被点燃,那些箭像暴雨一样被发射出去,然后从空中迅猛的落下来,大量的士兵被射杀。

然而这样依旧还是无法完全阻挡周将军他们的进攻,因为他们的人数实在太多了,即便遭受到了这样沉重的伤亡,他们也依旧还有人数的优势。

负责在路口这里指挥的是魏军的将领杨再启,他看到周将军率领的大军离他们只有三十几米远了,立刻对着身边的士兵喊道:“点火。”

士兵立刻拿起早已准备好的火折子,把身旁一根从主管里伸出来的引线点燃。

周将军率领着大军眼看着路口就在前面,满以为胜利在望,正准备下令,把箭楼里的那些反军士兵全都杀光。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所处的这片地下接二连三的开始爆炸,不光周将军所率领的那些士兵在爆炸声中被炸死,就连他本人也被炸的从马上飞下来摔出去了五,六米远,深受重伤,再也起不来了。

整个爆炸过程,整整持续了将近两分多钟。

等到爆炸声结束的时候,周将军所率领的四万士兵大部分都已经死掉,只有后面一小部分见势不妙,逃走了。

“给我追,不要让他们逃了。”杨再启吩咐道。

随后箭楼里的士兵立刻出来,骑上马追了出去。

逃跑的那些士兵,刚刚逃出去没有两里路,便被一支军队给拦住了去路,而这支军队为首的将领正是舒桐。

“对面的士兵都听着,舒枫这个皇帝本是他十几年前谋反得来的,名不正,言不顺。你们都是墨炎国的子民,我们不想杀你们,只要你们放下兵器投降,我们可以饶你们一命,否则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舒桐对着那些士兵喊道。

那些士兵看到后面有追兵,前面又有士兵阻拦,已经无法逃脱,为了活命,随即全都从马上下来,举手投降了。

舒桐让人过去把他们手中的兵器缴了,然后押着他们回到了路口那里。

“舒将军,没有让人逃脱吧?”杨再启问道。

舒桐说道:“杨将军放心,一个也没有。”

随后,他们让士兵清理了一下战场,把还没有死的那些士兵,全都集中起来押了回去。

“将军,我们抓到了他们领军前来的周将军。”士兵向舒桐报告道。

“把他带过来。”

士兵把身受重伤的周将军带了过来,舒桐看了他一下,说道:“周将军,想不到我们会用这种方式见面吧。”

周将军以前就认识舒桐,而且曾经还有一段时间,他在舒桐手下任职,因此两个人也算得上是老熟人了。

“是啊,十几年不见,大将军依然风采依旧。”周将军说道。

舒桐冷笑了一声,说道:“当年你跟随舒枫那个逆贼造反作乱,可谁想到过有一天会落在我的手里?”

周将军摇了摇头说道:“大将军现在说这个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既然我落在了你的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绝对不会喊冤求饶的,只求大将军能够给我一个痛快。”

舒侗说道:“其实你也不用死,只要你能够幡然悔悟,加入我们一起对付舒枫那个逆贼,我可以网开一面,饶你一命。”

周将军淡然的笑了笑说道:“十几年前我背叛了先皇,如果现在我要是再背叛舒枫,那我就是彻头彻尾的墙头草,会被后人所不耻的。

所以,你还是把我杀了吧,不要再让我做小人了。”

舒桐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我成全你。”

随后他朝身边的士兵看了一下,士兵把周将军拖到一边斩首了。

杨再启说道:“这个人虽然背叛了你们的先皇,但还是比较有骨气的,让人把他好好的安葬了吧。”

舒桐微微的点了点头,让人把周将军的尸体带下去,好生的安葬了。

随后,舒桐命令士兵把那些尸体全都抬去处理了,把被炸死的战马带回去给士兵们改善生活。

就在他们准备往回走的时候,前面来了一匹快马,马上坐着一个他们派出去打探消息的探子。

很快毯子来到了他们跟前,从马上下来报拳向舒桐说道:“启禀大将军,舒枫再次派了十万大军前来剿灭我们,他们的三万先头部队离我们只有一百二十里了。”

舒桐让探子继续去打探,随后对杨再启说道:“杨将军,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杨再启想了一下,说道:“咱们先去把他的三万先头部队吃掉,然后再对付剩下的军队。”

