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铿锵
第六十章 路上有熊
作者:乌衣本章字数:3980更新时间:2023-11-30 23:47:07

徐文武喊了起来,同时手上光柱在这田野间扫视起来,他想通过喊话把这人给逼出来,可喊了一圈,效果并不明显。回应他的只有无边的沉默。

“你还不出来吗?我告诉你,你有什么认什么就是了,现在还没事,可你再躲下去,就属于抗拒执法了!属于妨碍公务!那个性质就不一样了。”

嘴上说的严厉,其实徐文武心里并不太有底,这个抗拒执法和妨碍公务都是在现场查获后再说的,要是这家伙真躲到明天,到时再慢悠悠的找过来要车,那就麻烦了,毕竟这取证都还没取,人也没抓现行,就真可能被他跑了,可能只能按违停算。

归根结底,还是得把这家伙给逼出来!

徐文武开始有些急躁,他上去一个个翻看稻草垛,可他翻了一个就开始后悔,这稻草垛挺大一个,又捆的扎实,用警棍桶上去,根本试不出深浅,根本也看不出异常,就算有人躲在里面,只要埋的深,一下也发现不了。

而且这里十几个稻草垛,这一晚上也查不完啊。

徐文武脑海里一下想过其他几个办法,这现在情况真的很尴尬,明明可以笃定这人就躲在附近,偏偏月黑风高的,又没好光源,查都不知道怎么查,而且时间紧迫,现场车还停在那,得尽快回去,免得车出什么麻烦。

哎,他想了一圈办法,甚至考虑要不要自己也假装离开,实际埋伏在旁边,等那人以为自己走远了,露头了,再一下逮住他。可这办法也不靠谱,万一这人真的就有那么沉得住气呢?自己难道在这和他耗一晚上?

想来想去,还是只能做心理攻势。

徐文武想到这,便一边找寻,一边让大队查询刚刚留在现场那台车的车主信息,很快,大队指挥中心就发了一张查询信息过来。

车主叫张瑞,省会星城人,男,二十多岁,照片看上去就是个混社会的小年轻。

切,难怪学会了这些歪门邪道!

就是不知道哪里传起来的这个坏套路,现在这些年轻人,都真以为遇到交警,把车丢在原地,自己跑路就没事了。

徐文武心里恨恨的诅咒起最开始发现这个套路的始作俑者,但现在只能用这人的信息,看能不能把人逼出来。

“张瑞!你别躲了!我们已经查到你的驾驶视频了,证据都有了,你信息也有了,我和你讲,你再躲就不是一般交通违法这回事了!我告诉你,那就是妨碍执法了,是违法犯罪!性质完全不一样了!”

徐文武又喊了几遍,这寂静的夜里,回应他的只有风声。

他实在撑不住了,这小子太能躲了,这一晚上耗在他身上也不行,而且车还在现场,没人管呢,只能叫拖车,把车先弄回去,明天等他过来再说吧。

徐文武放弃了,他只能拔腿往回走,而且这乡间地头的夜里,确实也恐怖,黑暗旷野里,不知道有些什么东西,这旁边就是南山山脉,说不定还有野生动物。

还是赶紧撤吧。

等下,野生动物?

徐文武突然一下想起,自己来高速警察接的第一个正式警情,就是那个被卡在水渠里的黑熊,他当时还真是吓到了,怎么也没想到,这高速公路上,居然还真有这样的野兽。

而此时的黑夜,也比那晚显得还要吓人。

想到这,徐文武又鼓气往四周喊道:“张瑞!我再提醒你一下啊,这个我们这段高速啊,是山间高速,真不同于城市道路,这边很危险的!可是有野兽的!我们这几个月前还发现了一头黑熊就在路边出没!你小心一点啊!这躲个违法都算了,别等下躲着躲着,给熊给拖走吃了就划不来了!”

