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揣孕肚分手,他跪在墓碑前发疯
大结局 还是你
作者:清月满本章字数:3418更新时间:2024-01-27 23:50:06

可拿到的结果却是他与孩子们没有半点亲缘关系。

“这怎么可能?”沈穆沉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他怀疑地看向初娆,得到的只有一片淡漠。

“你未免太高看我了,我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给你生孩子?”

初娆甩下这句话,带着两个孩子离开。

郑漓的车子就在鉴定中心外面等着,看到他们出来,关心地上前问了一句:“怎么样?他信了吗?”

“嗯。”初娆轻哧了一声:“鉴定结果就在那儿摆着,他不信也得信。”

沈穆沉是足够小心,却没料到初娆事先已经买通了鉴定所的医生,样品早就被调换了。

而沈穆沉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更被初娆的那番话戳中了痛处,一个人在酒吧里借酒消愁。

等到墨寒意找到他的时候,沈穆沉已经意识模糊了。

他拉着墨寒意,含糊不清地质问着:“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就那么厌恶我吗?”

墨寒意扶着他,不知该如何劝说。

“别喝了,我带你回家。”

刚走出没两步,沈穆沉突然呕出一口血,随即人事不省。

墨寒意吓得大喊:“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深夜,初娆去儿童房帮孩子盖被子,却发现初媛的脸色漾起不正常的潮红,触手滚烫。

初娆不得不叫醒初鑫,给两个孩子穿衣服,一手领着初鑫,一手抱着初媛,打了出租车前往医院。

还好只是着凉引起的发烧,并没有牵连到心脏的问题。

初娆拜托护士照看下初媛,然后抱着初鑫去缴费。

在缴费处,初娆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一声惊讶的轻唤:“初娆?”

初娆转身,看到了墨寒意。

墨寒意顺口问道:“你是过来看望穆沉的吧?”

初娆一愣,下意识地问道:“他怎么了?”

“也不知道今天受了什么刺激,喝酒喝到吐血。”

初娆震惊不已,“吐血?怎么会这么严重?”

“他五年前在国外被查出中毒,毒性难解,一直靠药压制着。”

“五年前?难道是……”

初娆恍然惊觉求证地看向墨寒意。

墨寒意点了点头,“就是你母亲过世的时候,穆沉这些年一直愧疚,自责没接到你的电话。可他也是因为你的失联,放弃治疗,连夜从国外回国找你,这一找就是五年。”

初娆沉默不语,心中泛起波澜。

真相大白的一刻,她才恍然发觉自己对沈穆沉误解了这么多年。

墨寒意叹了口气,“他是真心喜欢你的,至于夏知末,不管她在呢么死缠烂打,穆沉都未曾跟她在一起过。”

“如今他人就在这家医院,要不要去见他,你自己决定吧。”

墨寒意离开,初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多年的误解解开,也清楚了沈穆沉的心意,可初娆却不知该如何面对。

身边的初鑫大抵听明白了几分,拉了拉初娆的衣角,怀疑问道:“妈咪,这几天去我们家里的叔叔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初娆低头看向初鑫,初鑫聪明,是个黑客小天才,他一旦怀疑,就算初娆不说,他也会查出来。

初娆无奈老实坦白:“其实,他就是你们的爸爸。只是……因为当年的一些事,妈咪已经放弃他了。”

五年,初娆以为自己早已经彻底放下了,可是此时心里的那份动摇让她有些无措。

而初鑫在得知沈穆沉的身份后立刻着手调查当年的事,却发现初娆和沈穆沉之间有很多的误会,也有有心之人的挑拨,才导致二人越走越远。

初鑫冲正在吃水果的初媛眨了眨眼,“媛媛,你想不想爸爸回到妈咪身边?我有一个计划!”

初媛放下水果,认真地说道:“媛媛喜欢爸爸,媛媛听哥哥的!”

自从与好友见过一面之后,初娆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想起他的话。

所谓的伤害,更多的是两人之间的误会。

当年她不声不响地离开,却没想到沈穆沉居然找了她五年之久。

走神间,初娆住处的房门被敲响。

初娆狐疑地打开门,门外正是本应该在医院住院休养的沈穆沉。

沈穆沉拿出一份文件交给初娆,“生日快乐,送你的生日礼物。”

初娆这才恍然记起自己的生日就在今天,而沈穆沉不好好在医院治疗,就为了来给她过生日。

初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沈穆沉已经将文件塞进了她怀里。

她茫然打开,里面竟然是一座海岛的收购合同,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沈穆沉居然送给了她一座岛!

面对初娆惊诧的目光,沈穆沉缓缓解释:“你不是一直有个愿望是拥有一座海岛吗?如今愿望达成了。”

那是她小时候随口说出口的梦想,却被沈穆沉记了这么久,这让初娆不免心中动容,却还是清醒地拒绝了这份贵重礼物,同时莫名恼火。

“毒还没有解,你不好好在医院治疗,跑去买什么岛?连自己性命都不顾了吗?”

沈穆沉见初娆已经知道他中毒之事,还心生怜惜,瞥着初娆脸色卖惨着:“诶哟,这不知怎么了?突然头好晕。”

初娆心惊,赶紧将他扶进来,担心问道:“你不会毒性发作了吧?”

“嗯,坐在你这里,突然间就不晕了。”

初娆这才发觉自己被他骗了,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却还是忍不住劝他:“你还是去国外把毒彻底清除吧,何苦让自己身体遭罪呢?”