“好。”

舒桐立刻让一部分人把战利品送回去,然后他跟杨再启率领剩余的部队去对付那三万先头部队。

晚上,罗将军的三万先头部队正准备找地方安营扎寨,突然周围冒出来了不少的反军士兵,对着他们先是一通射击,等到他们人数锐减之后,再冲上去给他们致命一击。

就这样不到半个时辰,便将这支三万人的先头部队给消灭掉。

接着,杨再启又想到了一个办法,让他们率领的士兵换上了对方士兵的军服,然后趁着夜色去找罗将军他们。

罗将军率领的七万大军,这个时候已经安营扎寨,巡逻的士兵看到他们穿着自己人的军服,误认为是自己人,所以就没有在意,杨再启他们趁机杀了巡逻队员,混进了营地,找到了罗将军宿营的营帐,进去把他抓了进来。

罗将军才刚刚睡下,没想到就被人给抓住了,心里既恼怒,又感到窝囊,同时还有几分害怕。

“罗将军,你只要按照我的吩咐做,我就不会杀你。”舒桐说道。

罗将军相比起周将军来比较怕死,所以连连点头表示一定会配合舒桐他们。

随后,舒桐命令他出去让所有的士兵全都放下武器投降,然后把放下兵器的这些士兵全都控制了起来。

至此,舒枫派来剿灭的十万大军一箭没发,便全军覆没。

等到天亮之后,舒桐和杨再启率军押着这些士兵回到了他们的营地,然后对他们进行了思想教育,并且告诉他们马上就要发生朝代更替的历史巨变,如果现在不做出正确的选择,将来他们全都得死。

最终,那些士兵全都在他们的劝说下投降了。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舒枫还没有接到前方的战报,感到非常的疑惑,正准备派人去打探,这个时候突然有内侍从外面走了进来,向他报告了一个让他难以接受的消息,周将军和罗将军所率领的军队全都被叛军给灭掉了。

舒枫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在朝堂上大发雷霆,同时也彻底的将他给激怒,当着所有朝臣的面发誓,不把舒高远等反军势力彻底消灭,他誓不为人。

随后,他又派遣手下大将林柏和秦满,共同率领四十万大军前去剿灭舒桐他们。

也就在同一时间,楚昱也接到了杨再启他们的报告,把他们对付墨炎国朝廷大军的事说了一下。

楚昱把这个情况对皇上说了之后,皇上特别的高兴,立刻传旨给予了他们嘉奖,同时又下旨再给他们送一些物资去。

楚昱回去立刻又筹集了一批物资,同时又给他们交代了一下后面的战斗部署,以及还带去了几封特殊的信,让杨再启他们故意落在墨炎国士兵手里,让那些士兵拿去交给舒枫。

物资由于需要通过马车运送,所以不能够一时到达,但信却可以利用信鸽携带,因此只用了几天的功夫,就送到了杨再启他们的手中。

杨再启他们看过信之后,便开始部署,不过这个部署并不是要打仗,而是撤退。

五天之后,等到林柏和秦满率领四十万大军来的时候,舒桐他们已经撤到了山里。

这次舒枫给林柏和秦满他们下的是死命令,必须把舒高远他们彻底的剿灭,因此看到他们全都撤到山里之后立刻分兵进山继续围剿。

然而进到山里之后,由于他们对山里的地形不了解,不仅没能够把反军消灭掉,相反自己还遭受到了很大的损失,最后没有办法只能够撤了出来。

林柏和秦满两个人商量了一下,觉得这样不行,随即改变了策略,假装撤退,同时在舒桐他们驻地的周围做了埋伏,想等他们从山里出来的时候,再发动突然攻击将他们歼灭。

舒桐他们一直派人盯着林柏他们,所以对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

“他们想把我们引出去再消灭,我们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执行大人的计划,让他们上当。”宋进说道。

随后,他们开始做准备,从先前被他们杀死的那些士兵中找来了几万多具尸体,然后带着这些尸体回到了驻营地,因为他们对这些尸体都做了掩饰,所以负责监视的人并没有发现,还以为他们是带的物品。

“启禀将军,那些反军已经返回了他们的驻地。”负责监视的人向林柏和秦满报告。

秦满说道:“他们已经回来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发起进攻了?”