徐文武一边说,一边翻出那天抓熊的新闻,当时过来帮忙的森林公安,当晚就发了个短视频,在他们的官方自媒体上,那新闻还引起了一阵轰动,毕竟这高速上抓熊的事,也确实稀奇。

当时胡成还怪徐文武没有新闻敏感性,这么好的题材怎么没和大队说,白白错过一篇爆款宣传稿。

这下,徐文武翻到当天的新闻,手机音量开到最大,在这寂静夜里,隔了几十米都能听清。

“今天,我市南山沿线高速公路上发生离奇一幕,一头黑熊居然卡在了路旁水渠里,被我们高速警察南山大队的巡逻民警发现,经过……”

新闻播报的声音在这旷野离传的很远,徐文武相信这张瑞应该听的到,他又在旁旁敲侧击道:“你听!看我骗你没有,你小心点啊!这边真的有熊的,赶紧出来吧,别被熊给扒走了,黑熊吃人的,啊……”

徐文武说到最后,突然一声惊呼,然后像是发生什么可怕事件一样,整个人挣扎起来,而这时,他旁边草垛里,一个身影也突然窜出,大叫一声,就往外跑去。

“哈!还跑!”

见这人总算露出踪迹,徐文武这下马上恢复正常,一下追了上去,他刚刚最后故意假装被什么恐怖事物拖住,就是刻意吓唬这人,逼他跑出来。

“啊!你……你追我干嘛!?熊呢?”

那人总算开口,徐文武却不管那么多,上去一把扣住他肩膀,把他双手往后一拉,瞬间反扣,接着警棍往他双手反扣处一别,这下把这人控制起来。

“嘿,刚刚我吓你的,假装有熊出来,别跑了,我们是高速警察,老实跟我过去!”

…………

好不容易,徐文武把这人带回了他抛车的位置,此时,他也把白宇和张晓明给召了回来,核对信息之后,这人果然是车主张瑞。

“你跑什么!?”

徐文武此时翻出驾驶证,对着照片,拿着手电照着他。

刚刚一番逃跑躲藏,这人身上没一处干净的,像是掉进了鸡窝里,全身都是粘上去的稻草杆子,浑身发出稻杆腥味。

“我不是看你们查车嘛,一下就紧张了……”

“紧张你就跑啊!?吹气!”

徐文武懒得和他啰嗦,刚刚自己这一番辛苦,腰都痛了,此时递过酒驾检测棒,这人还不情愿,一直在推托。

白白找了几公里的白宇和张晓明此时也很大脾气,逼着他把气给吹了。

“此次的读数为3、6。”

机器无感情的报数声,此时听起来却是格外美妙,也不枉费刚刚这一场不小的折腾。

徐文武冷哼一声,开始按程序给他开单。

“你小子,真以为跑了就没办法收拾你?我告诉你啊,今天你这个属于抗拒执法,妨碍执法,比一般的酒驾处罚还要重,你等着吧。”

他说完,就开始联系大队过来,妨碍执法由大队移交处置,今天大队值夜班的是副大队长彭超,他听到警务站这边居然这时还在抓酒驾,一下就懵了,问徐文武怎么没休假。

“哎,彭大,我这现在还不方便回去,过几天再说,辛苦您过来接手一下,这小子有妨碍执法情节,逃跑后被我们找到的,还逃的挺远的……哎,唉唉,好,这边等你。”

联系好大队接收后,徐文武把今天晚上的战果往工作群里进行了汇报,这下群里一下就炸锅了,都知道他们三个新警休假了,却没想到这徐文武拼命三郎一般,休假都不回去,还在路上搞酒驾查处!?

而且还在柏庐这种地方查了两个酒驾!?

虽然警务站总数据比不上大队事巡中队,但警务站毕竟就他一个民警,论个人执法量,整个燕南支队估计也没人比徐文武出彩,大队长李钢更是在群里又是一阵点赞表扬。

“徐哥,你这下算是给我们警务站又创下第一了,这柏庐还是第一次查出酒驾,还一查查两。”

白宇在旁边也赞叹道,徐文武笑着摆摆手:“这乡间小站,越是这种别人认为没有交警的地方,反而就越好查违法。”

旁边被查的当事人张瑞此时笑不出来,他哭丧着脸,问:“警官,这网上不都说跑了就没人追嘛,你们干嘛这都要追啊,我就晚上喝了两杯啤酒,至于嘛!?我开车没问题的!”

