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过去也活过
第二章:路口
作者:瞳孔本章字数:3173更新时间:2023-11-10 16:57:06

早上八九点,即使是夏天,云州清晨的雾气依然夹杂丝丝寒意。

卢冰醒来后向楼下厨房走去,母亲正在洗白菜,看见他后便嘱咐:“一刚你不要乱跑哈,吃饭了就收拾一下衣服,你去干爹家住,在那边读书隔得也近。”小子没有反驳什么,只是心中暗道他们啥时候商量好的。

正午,吃过午饭的母子俩来到了孩他干爹家店铺门口。刚下车,卢冰只觉着脸上依旧很麻,一路上风吹妈妈的发丝不停抽打他的脸蛋。寒暄几句后,卢冰来到了暂时属于自己的房间——五楼的一个房间。刚才干妈也说过了,因为是楼顶,所以夏天会很热,不过在以学习为目的的卢冰看来,能有多热。

整个初一,波澜不惊,那一年是2017年,社会也和卢冰的生活一般安适如常。偶尔能遇到蛮有趣的事,比如因为学校安排教室,水平最好的8、10、12班都被安排在了高中教学楼,那时一中的高中还没分离出去,初高中在一块上。所以他每天都能看到穿着高中校服的学长学姐上上下下,没有多余的想法,就是觉得他们真厉害,已经高中了。再比如作为青少年,对爱情的懵懂让调皮活泼男孩子与女孩子逗笑,追逐,卢冰也不例外。这一年,他的学习生活也波澜不惊,平稳向好,每天上课认真听讲,从不打瞌睡走神;课间完成各老师布置的作业;放学后回到“家”中,甚至不洗漱就开始坐在书桌前复习数学题,写错题集,不知道他何时开始写,基本上每次写完已经八九点了,便开始睡觉,有时候在书桌上睡到半夜才回床上。这小子,也只写数学,或许是因为老师的缘故。

数学老师是8班的班主任,一个快秃了的中年男子,但是他却与几乎所有人心中的油腻大叔形象违背。幽默风趣,为人和蔼,除了在同事中极受欢迎,在卢冰眼中也一样。卢冰最羡慕他健身出来的,不同于常人健壮的小臂。

因为是借住在干爹家中,每个周末,卢冰都主动抽出两个小时左右,将家中二楼到五楼的所有房间,包括楼道,里里外外的全部扫一遍然后再拖一遍。平时除了在学校交的营养餐费,周一到周五能在学校里解决一日吃三餐外,周末的餐食都由干爹支出,早上大概都是自己煮面或者粉条,因为干妈懒得做饭,到晚饭四个人会聚一起吃个晚饭,聊聊天。而他自己却没有那么干净,作为刚离开父母几乎独立生活的青少年,以前都是农村出身的父母也没有带给他良好的卫生习惯,所以这一整年,卢冰没有刷牙洗脸,也没有洗过澡,只有天气实在炎热用凉水做个简单降暑。学校要求穿校服,卢冰身上为数不多的两件短袖也是换着穿来穿去。

当时的他涉世未深,由于没有良好的教育,对此毫无察觉。但学习是公平的,很快到了期末。卢冰没有做多少准备便迎来了初一的期末考试,语文,英语都平平而过,会的都填了,不会的也蒙上去了。至于数学,卢冰从考试开始一直算到了考试结束,在那种几乎所有人都写不满两页草稿的考试中,卢冰写了满满四页草稿。由于他排在第一桌,且反应不同寻常,监考老师之一其实一直在看他计算,当他写满草稿纸准备举手示意老师时,老师已经把新的草稿纸递到了他面前。当时他愣了一下,便继续开始飞速计算。另一位监考老师刚好是他的英语科任老师,交卷后,由于卢冰的考试表现,老师便打趣到“考得怎么样嘛,得满分不。”卢冰自己当时没有太多感觉,只是一边笑着说不知道,一边飞速跑开了。

随着学期的结束,卢冰在干爹家的寄居生活也告一段落。17年十月,国家领导人提出乡村振兴战略,邓总理也曾说过的“要想富,先修路”,农村大大小小的干线便开始修建。故此母亲在家附近一个修路站做饭。由此母亲也有了新欢。

修路站除了里卢冰家很近,其实可以看做卢冰家和妹妹家的中点,所以卢冰很愿意去找妹妹玩。一开始,就像小学的时候一样,卢冰带着小四岁的妹妹一起养蜗牛,蚂蚱,抓小小的会蜷成圆盘的千足虫,去山林里找奶浆菌,枞木菌,马屁包,小地瓜……但是母亲为了更好撇卡卢冰,有更多的私人时间,把自己的手机丢给卢冰玩,卢冰便又迷上了全民酷跑,以及新推出的英雄荣耀。虽然还小,不懂得一些很深的游戏打法,但他在研究游戏道具收集方面还是有自己的想法。就这样一部手机让他度过了大半个暑假。甚至因此都少于妹妹一起玩乐了。