林柏摆了摆手说道:“他们这个时候才回来,防范的意识肯定会非常强,如果我们这个时候进攻,未必能够起到效果,要是他们再退回山里去了,再想把他们引出来就非常困难。所以我们一定要等一个最佳的时候再发起进攻。”

“那什么时候才是最佳的进攻时机呢?”秦满问道。

林柏说道:“一定要等他们的防范意识减弱,这个时候我们出击才能够起到最好的效果。”

几天之后,负责监视的人再次向林柏和秦满报告,说反军准备在驻地开一个庆功宴会,以庆祝他们击退朝廷大军

林柏听后大喜道:“我们进攻的机会来了。”

随后立刻做出了安排,准备趁着反军开庆功宴会的时候把他们消灭掉。

晚上,反军驻营地不时的传来欢笑声,林柏和秦满率领的大军小心翼翼的靠近。

但就在这个时候,驻地里却突然传来几处火光,紧跟着整个营地都燃烧起来,很多人都在烈火中惨叫,却跑不出来。

林柏和秦满被这一幕给弄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火势烧的非常大,他们也不敢靠过去,只能在大火外面看着。

大火整整烧了一夜,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才熄灭,随后他们进到了营地里面,看到整个营地都是烧焦的尸体,秦满派人清点了一下,总共有几万多具,正好跟叛军的数目相近。

“反军就这么被烧光了?”秦满有点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有士兵喊道:“将军,井里有一个人。”

林柏和秦满立刻过去让士兵把井里那个人拉上来,他们一看,原来是一个穿着百姓衣服被绑住手脚,已经昏迷的人。

林柏让士兵把这个人弄醒,然后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吊着放到井里?”

那人说道:“回将军小人是这周围的百姓,因为上次你们那个将军率兵来攻打的时候,我给他们带了路,因此舒高远怀恨在心,便派人把我抓来了。

因为小的是当木匠的,懂得制作东西,他们就没有杀我,还把我留在这里给他们做事。

昨天晚上因为起大火了,我又被捆住,手脚跑不了,情急之下我就把井绳绑在身上,跳到了井里避火。”

林柏看相信了他的话,又问道:“昨天晚上这里为什么会起火?”

那人说道:“昨天晚上,他们在这里举行宴会,营地里的每个人都发了一坛酒,结果全都喝多了,其中一个人不小心点火的时候引发了火灾,由于这个营地里到处的堆放的木材,而且他们喝酒的时候又撒了很多酒在这些木材上面,因此不一会儿整个营地便烧起来了,连给他们逃出去的机会都没有。

我当时要不是他们把我绑在井边,我也会跟他们一起被烧死的。”

秦满看了一下林柏,说道:“这我们回去该怎么跟陛下说啊?”

林柏说道:“这有什么不好说的,他们被我们围在了营地,我们让他们投降,他们不肯,为了减少我们的伤亡,于是我们就放火把他们烧死在了营地里面。”

秦满听后眼睛一亮,双手用力一拍,说道:“没错,我们全都是我们烧死的。”

林柏说道:“赶紧命令士兵们找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咱们带回去拿给陛下,也能有一个圆满的交代。”

秦满立刻吩咐士兵仔细的搜查,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之后,有一个士兵捧着一个用铁铸成的铁箱子来到林柏和秦满啊的跟前,说道:“启禀两位将军,这是我在火堆里找到的。”

秦满借过去看了一下,这个铁箱子长约一尺左右,宽不过五寸,高约三寸,有一把大铜锁锁着。

“看样子这里面装的是贵重的东西,咱们打开看看到底是什么。”林柏说道。

秦满立刻用刀把外面的铜锁劈烂,把匣子打开,才发现里面还有一个红色的木匣子,好在这个木匣子没有上锁,很容易就打开了。

红匣子里面放的是一些信,林柏打开其中一封看了一下,不由脸色大变,说道:“这是孜于国皇帝写给舒高远的信,他在信中把我们获得新武器,以及我们火炮运送的时间都告诉了舒高远,并且说愿意支持他跟朝廷作对,恢复皇位。”

