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城乡史
城乡史
酸辣茄子
都市 类型2023-11-12 首发时间4753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第一章,山沟沟里的梦,(上)
作者:酸辣茄子本章字数:4753更新时间:2023-11-15 00:07:09

清晨,当阳光静静亲吻了这片远离城镇烟尘的蔚蓝天空,当微风轻轻抚过一座座鳞次栉比古旧民居的古老城墙,当袅袅炊烟从土灰色粗瓦房梁上缓缓升起,氤氲着每个在乡村中活着追求幸福生活的美梦。伴随着一声响彻天际的鸡鸣,顺着被风卷起的阵阵黄沙,黄原乡,土沟村,这座离最近城镇足有数十里远的偏僻乡村,此刻,正从大山的环抱中醒来,婉若苏醒的婴儿一般,正渴求着新鲜乳汁的哺育;婉若山林中的小苗一般,渴望着暖阳的滋润;婉若羽翼未丰的鸟儿一般,追寻着虫蚓与风的孕养。

这里,是杞阳县出了名的贫困村,这座深居黄土高原的古老乡村,曾经和周边其他村落一样,紧跟党的大生产,大发展的领导,加紧开发资源。因为这里煤矿居多,所以就成了“远近闻名”的产煤大村,也出了许多“劳动先锋”,一些煤老板也抓住了机遇,寻机在这里私开煤窑,也是赚得盆满钵满。

不过,好景不长,长期的私挖滥采使得这里原本就不稳定的环境变得更加“雪上加霜”了,由于回填不足,曾经的矿窑大多成了“踩空区”,山体滑坡,矿井崩塌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也成了常态。昔日疏松的黄土,此刻变得更加疏松了,还经常覆盖着一层黑煤面子。原本脆弱的环境,现在也变得更加脆弱了。原先临近村周围的黄土沟峁,因为事故频发,成了村里人谈景色变的“沙地墓场”。

随着矿窑的减产停产,原本在这里赖以为生的年轻后生们,迫不得已,也只好背着必胜的信念,离开自己的家乡,去那遥远的,闻所未闻的大城市里,去打拼了。

而原来村里为数不多的几座工人煤校,有的,被改成了小学校园,有的,也只是废弃在那里,久久地废弃在那里…

看着光秃秃的山体与土坡,掩映着天边霞光的余辉,一种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落寞情思,也愈发地油然于心了…

虽然,一部份年轻伙子后生走了,但村里大部分村里依旧在这里定居,在这里,继续在这里度过他们独有古朴的乡村生活。

而那昔日传遍村里的民乐歌谣,也在赶羊人那嘹亮的歌喉里,依旧传唱着。

山戈涝涝喂…土坡坡呀呼哎!

戈寥蛋蛋那个花花开哟…染遍了天喂!

绿草草长遍土丘丘里啊,姑娘等着心上人耶!

哥哥牵着妹妹的手哇,沿着土戈道道走呀,呀呼喂!

土老仨儿催了哥哥的债啊,妹妹就戈丝丝地想,戈丝丝地想喂!

手绢绢那个绣儿,土袄袄那个织喂!

就盼着哥哥回来了喂,就盼着哥哥回来儿喂,拉着手手亲口口,沿着土戈道道走呀…

呼儿喂!

这不,伴着那赶羊人那嘹亮的歌声,在淡蓝又抹过一柠檬黄的天幕里,土沟村又迎来了新的一天。

天边飘过阵阵炊烟,在锅碗瓢盆的叮咚声里,在热情的招呼声中。村儿里,便渐渐的热闹了起来。

“呀,王婶儿,吃喽饭又着得送娃儿上学去呀?”

“那可不嘛…赵大娘,蹬车儿走土路去集市上买东西啊。”

“那可远着了喂,蹬个大扛儿跑也得跑个半天喽哇?”

“那倒不要紧,倒也把自家的些儿东西看去集市上能卖些儿钱了不,老喽回来不得花个小半天了撒?”

