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少江
姐弟
作者:谨虹本章字数:3009更新时间:2023-11-30 23:01:01

七天前,上谷原,“阿姐,这是什么地方。”一名少年开口道。少年面容清秀,骑着一匹黑马,手持一杆丈二长枪。

“此地是上谷原,离冀州还有一千二百里。”被少年称为阿姐的少女回答道。少女柳眉杏眼面容俊美,脚着一双精美的绣花鞋,手中兵器与少年的兵器一般无二,都是一杆丈二长枪,不同的是少女此时骑的马是棕色的,此外,少女纤细的腰间还别着把匕首。

姐弟二人本是辽西郡一武馆馆主的儿女,犬戎大破辽西郡后下令屠城,姐弟二人的父亲拼死才把姐弟二人送出城,此时正赶往冀州谋取生路。

此时少年望着冀州方向,脸上有些许向往之色道:“一千二百里啊,还有好长好长的路呢。”

少女笑着安慰少年道:“流年,路途虽远,但还有阿姐陪着你呢。”

“是啊,就只剩阿姐陪着我了。”少年心里有些难过地想着。

随后少年收敛起那份难过的心思,转头笑道:“等到了冀州,我要去参军,我要做大将军,我要去把杀害父亲杀害辽西郡父老的犬戎军赶出幽州去,我还要给阿姐找个好夫婿让阿姐有个依靠。”

少年的梦想总是很美好的,可现实的风雨又有多少人能够承受呢。

“傻流年,你就是阿姐最大的依靠啊。”阿姐没有说话,只是温柔的看着弟弟那张天真的脸庞,觉得只要是有弟弟在的地方,那个地方就是她的家。

正午,姐弟二人坐在地上就地休息起来,两人吃着干饼就着水。在辽西郡出逃时情况紧急,来不及带上过多的粮食,此时也已经所剩无几了,两个人看着快要见底的粮食袋心里有些发愁。

少年看着手中的干饼已去大半,默默的把剩下半块干饼收进怀中准备留到下次再吃。刚要把手从怀里抽出来时,少年眼睛看见地面砂土中有些吃干饼时落下的碎屑,少年有些心疼,犹豫了一会还是一粒一粒的捡起来送到了嘴里,碎屑落地难免沾有尘土,少年觉得嘴里有些苦涩。

阿姐看着弟弟苦哈哈的脸有些心疼,便准备把自己剩下的那半块干饼给弟弟,刚要开口,却听见后方传来阵阵马蹄声,两人瞬间感到惊悚,在辽西郡这些马蹄声他们听过太多了,是属于犬戎兵游骑的马蹄声。两人立即抓起一旁的长枪翻身上马准备逃离此地,但身后的游骑却紧追不舍。少年回头朝身后看了一眼,共有五骑,游骑一般五骑为一伍,平时都是一伍同出,极少有单骑出动。上谷原地势广阔,一片平坦,向远处望去可观天地一线极为壮丽,不过此时少年却是没心情停下来好好的看看这道美景,因为半个时辰过去了身后的犬戎游骑依旧如狗皮膏药一般久甩不掉,时不时还会有几支冷箭射来。少年思考片刻后决定放手一搏,再这么下去即使不被追上也会死在冷箭之下。

奔马之上,少年和阿姐对视了一眼,随即勒马停下后提枪朝着后方游骑冲去,十几年的相处两人已经不需要开口提醒了,一个眼神两人就知道对方要做什么。身后的游骑见两人不逃反攻后纷纷举弓对准姐弟二人,五箭齐出,姐弟二人侧身附于马侧躲避箭矢,游骑见弓无效弃弓拔刀试图斩姐弟二人于马下,姐弟二人持枪冲锋,战马相错五骑只剩其三,少年低头看向腹部衣杉,腹部衣杉已破,显露出一道鲜红的口子,鲜红色的口子里泛有黄物,那是少年腹部的脂肪。

“流年。”阿姐面露忧色欲上前搀扶。

“无妨,待处理完剩下这三骑再行处理。”少年忍痛撕开下摆缠于腰间道。

“你二人身怀武艺,可入我军中,荣华富贵唾手可得。”游骑伍长见已损二骑,便起了招揽之心,此举可避免再生事端,亦可及时止损,何乐而不为,可惜的是姐弟似乎并不领情。

“与杀父仇人并行,与兽何异!”阿姐眼神凌厉带有仇恨之色,言毕,与弟弟流年再次提枪冲锋。

游骑伍长见二人性烈便不再言语,爆喝一声冲杀而上,不过这次却不是三骑同时冲杀,而是留下一骑持弓伺机而动。阿姐有所留意,四马相交,阿姐挑游骑伍长于马上后立即后仰躺于马背,一道箭矢从阿姐鼻尖险之又险的飞掠而过,惊的阿姐头冒冷汗,起身后朝弟弟流年那边望去,见弟弟流年已经刺敌于马下便悄悄松了口气。