“什么,孜于国不是跟我们是盟国吗,怎么能够在背地里干这种事情?”秦满说道。

林柏最后又打开了另外几封信看了一下,居然是大靖、津夏、古亚三国的皇帝写来的,内容同样是表示愿意支持他推翻舒枫,恢复本该属于他的皇位。

“看来这四个国家并不是真心跟我们结盟,而只是在利用我们。这个情况太重要了,必须马上向陛下报告。”林柏说道。

“那我们立刻收兵回去。”秦满说道。

随后,他们立刻让士兵集合,然后带领着大军回去了。

至于从井里拉上来的那个百姓,因为对他们来说没什么价值,所以就放了。

山里,舒桐派出去的探子,回去向他们报告道:“启禀大将军,朝廷大军已经撤走了。”

“我们留下的那个箱子他们找到了吗?”杨再启问道。

“已经找到带走了。”

杨再启笑着对舒桐说道:“现在我们就可以看好戏了。”

六天之后,林柏、秦满率领的大军回到了墨炎城,把他们虚构的情况对舒枫说了,舒枫对他们的表现非常满意,给予了他们嘉奖。

“陛下,此次我们去攻打那些反军,还从他们那里得到了一些重要的信件,是孜于、大靖,津夏、古亚四国的皇帝写给舒高远的。”林柏说道。

“什么,他们跟舒高远有联系?”舒枫问道。

“不止有联系,他们还向舒高远提供我们武器的消息,包括我们火炮提取回来的时间以及行走的路线,让他把火炮劫走,同时他们还表示会支持舒高远推翻您的统治,恢复他的皇位。”

林柏把那个铁箱子拿出来双手奉上,内侍过去把铁箱子拿过去交给舒枫,舒枫接过去从里面把信拿出来,一封一封的看完,整张脸阴沉的,就像要下雨一样。

“这四个该死的东西,居然在背后玩这样的手段。你们真的以为我舒枫是好欺负的吗?”

舒枫把那些信撕了个粉碎,站起来说道:“立刻下令,让我们的边关军队进攻他们,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左丞相向坡赶紧说道:“陛下,这件事情最好还是弄清楚,免得搞错了。”

“左相,你是怀疑这些信是我们故意伪造出来的?”林柏说道。

向坡随后说道:“林将军误会了,本相的意思是,这会不会是舒高远故意弄出来想要挑拨我们跟盟国的关系。”

“左向,难道舒高远会用自己的命做诱饵,挑拨我们跟盟国的关系吗?”秦满也说道。

向坡正要再做进一步的解释,这时舒枫说道:“不用怀疑了,这就是他们四个人写的,我跟他们四个人有书信来往,认识他们四个人的字迹,绝对错不了的。”

随后,他让人去把孜于、大靖、津夏、古亚四国皇上写给他的书信拿来,让满朝文武核对了一遍,没有看出任何破绽,一致认为的确是他们四个人写的。

这下向坡也无话可说了,退回自己的位置一句话不说了。

舒枫随后下旨,命令边关的军队向大靖、津夏国发起了进攻。

至于古亚国和孜于国,不与墨炎国相邻,所以一时半会拿他们没有办法。

大靖国、津夏国虽然之前已经在边境做了准备,但由于这么长的时间墨炎国都没有异常,所以边境的部队逐渐放松了警惕。

因此当墨炎国军队突然进攻他们的时候,他们完全被打懵了,等到他们反应过来准备想要反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最终不仅丢掉了城池,而且还伤亡了大量的军士兵,最终只有少部分士兵侥幸逃脱。

而墨炎国军队占领城池之后,对百姓进行了残酷的屠杀,凡是没有来得及逃脱的百姓,无一例外的成了他们的祭品。

大靖、津夏两国的皇帝听闻此事之后非常愤怒,马上派了使者前去墨炎城问舒枫,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舒枫见到他们的使者,先是把他们痛骂了一顿,然后直接让人把他们拖出去给斩了,只放了其中一个随从带着他的亲笔书信回去。

他在给大靖、津夏两国皇帝的信中,不仅痛斥他们无耻,而且还发誓要灭了他们。

大靖、津夏两国皇帝两个皇帝看了他的回信之后,勃然大怒,也当着群臣的面跟他势不两立,随后各自派了手下最能够征战的元帅,率领二十万军队前去夺回被墨炎国攻占了城池,并且消灭他们的军队。

舒枫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为了巩固现在的胜利战果,马上又从国内调了二十万军队前去增援。