至于母亲,卢冰依稀记得那一个多月里,母亲几乎都和修路站一个会计勾扯不清。也不知道母亲是图怎么,刺激或者利益罢。有一次母亲甚至带着卢冰一起去那个男人在隔壁镇上的一个居所,卢冰打的地铺,至于母亲,应该是和那个男人睡在一起吧,卢冰当时很困了,也没开灯,他看不清。没多久,干爹似乎是知道了这事,以地头蛇的意味当面对那个男人发出来恐吓,说这是他女朋友,你怎么敢动?以后离她远一点!当时在人群中闹得挺大,不过事后干爹对此的解释是,他其实是一个外人,如果他不这样说,那男的可能不会罢休。

但在卢冰多年后回忆来说,他觉得只不过是两个男人在争一个女人罢了,会计不是啥好东西,他有自己的家,干爹和母亲也不是啥正当关系,二者都是偷腥的猫罢了。而对于母亲,卢冰更是难评,在与卢冰的对饮畅聊中,我得知卢冰的母亲从来就不是省油的灯,即使这是母亲,但事实也只能是事实。

还在东江上小学的时候,卢冰自己都见证过母亲好几次的出轨。母亲没上过学,不识字,自然也不知道当时用的按键手机也有通话记录,父亲上过小学,初中没毕业就外出谋生了。根据通话记录,卢冰记忆中都记得母亲有过出轨,借着外出散步丢垃圾的间隙和其他男人打电话,不过后来被父亲发现,两人说不到一块去,便是一顿互骂和互殴。父亲173,母亲162,但母亲很胖,父亲也捞不着多大优势,常常是两人都挂彩。而父亲通常只会借着酒意发泄,平时就算知道也是一忍再忍。有两年父亲因为早年干过挖矿工,染上了的硅肺病情严重,又没在当地投保啥的,不得不回云州就医,最后在省会找了安保的工作,较为轻松,最起码比在厂里干苦力是这样。卢冰说父亲的安保工作第一次让他觉得保安也很厉害,很酷。因为父亲的安保公司能接到一些例如中短途押送犯人,协助公安治安的活,包括日常巡逻。原本父亲因为生病都戒烟了,由于工作的特殊,总有人给他送礼,送的都是中高档香烟,整条或者整包送,父亲说他舍不得给别人,戒烟一年就这么荒废了。

而在父亲不在的这两年,母亲又和另一个打工的男子好上了。卢冰眼里,这个男的很猥琐,一米六几,不高,瘦瘦的,脸上有皱纹,大概四十岁,常有黑眼圈。这男的行为也很猥琐,有一次母亲带着卢冰去到男子的出租房,卢冰带了自己爱看的假面骑士CD,在电视里放,坐在母亲和男子中间,而这男的居然把手伸过去摸母亲屁股,好几次,或许是因为卢冰在场,母亲都给他打回去了。一个月后,某一天,母亲骑电动车带卢冰去了很远的地方比当地镇上还远,最终停在了一个老式江南房屋院前,母亲进去了很久,留卢冰一个人车旁等待。具体细节由于当时太小了,卢冰告诉我说,母亲出来后很虚弱,很有可能是去打胎了。

转眼,还是回到现在吧,暑假很快结束了,卢冰又回到学校开始上学,不过这次不一样的是,他不用再住在干爹家。镇上新规划了一处工业园区,干爹给他在一家公司找了个做饭的工作。说是工作,可压根不靠产业赚多少钱,外地老板是吃着政府给的补贴金之类来逍遥,厂里就那么七八九个员工,工资最高的是一个中年大光头,也是外地人,长得很高,一米八几,肩宽,但好在人和蔼,对其他的小员工也很好。

说不用寄宿在干爹家是因为这份工作,母亲可以以300块钱一个月的价格在这个园区的员工宿舍楼租到一个住处,三个房间,一个卫生间,卢冰住的房间只能放下一张小床,再不能容下任何桌子之类,母亲房间稍宽敞,一张床,家一个桌子绰绰有余,外面便是厨房。但这个地方离学校有三公里,于是母亲和干爹给卢冰买了一辆自行车,骑着去上学。

夏天亮的早,七点上课,由于要在学校吃早餐,5.40卢冰基本上已经出发了;而冬天不一样,云州的冬天5.00过还没亮,他只能借住亮一边的路灯骑往学校。

一路上往往有怪异的鸟叫虫鸣,几乎看不着什么人,每次刚从楼里出来,卢冰都觉得附近的黑暗里有怪人之类的盯着他,逼着他赶快加速驶向保卫处的亮光……

PS: 逐渐更新ing,在作品中你能看到感情,爱情,友情的各种变化与变换,一定能带给你们不一样的体验,看了有自己想法就行。 我希望,我们看一部视频一个小说,做了一件事,我为什么要这样做,要带着我们最初的目的,别在茫茫人海中被拥挤的人群推着走,要自己动骑双脚,大声的说出我要去拿我要怎么去。 人生不是大富大贵不是名扬万里,而是自己知道自己,懂自己,对自己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

    您已经读完最新一章

    作者大大 瞳孔还在努力码字中(๑•̀ω•́)ノ~

    精品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