“东西一次性买咯半乖月吃得量,路远塞,这不半乖月又过去了,又得去集镇了。”

“孩儿又闹腾地吃小点心,平时只有过年才给买糖果点心花生瓜子之类的小零食,还得兜着藏着点儿,不能全给孩儿发现了。不然,没一眨眼的功夫,孩儿又偷找见,给吃光了,聪明地很!”

(高兴地)“哈哈哈,赵大娘,你可真幽默,孩儿们长身体,嘴馋也是时有的事儿。”

“哟!二姑娘家娃打扮得精干了么。”

“呵呵,你家娃倒也不差些撒,毕竟孩儿们上学,咋地也穿得齐整些儿,红领巾系得整齐点儿,看着机密醋哟点儿,不至于邋遢得什也不得行。”

“咱们家穷些怕甚了,娃儿们好好读书,多用些儿功,将来去大城市上名牌学校去喽,咱也沾些儿光。”

“是了…”

就在大家聊得正敞亮的时候,只见孙义正正赶着一群山羊儿从他们身边穿过。

大家伙儿见了,便纷纷议论了起来。

“家呀…这孙大爷又赶羊儿去呀,每天喊着那山歌儿,害得俺们睡也睡不着觉儿。”

“山坡坡上灰煤面子多,每天去山坡坡里溜一遭,也不知荡了多少灰?”

“是啊…”

“哈哈…”

话音未落,只见孙义正孙大爷猛然朝他们瞥了一眼,然后便说道。

“咋地?赶让你们起来干活儿了哇,晒苞谷了是磨面面了哇,猪儿了牛儿了鸡儿了,不得摘秧秧捣糊糊喂去了?”

“一天懒得死下,送完娃儿去学校念书了,就扒得床上起不来,睡得跟猪儿似的,晒的腌菜谷子,不怕家巧儿给叼喽!”

“再说了,这周围灰煤面子再多,也总不能不去放羊儿了哇,毕竟羊儿不能一直圈着,得多出去走走!”

“羊儿多走走,送得那集镇上,没准能多卖个好价钱呢,哈哈…”

“家呀,这不待完了这些事儿,就忙去呀哇,你这老汉汉一天到晚起得这来早,还喊着那老山歌,也不嫌麻烦!”周围有几个妇女听罢偷偷议论着。

“你们不懂!我这叫锻炼身体,还有那老山歌,你们那会儿又不是没听过,我喊俩嗓子,唱唱山歌那是传承,你们根本就不懂!”

“况且你们没从炕儿上扒起来,我早就赶羊儿去了,现在已经回来了,你们还搁那儿唠叨…”此刻,只见孙大爷孙义正反驳道。

“家呀,孙大爷,你还真是…”孙义正这话说得一旁有的妇女无语了。

(开心地)“哈哈哈哈…”

“行啦,你们该忙得都去吧,别在这儿跟我这糟老头子犟了,哈哈哈…”

“我孙义正就先告辞了…”

伴随着阵阵爽朗的笑声,孙大爷孙义正便赶着羊儿回家去了。

而在周围的妇女们见此情行,便纷纷笑着议论着。

“哈哈哈…”

“这孙大爷这性子,先前他儿子在家的时候还不赶羊儿了,这儿子一走,不知怎地就突然唱起山歌放起羊儿了,真是不解。“

“是啊,这孙大爷脾气就是怪!”

“哈哈哈…”

快乐,总是短暂的,村里的人唠完嗑儿,乐呵了乐呵,便各自忙各自地去了。

而姜少雄,作为这村里的一员,此刻,也从睡梦中醒来,下了炕,正准备洗漱穿校服戴红领巾,吃完早饭,然后去上学。

而他妹妹呢,则也是麻利地穿好衣服,然后一同吃早饭。

“少雄,华妞,奶奶给你们蒸了窝窝头,快起来吃吧。”

“吃完了,还得去上学呢!”