由此,三国拉开了,旷日持久了消耗战。

除了在战场上他们打的你死我活,难解难分之外,各自也在魏国方面下功夫,希望魏国能够帮着自己打他们。

结果,是非搬弄来搬弄去把他们之前所商议的那些东西,全都给暴露出来了。

“楚卿家,你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皇上把楚昱找去问道。

楚昱说道:“如果我们现在要是发兵打他们的话,他们很可能放下矛盾又联合起来。

所以,依臣之间,咱们现在既不要答应,也不要不答应,拖着他们,并且继续卖武器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去打个你死我活,咱们继续闷头发展自己,等到他们打的两败俱伤,差不多了,然后咱们再找借口出兵,这样用不了多久就能够灭掉他们。”

皇上微微的点了点头,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但想了一下又说道:“墨炎、大靖、津夏三国是在交战,可是古亚和孜于两个国家并没有被消耗,这如何是好?”

楚昱笑道:“陛下不用担心,您忘记了他们国内有反他们的势力了吗,而且那些势力都已经效忠我们魏国了。现在是到了动用他们的时候,让他们进攻两国的城池,这样就能够消耗他们的实力。

而且为了达到大量消耗他们的目的,我们还可以让我们的军队秘密的加入他们。以增强他们的攻击力。这样既能够占据他们的城池,迫使他们全力应对,同时还能够大量的消耗两国的国力。”

皇上对他的提议非常认同,随即把兵部尚书找来,让他调六万士兵给楚昱,让他安排。

因为楚昱掌管的是禁卫军,这支军队是皇上的亲军,所以不能够大量的派出去,所以只能够从兵部那边调兵过来。

兵部尚书很快就把六万士兵调齐交到了楚昱的手里,楚昱对他们进行了几天的训练之后,便用飞鸽传信的方式通知了孜于、古亚两国的反朝廷势力,让他们派人在边境接人,之后便把人派了出去。

几天之后,这六万人分别到达了孜于和古亚国的连境,与反朝廷势力派来接他们的人碰头,在他们的带领下悄悄的去了他们的领地。

在这些士兵到达之后没有多久,两国的反朝廷势力便开始向朝廷控制的城池发动进攻,并且取得胜利占领了城池。

两国为了夺回丢失的城池,立刻各自派遣了十万大军前去夺城,并且把他们刚刚装备的火炮,以及复合弓、迅雷铁弓、万箭齐发全都用带去了,准备给反军以毁灭性的打击。

可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派去夺城的军队在半道上遭到了伏击,不仅损失了大半的人嘛,而且连火炮、复合弓、迅雷铁弓、万箭齐发也都全被抢走。

这下差点没把两国的皇上给气死,立刻各自亲自率领军队前去剿灭反军,结果不仅没够把城池夺回来,反而连两国的皇帝都差一点死在火炮之下,最终只能灰溜溜的带着人回到了王都。

见识到了反军火炮的厉害,两国皇帝深知没有强大的武器,不可能打败反军,所以把国库所有的现银全都拿去向魏国购买火炮,因为用现银购买火炮可以很快就交付。

但把国库的银两全都拿去买火炮之后,就再也没有钱用在其他的地方,导致很多事情都只能停下,这样一来国家便陷入了半停滞之中。

为了维持国家的运转,两国只能向百姓征收重税,可这样又加重了百姓的负担,导致百姓不满,纷纷起来闹事。

最终,让国家陷入了恶性的循环当中,别说发展了,反而使国力倒退了三十多年。

而魏国,却按照自己的步子快速的发展着,国家几乎每个月都有不同的新面貌展现出来。

时间一晃,过去了三年。

魏国在这三年的时间里,不仅已经把全国的路全都已经修好,而且还新开通了很多以往不通的路,现在的魏国,不管是水路还是旱路,都非常发达。

路修好了,商贸也就比以往更加繁茂,而且因为得到了朝廷的鼓励,各种制作工艺蓬勃发展,使得市面上又出现了很多新奇的物品,不仅周边的国家每天有很多商人来交易,就连远在万里之外的域外国家,也不远万里派商队来购买。

