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我是调查记者:梦想与忧伤知多少
第十三章同学聚会
作者:飞龙九天本章字数:2306更新时间:2023-11-30 11:39:45

回老家,见老同学自然是少不了的了。

只是见到的同学越来越少,考没考上大学成了“三八线”,把昔日同窗截然分开。

没有考上大学在家种地、打工的人,不会主动和我们来往;考上大学在外工作的我们,也不好意思找他们“显摆”。

即使是考上大学的同学,能见到面的人也越来越少,有些忙着自己的事情,有些嫁往外地,有些没有回家过年。

大家就像落叶一样,各自零落天涯。

我一百多位小学、中学同学中,过年能见上一面的只有五六个,见了面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能忆忆往事,聊聊天气,谈谈票子、房子、孩子,似乎我们的世界只剩下票子、房子、孩子。

今年是我们高中同学毕业十周年,老班长半年前就开始策划、组织、联系。

聚会定在大年二十九,家乡县城最好的一家饭店。

六十多位高中同学只来了二十几个,有些男同学包括小爷我带着漂亮老婆或女朋友,有些女同学带着自己孩子,班主任汪老师也应邀出席。

老班长现在已是家乡市的副团委书记,意气风发,前途无量。

作为当时和现在的“最高领导”,他义不容辞地担当起了聚会召集人、主持人的角色。

“尊敬的汪老师,亲爱的各位同学,大家晚上好。很高兴,我们今天在此聚会隆重纪念我们班同学毕业十周年。下面,首先有请我们班主任汪老师讲话,大家欢迎。”老班长主持道。

“同学们好,今天很高兴见到大家。不知不觉,十年时间已经过去了。当初,你们都还是不懂事的孩子,现在你们很多人都有自己的孩子了。我也在去年退休了。我知道,时光在无形中改变了你们很多,有些同学,我都快认不出来了。我只希望,无论同学们外表、身份再怎么变化,也不要遗忘内心深处的理想,不要变得不是自己。我记得,当年上课时,我曾经给你们布置过一个作业,让你们写写自己的理想。我现在还记得一些同学写的理想,何成博,我记得你当初的理想是拿诺贝尔文学奖,现在呢,你的理想是什么?”

“现在,我的理想就是赶快找个老婆,给拿诺贝尔文学奖的人当爹。”何成博说。

大家哄堂大笑。汪老师又问:“庄菲菲,我记得你当年的理想是成为伟大的画家,现在呢?”

“报告老师,现在,我的理想是成为伟大的花家,花钱方面的专家,用最少的钱买到最多的东西。”庄菲菲笑嘻嘻地说。

大家又是大笑。

“孟浩,你呢?我记得你当初的理想是像白求恩那样成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汪老师竟然问起了我。我在老师面前,一向是诚实的好学生,只得硬着头皮如实说道:“老师,这还是我现在的理想。”

大家先是一阵哗然,继而是更猛烈的大笑。

“来,我们大家敬孟浩一杯,向孟浩同志学习。”老班长站起来,举着酒杯。

小爷我很是尴尬,幸亏汪老师帮我解了围。

“有理想并坚持是可贵的,我教学四十余年一心希望培养出社会需要的人才,桃李满天下。今天,看到你们都事业有成,我很欣慰,这一辈子的粉笔灰终于没有白吃。祝你们都前程似锦,心想事成!”

大家都拿起了酒杯,不过二十多个酒杯里有酒的却不超过十个。七八个女同学推说自己从不喝酒,两个男同学说自己正在“封山育林”,还有三个男同学说自己“开车的,现在查得严,不敢喝。”

在县委办公室当副主任的刘青海很不以为然地嚷道:“有什么不敢喝的,尽管喝,有查车的,打电话给我,看谁敢罚?我爸虽不是李刚,可这点面子我还是有的。”

在座的同学的确都事业有成,事业未成的都“自觉”没来。

有十多位在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工作,正襟危坐,谈笑风生,其中三四个还冒出了“将军肚”。

有四人自己当老板,红光满面,声大气粗。

有五位在国企工作,一脸庄重,话不太多。

只有三个同学在私企工作,很不自在,默默喝酒。

大家在改变自己命运的同时似乎也改变了各自的个性,以前内向现在阔了的人夸夸其谈,以前豪爽现在落魄了的人少言寡语。

聊得最多的无非是房子、车子、票子、孩子,你捧我,我敬你。

几个漂亮的女同学盛装浓颜,围着公务员和老板,互相留着联系方式。

老班长正在和原来的“班花”聊得不亦乐乎。

“我当年可一直暗恋你奥。”老班长说。

“那现在呢?还恋吗?”“班花”问。

“恋,一直恋着呢。呵呵。”老班长一边笑着,一边掏出名片递给“班花”,“有什么事给我电话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班花”笑吟吟地收下,放进她的lv包里。

不过她的lv包一看就是仿制的,就像她涂了几层粉的肌肤一样掩饰不住褶皱。

岁月是最大的“摧花辣手”,刚刚十年时间,貌美如花的“班花”已略显老态,曾明眸善睐的眼睛也已暗淡无光。

我没和同学说自己辞职的事,因为我知道,我说了只会被他们不解和笑话。

同学问我最多的就是“升官了吗”,劝我抓紧换个有油水的部门,也都夸我找了个漂亮、端庄的女朋友,催我赶紧结婚。

吃完饭,庄菲菲把吃剩下的菜打包,说是带回去给自己家的狗吃。

几个老板同学抢着买单,刘青海一句话了事,“记在我单位账上。”

大家接着去k歌,唱起了曾经流行的歌曲,《小薇》、《丁香花》、《那些花儿》、《同桌的你》、《上铺的兄弟》……

此刻,大家手牵手,仿佛回到了那个天真无邪、亲密无间的高中时代。

最后,大家不约而同地唱起了《老男孩》:“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任岁月风干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抬头仰望这满天星河,那时候陪伴我的那颗。这里的故事你是否还记得?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改变了我们模样,未曾绽放就要枯萎吗……”不少人唱得泪影婆娑,大家都想起了内心深处被拆掉的梦想。生活就像一把无情刻刀,不仅改变了我们模样,也改变了我们心灵。远大的梦想渐行渐远,逼仄的现实扑面而来,美好的青春一去不返。

同学中有四五个开车来的,有警车,也有宝马、奔驰。

老班长对班花说:“我送你一程吧。”班花笑嘻嘻地推辞一番坐了进去。

也有同学要送我和于雯,被我婉拒了。小爷我堂堂“干部”岂能任人“收容”。

PS: 万水千山总是情,投我一票行不行!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