持弓游骑亲眼目睹游骑伍长被挑于马上后已无再战之心,弃弓策鞭欲逃离此地,阿姐下马取下游骑伍长的弓箭,弯弓搭箭,一箭飞掠正中持弓游骑背心,阿姐见其从马背摔落便持枪上前又捅了一枪。

入夜,姐弟二人找到一处村落歇脚,流年躺在一处民房的土床上,土床生硬,流年躺在上面极为不适,床边不远处燃着火堆,火堆左前侧就是房门,房门简陋兜不住太多的风。阿姐解开流年的身上的衣物观察着腹部的伤口,阿姐皱着眉头心疼道:“伤口在恶化,得出去寻些草药。”

“阿姐,天色已晚,明日再说吧。”流年躺在床上看了眼门外天色,有些担忧地对阿姐说道。

“不行,伤口恶化下去等到明日就麻烦了,你在这好生歇着,我寻到草药便回。”阿姐不容流年拒绝便已出门,出门后,阿姐顺带把门关上深深的看了房门一眼,随后便独自离去。天色昏暗,阿姐并未驾马,只是举着火把在周围山落寻寻觅觅,期间由于天色太暗视线不佳好几次踩空摔倒,一双精美的绣花鞋被擦破开来露出里面两只小巧的脚趾。

阿姐寻找了一夜也不见有草药的身影,此时天色已经微亮,想到受伤的弟弟一个人还在村中不免有些担心便往回赶去。当阿姐回到民房外时却发现原本栓在枯树边的两匹马和马上的两杆长枪已经不翼而飞,房门也在开着,阿姐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进入民房后哪还有流年的身影,流年失踪了。

此后五天里,阿姐在周围一带以及上谷原风餐露宿四处寻找仍是没有任何线索,倒是好几次差点被犬戎游骑发现。在寻找弟弟的第五天时,阿姐遇到了两个少年,一个顶着一副好皮囊,另一个看上去有点呆呆傻傻的,两个少年当时正在小解,看着那个傻傻的少年,阿姐在想弟弟流年此时是不是和眼前的少年一样,身边也有个同龄之人相伴,可若是如此,为何流年不来找自己这个唯一的亲人,想到此处阿姐寻找弟弟的脚步不由的跑的更快了。

寻找流年的第六天,阿姐又回到了那处村落,她想等等看,或许弟弟会突然回来呢。阿姐依旧在那处民房里,躺在土床上,床上残留着有流年的血迹,她想感受下弟弟当时躺在这张床上时到底是什么感受,或许能找到些线索也不一定。阿姐躺在床上闭着眼感到有些昏昏欲睡,半梦半醒之间似乎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阿姐猛然惊醒,“流年!”是流年吗?应该不是,阿姐走出房门,此时的阳光已经非常刺眼,阿姐用手挡了挡,看了一眼天空,“真美啊。”阿姐呢喃道,随后阿姐循着声音寻去,她看到了戏台之上五个人似乎有些剑拔弩张,其中两个人她见过,是那两个少年,阿姐藏好身探出头,她看见那两个少年似乎要被带到什么地方去,看着两个有过一面之缘的少年被带走,阿姐似乎想到什么,流年会不会也是这么被他们带走的。想到这里,阿姐强行按下心里的激动悄悄跟了上去,半个时辰后,阿姐看到他们被带到一处山寨,“流年一定在此处。”阿姐心里默默的想着,可怎么才能进去寻找流年呢,阿姐此时心里有些犯了难,硬闯肯定不行。正当一筹莫展之际,阿姐见对面山上正有几人往这边赶,应该是寨子里的人,阿姐顿时来了主意。阿姐以极快的速度在对面山上那几人下山之前赶到对面那座山的山脚,随后悄悄把腰间的匕首藏在了小腿处,然后作盘腿休息状在几人毕竟之路上等待,果然,那几人上当了,其中一想要动手动脚被阿姐一巴掌拍开了那人的爪子,随后就听另一个人说什么要献给寨主,“寨主?不管了,先进去再说。”阿姐心里暗暗道,过程很顺利,阿姐成功的被绑了进去,她又见到了那两个少年,他们被绑在了两根柱子上。阿姐见到了那个所谓的什么寨主,“明明丑的很,却非得要装什么书生风流,可笑可笑。”阿姐心里暗戳戳的想到,此时那个寨主看阿姐的眼神似乎要把阿姐吃下去似的,阿姐被看的浑身发毛随即瞪了回去,心想“今晚敢动手,我就剁了你的爪子。”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