此刻,只见他们的奶奶正一边唤他们起来吃早饭,一边去小厨房里把从大锅灶里蒸好的窝窝头端了出来,然后放在不远处临近大门客厅的小餐桌上。

“哦!知道了,奶奶,我和华妞穿好衣服就过来。”只见姜少雄一边忙得朝餐一桌赶去,一边说道。

“知道啦阿奶,我和哥哥马上就来!”此刻,姜华琳也一边回应着,一边朝客厅小餐桌望去。

在那之后,只见华妞飞速地下了炕,便朝门口小客厅的餐桌跑去。

“哥哥,快过夹吃早饭吧,不然一会儿窝窝头就不好了。”姜华琳一边跑着,一边朝他哥哥姜少雄说道。

“等等我,华妞,你跑得倒也快!”姜少雄穿衣的速度愈发地快了起来。

随后,正当姜少雄赶到餐桌旁时,只见一个老旧黑漆木桌子正中央正放着一个花纹粗瓷盘,而在粗瓷盘中,两个颜色金黄的窝头正冒着阵阵热气。

姜少雄看见这拳头大般的金黄窝窝头,闻见了充满谷物的香气,于是乎,二话不说,连忙用袖子擦了擦手,就要伸手拿来吃。

就在这时…

“少雄,手脏了就抓来吃,也不怕吃坏肚子咯!”

“也不学学你妹妹,洗完手再吃!”奶奶看见了他的脏手,连忙提醒道。

“我知道,奶奶,我这就去洗手…”姜少雄连忙将那盘子里其中一个窝窝头叼在嘴里。

然后,他便跑去一旁角落里的搪瓷水盆准备拿肥皂去洗手。

在一旁刚洗完手正用毛巾擦手的华妞见她哥哥如此急促的样子,便瞥了一眼,然后无语道。

“我说哥哥,再着急也没必要这么着急吧,时间还尚早,一会儿吃完早饭再去学校也不迟。”

“我当然知道,但…但窝窝头太香了,我…我就没忍住。”姜少雄将手洗完,甩了甩手,然后拿下叼在嘴里的窝窝头,放在餐桌上,然后说道。

“行…行啦,哥哥,快吧手擦开净吧,手湿着就抓东西吃,也不嫌脏!”姜华琳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的毛巾递给姜少雄。

“嘿嘿,谢啦。”姜少雄接过毛巾,然后便擦了擦手。

之后,就在姜少雄和姜华琳吃窝窝头时,只见他们的爷爷将两碗热气腾腾的蛋花汤分别放在他们面前的桌面上,然后笑道。

“来,娃儿们,爷爷给你俩冲了鸡蛋,你俩趁热喝。还有小米稀饭,你俩要想喝,爷爷给你们盛。”

“不着急,你们吃完了喝完了,再去一块儿上学也不迟。”

话音刚落,只见姜少雄和姜华琳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知道啦,爷爷。”

话刚说罢,他们的爷爷突然想起了什么,随后便说道。

“哦哟,半个月过去了,家里鸡蛋不够了,等吃咯中午饭赶下午早点儿还得骑二八大扛走土路上镇里买呢。”

(猛然)“哦对了!还给买一筐子洋柿子回来,栏些儿洋柿子酱儿,快到冬天了嘛,调面炒菜、吃蘸尖尖、栲栳栳都能用得到。”

“老婆子,待会儿打点好了娃们,看着他们都走了,再歇下啊,不然我不放心。”

一边说着,他们的爷爷一边看向奶奶。

“行啦行啦,老头子,话说得可好了,一天到晚也没见你真给看过,啥忙,不都是我来做,娃们你看过几天了。”

“每天就知道喂你那几只破鸡破鹅,那几头猪,瞎扫那片小院子,正经家里擦抹打扫,洗衣服的事儿不干,都是我来干了。”

“哎呦,我这把老骨头啊喂…”

“去了记得早点回来,路远,尽量别走夜路,瞎猫碰上死耗子-道儿黑。”

“钱和粮票儿不够了问我要…”

“还有啊,买了洋柿子就不要买多余的菜了。咱家院儿里开的几块儿田种的好多菜呢,要炒菜挑好的摘下来洗干净切片丝儿了在土炕大铁锅,挖点儿猪油炒就行了。”

“地窖里还存着没吃完的菜呢…”

“腌盐菜和酱菜都还多着呢,就不要再买了,本来一大袋子鸡蛋和一大筐洋杮子就多,再带其他东西能拿上了?”