徐文武看他一眼:“你们别有这种侥幸,真以为把车扔在这,人跑了就没事了?我告诉你,只要我们警察想,总有办法揪出违法来,再说了,这也是为你好,你这黑灯瞎火的,一个人躲在草垛里,你舒服啊!?不怕啊!?我们不来,你遇到危险了怎么办?”

“怕……确实怕!”

那人用力的点了点头,最后,又心有余悸的问道:“警官,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路上真的有熊吗?”

徐文武看着他,笑了笑:“你说呢?”

…………

折腾了一晚,总算圆满收官,徐文武把这个潜逃抗拒执法的张瑞送上彭超的车,三个人这才返回警务站。

这一晚真的辛苦,三人几乎沾上枕头就睡着了,可睡到一半,徐文武被一阵电话给惊醒了。

他迷糊中,摸过自己手机,却发现手机屏幕是暗的,响的都不是自己手机,他这才反应过来,说胖子白宇的手机响了。

徐文武摇了摇胖子的床,喊了他几句,可这家伙鼾声如雷动,却半天醒不过来,徐文武只得拿过他手机,才发现上面是大队值班室打过来的。

“喂,白宇,有个警情……”

“我是徐文武,他睡了。”

“噢噢,徐哥啊,你不是休假吗?”

那边的接警员妹子觉得有些奇怪,这排班表上三个新警都休假了,怎么徐文武还在接电话。

“没事,你派给我吧,我还没休假。”

“哦,那这样,刚刚有个警情,是南山服务区转过来的,他们保安发现一个可疑的人贩子,带着两个小孩,现在就在服务区餐饮店那边,要我们民警过去处理一下……”

“啊?什么?人贩子?”

徐文武还以为自己没睡醒,听错了,可那边重复了几遍,确定是报警人称,有人贩子在服务区。

“噢哦,我马上过去。”

徐文武听到这,一下警醒起来,拐卖的警十分敏感,特别前些年打拐行动如火如荼的时候,派出所最紧张的就是疑是人贩的警情,这可是部里直接考核的项目,接警开始就要逐级汇报的。

他赶紧囫囵套上衣服,又用力拍醒了睡着的白宇。

“有个紧急警情,说有人贩子在我们服务区,我先过去了,你穿好衣服马上过来!”

“喔喔。”

胖子迷糊着坐起身,徐文武就抓起装备跑了出去。

出了警务站门,此时正是后半夜,服务区没几台车,显得空旷冷清,他都来不及拿车钥匙动车,干脆提着装备跑到报警位置——服务区餐厅,他走进去一看,此时已经有一名保安正守着一个年轻人站在那,旁边两个三四岁的小孩挨着墙角,正怯生生的咬着手指。

“什么情况?刚刚谁报警?”

那个老保安马上回答道:“领导,是我,刚刚我们巡逻发现这个人带着两个小孩在这里鬼鬼祟祟,来来回回的,又没看到车,小孩子在旁边哭,这人也没管,就怕有问题。”

经过上次老方的事件后,服务区这边还是花了力气整治,保安队明显负责了许多,起码看到问题和线索,还知道向警务站反映了。

“哦,你叫什么名字,这两个小孩和你什么关系?”

徐文武转向这年轻人,这人一头乱发,看起来不到二十样子,这大冷天还穿着个拖鞋,样子有些奇怪。

可还没等这年轻人开口,旁边两个小孩此时都叫了起来:“他是我爷爷!”

“爷爷?”

徐文武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年轻人比自己还要小半轮,怎么可能当爷爷了!

“你到底叫什么?”

徐文武这下紧张起来,警棍也马上抽了出来,事出反常必有妖,爷爷难道是某种洗脑引诱的切口?

这人别真是什么人贩子!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