沈穆沉摇头拒绝,自嘲一笑,“这毒无解,只能压制,也罢,或许是我应得的报应吧。”

“别胡说!”初娆轻声呵斥了一句,心里说不出的憋闷。

她不想沈穆沉出事,更讨厌听到报应之类的话。

也或许是因为同情,之后沈穆沉再来家里,初娆并没有把他往外撵,让沈穆沉有机会和两个孩子多接触,在两个孩子的助攻之下,难得度过一段温馨时光。

很快到了初媛做手术的日子,从头到尾都是沈穆沉在操办,无比尽心。

初媛的手术很成功,初娆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

晚上,医院需要留人陪床,沈穆沉主动提出留下,并劝说初娆:“你也守了一天了,回去歇歇吧。照顾好小鑫,这里有我。”

看他如此尽心,初娆欲言又止,应声离开。

回到家,郑漓刚将初鑫哄睡。

看到初娆回来,也大致猜到几分。

“沈穆沉在医院守着呢?”

“嗯。”初娆有些心不在焉。

郑漓叹了口气,递给她一杯水。

“看得出来两个孩子都很喜欢他,他也对孩子很尽心,你真得不打算让他和孩子们相认?”

“我……”初娆心里很乱。

这段时间她回想了很多和沈穆沉的过去,那些曾经以为忘记的,其实记得无比深刻。

郑漓一语戳穿,“其实你心里也还有他,只是碍于过去,总有个心结。”

初娆没有否认,她也不想深究。

“我去陪小鑫。”

看初娆慌张离开,郑漓苦涩一笑,他陪伴在初娆身边五年,初娆不爱他,所以她一眼就看出初娆对沈穆沉的不同。

他愿意成全他们,只要初娆幸福。

半个月后,初媛病愈准备出院,而沈穆沉也在这个高兴的日子里策划了一场告白。

初娆接到沈穆沉的短信来到定位的餐厅,只当他是有什么急事找自己。

她刚踏入餐厅,一阵浪漫的音乐声响起,沈穆沉捧着鲜花走出来。

告白的话还没说出口,被初娆的手机铃声打断。

“初娆,你儿子现在在我手上,你若还想见他,就只身一人做交换!”

这声音,是夏知末!

“你别动我儿子!”初娆激动大喊,脸色骤变。

沈穆沉敏感察觉到不对,扶住她,关心问道:“怎么了?”

“小鑫!小鑫被夏知末绑走了!”

“什么?!”

沈穆沉没时间多想,开车带初娆前往约定地点。

在下车前,初娆劝住了他。

“夏知末只要我一个人过去。”

沈穆沉眉心紧拧,虽不放心,也只能叮嘱道:“你自己小心。”

初娆点头,转身走进仓库。

夏知末已经等候她多时了,身旁是被绑着的初鑫。

初娆心里一紧,恨不得立刻扑过去,却忍住了。

她捏紧拳头,“我已经来了,放了我儿子。”

夏知末让开身,无所谓道:“你自己来救吧。”

初娆知道夏知末一定有诈,可为了初鑫安危,不得不服从。

当她扑到初鑫身边,正要解开绳子,突然听到一声暴怒地诅咒:“初娆,你去死吧!”

下一秒,初娆后背一沉,一个身影替她挡下了夏知末的刀。

“沈穆沉!”

初娆惊叫,被他身上晕开的血迹吓得心颤。

夏知末也慌了神,扔下刀逃了出去,却被门口赶到的警察逮了个正着。

沈穆沉捂着伤口,冲初娆扯出微笑,“别哭……”

“你怎么那么傻啊!”初娆已经泣不成声。

“为了你和孩子,值得。”沈穆沉抬手擦去她的眼泪,“我知道,孩子是我的。如果我还能活着,能不能再给我一次弥补你们的机会?”

初娆正要回答,却见他手臂无力垂下。

“沈穆沉!”

他衬衫染红一片,初娆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

她害怕会永远失去沈穆沉,害怕沈穆沉就这样离开她。

她哭着一遍遍喃喃着:“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

……

一个月后,艳阳高照的一日。

初娆坐在公园的木椅上晒太阳,一辆遥控小汽车停在了她的脚边。

车顶上放着一个盒子,她好奇打开,里面是一张字条。

“嫁给我。”

初娆心头一颤,下意识看向四周,只见沈穆沉带着两个孩子朝她走开,初媛手捧着玫瑰,初鑫手里握着小车的遥控器。

初娆无奈笑道:“搞什么?”

沈穆沉单膝跪地,拿出戒指,诚恳地问道:“初娆,你愿意嫁给我吗?”

“妈咪,你就答应爸爸吧!”

“妈咪,我们想要妈咪和爸爸在一起!”

初鑫初媛双双在一旁扯着初娆衣角撒娇。

初娆没有回答,却接过戒指戴在手上,然后拉起沈穆沉,轻轻抱住了他。

她嘴角洋溢着幸福,在沈穆沉耳边低喃:“其实,我早就答应你了。”

在他为救自己受伤昏迷的时候。

初娆已经投降了。

她爱沈穆沉,五年前是,五年后也是。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

    您已经读完最新一章

    感谢您对作者大大 清月满的支持
    给作者大大一个小惊喜就不信他不更新~

    精品推荐

    精品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