因为商贸的繁茂,使得税收也得到了增加,国库每个月的收益都能够抵得上过去的一年,皇上和户部再也不会为缺钱而发愁。

除了国家有钱之外,老百姓的口袋也都有结余的银子,就连一般做苦力的人家,每个月也能有七、八百文的余钱,并且餐桌上也顿顿还肉、蛋、鱼等食物,日子比起以前好了不知多少倍。

至于军队方面,皇上看楚昱把禁卫军训练的非常出色,所以让他撰写了新的士兵训练大纲,分发给全国的军队,让他们照着训练士兵。

经过三年的时间,现在魏国的军队不论是从精神层面,还是身体素质,战斗力,都有了质的飞跃。

毫不夸张的说,现在魏国随便拉出一支军队,都比周边这几个国家的王牌军队还要厉害。

因为楚昱写的训练大纲,让全国的军队脱胎换骨,战斗力爆炸,皇上非常高兴,所以再次给予了他重赏,并且让他又兼任了兵部侍郎和吏部尚书,皇上每做一项决定的时候,都会先听取他的意见,只有他也赞同皇上才会下圣旨。

左丞相见楚昱的权势越来越大,就连他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左丞相都已经相形见绌,不由更加恨他,同时也对皇上产生了怨恨,觉得皇上对他们这些老臣不公平。

所以,为了报复皇上和楚昱,他偷偷的给墨炎、大靖、津夏、古亚、孜于五国的皇上各写了一封信,把楚昱从中挑拨他们为仇的事情全都说了,准备借由他们的手来打击皇上和楚昱。

五国皇帝接到他的信之后,才恍然大悟,于是停止了相互之间的战争,重新结盟,共同对付魏国。

不过,魏国早已今非昔比,不仅已经更换了更厉害的炮,而且还拥有了步枪和手榴弹这样的武器。

因此,就在他们向魏国发出战争信号的当天,魏国便五路大军同时出击,分别占领了他们一座城池。

五国皇帝为了夺回城池,各自派遣了几十万的军队前去与魏国交战。

由于在这三年的时间内,他们各自都接收了不少的火炮,因此前去夺城的军队将领自以为与魏国交战,绝对不会落下风。

那知道,两军一交战,他们就被打的溃不成军,甚至他们花重金购买的火炮,都没有来得及摆好,就已经被摧毁。

而与此同时,各国的反军势力也得到了楚昱的命令,从内部开始攻打他们的城池。

由于这些反军势力现在都有魏国的军队或者魏国的将领,以及魏国给他们的武器,因此各国城池的守军根本抵挡不住,数日之间便丢掉了好几个城池。

五国皇帝看到打不过魏军,便又想和谈,但魏国这次不再给他们机会,并且派遣了更多的军队加入攻打。

五国皇帝本来还想凭着那些天险抵抗一下,但在内外夹攻和魏国那些强大的新式武器面前,那些天险也没能够发挥作用。

最终,在经历了四个月的战争之后,魏军攻克了五个国家的都城。

舒枫不想落在魏国手中受辱自尽了。

大靖国皇上率领着身边的亲卫军战到了最后一刻,最后被魏军所杀。

孜于、津夏、古亚三国的皇帝见大势已去,为了为了保住自己和家人的性命,下面所有的士兵放下武器,不许再抵抗,同时交出了向征王权的玉玺,任由魏军士兵把他们押解到魏国京城。

魏皇见这五个国家已经被灭倒,也没有再为难这些亡国之君,给了他们每个人一个侯爵的称号,然后安排到下面地方城池去居住,当然自由是受到限制的。

至此,曾经困扰魏国的几大敌对国家全部消失,魏国成了独一无二的霸主。

楚昱也凭借着他的功劳,成为了魏国历史上最年轻的重臣。

而左丞相,由于写给五个皇帝的信被搜出来了,因此受到了皇上的惩罚,不过好在皇上看在他以往的功劳上,没有要他的命,只是把削职为民永不再启用。

在平定了五国后不久,楚昱便在皇上的亲自主持下和絮儿成婚。

一年后,絮儿给他生了一对可爱的龙凤胎。

十五年后,皇上退位,把皇位传给了太子,楚昱则被新皇任命为左丞相,兼兵部、户部、工部尚书,成为了魏国历史上权力最大的朝臣。

(结束)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

    您已经读完最新一章

    感谢您对作者大大 屠日的支持
    给作者大大一个小惊喜就不信他不更新~

    精品推荐

    精品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