“关键是别把鸡蛋打咯吧,还有你这老骨头,走得急喽猛喽不怕把腰给闪喽,上次刚去镇里诊所给看了,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不行这样吧,我下午叫几个年轻点的后生在村口那儿等你的,或者是去接你去?”

只见老太太一边拿抹布擦抹着,一边说道着。

“知道啦知道啦,老婆姨家的,一天话可多了…”

“我虽然上了年纪了,可劲儿还大着呢!”

“之前那次腰闪了只不过是干农活不小心的,贴几副膏药缓缓就行了。”

“老娘们你可别唤后生们来啊,一天尽给添堵,我一个人来就行了。”爷爷一边一说着,一边朝门口柜台工具箱走去,取了改锥、钳子和扳手,就准备出门了。

吱呀…嘭!

哒哒哒…

只听一声响,伴随着此起彼伏的阵阵脚步声,姜少雄和姜华琳的爷爷便出门去了查看和修理院儿内放着的用了十几年的老自行车了。”

“这老比头子,一天到晚也不知道跟谁闹脾气呢!”奶奶一边擦抹着,一边埋怨着。

而在桌边的姜少雄,此刻也已经吃完了窝窝头,正喝着粗瓷碗里的冲鸡蛋。

只见他抬头朝土黄色墙壁上挂着的全家福看了看,看见了他的爸爸和妈妈,他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于是乎,他便跟他奶奶说道。

“奶奶,话说我爹我娘啥时候回来看我和华妞啊,我想他们了…”

“是啊,阿奶,爹娘啥时候回来,华妞也挺想爹娘的…”姜华琳听她哥哥如此说来,也很疑惑,也扭头朝她奶奶问道。

“不知道,奶奶咋晓得了,你爹你娘这都在外打拼多少年了,也没个音信儿。一年到头也只是有啥大节日了才回来戈瞅瞅你俩,有的时候忙了就过年那会儿才回来的一回,之后就又走啦。”

“倒也是的,忙也最起码用座机给捎个电话儿吧,不行邮封信回来,一天到晚就扎得城里打工,也不知道忙了些啥。”

“自打把你俩给坎这儿了,就是让我和你爷爷照顾,也不回来看看咋样儿了,一点也不负责任!”只见奶奶越说,越在气头儿上。

“哎…”姜少雄一听这话,放下了手里的碗,失落地叹了口气。

姜华琳呢,也是用饱含遗憾的眼神朝他哥哥看了俩眼。

“行啦,一会儿吃完饭喽把校服书包整理好咯就携跟上去学校吧!”奶奶不爽地说道

之后,在几阵叹息声中,姜少雄和姜华琳便吃完早饭,收拾好书包校服,就准备出门上学。

“奶奶,我和华妞走了啊。”

“回来了我们再给打点地瓜秧儿,喂猪吃,也不用奶奶你们操心。”只见姜少雄一边说着,一边朝他奶奶看去。

“哎呦喂,少雄,看瞅瞅你那红领巾,都歪着了,也不和你妹妹学学,给系整齐咯。少先队员娃娃,上学的娃娃了么,也不知道把衣服弄整齐,还得奶奶给打点了。”奶奶见姜少雄衣服乱着,立马便放下手里的活儿,给姜少雄整理校服、红领巾着。

之后,见一切都收拾好了,姜少雄和姜华琳跟他俩的奶奶提醒了一声,便出门上学去了。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

    您已经读完最新一章

    作者大大 酸辣茄子还在努力码字中(๑•̀ω•́)ノ~

    精品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