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在大楚当首富
第七十六章三驾马车6
作者:昨夜黑茶本章字数:2012更新时间:2024-03-04 22:34:49

辛辣的酒味没有感受到,只感觉到甜丝丝的味道。

娘的这并不是烈酒。难怪卢丰和刘邦一个敢对着酒壶喝,一个敢拿大海碗,这是水酒,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果啤,纯纯的饮料。

这个果啤是李长寿提出来的,当时喝了蒸馏酒脑袋疼,便说有果啤就好了。

就在李长寿说了的第二天,酿酒的吴老头就找到李长寿,问李长寿什么是果啤,吴老头不亏是酿酒的行家,这才几天的时间,就让他摸索出了一点点门道。

李长寿看着卢丰和刘邦大口喝酒的时候,心里还在想,至于那么拼命吗?不就是把人绑了吗?就算他老子来了,绑了也就绑了!多大点事,居然用自己命去拼。

蒸馏酒在改进工艺之后,最低的度数在三十,最高的有接近八十的,吴老头想看蒸馏酒的极限,百分之九十浓度的酒精都被他弄出来了。

如果不是李长寿强烈并且僵持的认为,高度酒到七十就够了,吴老头都想拿酒精去卖钱。这又不是生命之源伏特加,百分之九十的酒精是会喝死人的!

孙伯符见到了卢丰和刘邦两人的赔礼行为,心里的怨气其实也没了多少。毕竟,他来的时候没有打招呼,并且冲着众人吆五喝六的,被人当贼抓起来也是他的问题。

加上自己没有报出身份,被抓起来也是他活该。有了认错的态度,孙伯符也就把二人放了过去。

只是李长寿的行为,让孙伯符很不爽,什么玩意,居然就简简单单地一小杯,打发叫花子呢?

全场最大的错就是李长寿,如果不说他要抢自己的目标,至于有这些问题吗?

孙伯符的心里恼火,但有不敢发火,这火压在心里,只能借酒浇愁。孙伯符抓起酒壶,在酒杯中倒了一杯酒,随后,觉得自己这么喝太小家子气。

卢丰和刘邦喝酒的时候都是什么模样,自己和李长寿一样用酒杯,这是男人喝酒的方式?

想到这里,孙伯符更加的觉得应该有大碗,用实际行动来打李长寿的脸,告诉他,他没有资格来管孙家的酒楼。

孙伯符大喊一声:“换大碗!”

卢丰和刘邦对视一眼,眼里都透露着,这小子上当了的坏笑。

李长寿看着卢丰和刘邦眼中的笑意,顿时察觉到了问题,他们两个表现的那么豪迈,说不好就是为了诓骗孙伯符,只怕孙伯符的酒壶里的不是果啤,而是高度酒,至于有多少度就不好说了。

孙伯符的家里是开酒楼的,按照常理来说,孙伯符应该也能喝。卢丰和刘邦给他的酒应该是五十度起步!

饿了一天一夜,喝五十度的酒,还拿大碗!

对于孙伯符的下场,不用多想。只希望不要喝死人就好!

卢丰和刘邦殷勤地为孙伯符拿来了大碗,并且给孙伯符倒酒,把孙伯符当大爷在伺候。

孙伯符也很是享受二人的伺候,这一刻通终于有了当大爷的感觉。孙伯符的眼睛瞥向了长寿,眼中的不屑就快写在脸上了。

孙伯符端起了酒碗,这酒到了鼻尖,顿时孙伯符就觉得出了不对劲。这个酒味太浓烈了,这种酒他是第一次喝,闻也是第一次闻。

孙伯符大声地喊道:“好酒!”

说着,孙伯符就一口喝干了碗中酒!肉眼可见的,孙伯符的脸迅速蹿红,从脖子一路到脸上。

李长寿不用去猜,也明白孙伯符这是咬着牙在忍耐。

毕竟更是孙文台的儿子,就算忍下来了,有了面子,起码也得弄个胃出血!这不好喝孙文台交代。

李长寿走到了孙伯符的面前,冲着孙伯符的胃就是一拳,顿时让孙伯符将胃里的酒吐了出来。

酒意很快上来,孙伯符顿时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李长寿让孙伯符的首先将孙伯符送回了家,自己则和卢丰,刘邦出饭。

吃饭时,李长寿拿过孙伯符的酒壶闻了一下,娘的,李长寿还是嘀咕了卢丰和刘邦的狠心,孙伯符喝的并不是三十度的酒,而是纯粹的酒精。

难怪那么快就上头了!这要是不吐出来,非得把孙伯符弄到胃出血。

李长寿皱起眉头,道:“大哥,二哥,你们这么做过分了吧!虽然不待见这小子,也不至于要他的命啊!这东西是人能喝的?”

卢丰将那壶酒精收了起来,重新拿出了低度的果啤。自家兄弟之间,就没那么多讲究了,啤的白的随意,李长寿不喜欢白酒,喝多了白酒脑子不清楚,他需要一个清醒的脑子想事情。

“兄弟,当哥哥的能害你吗?这小子如果是个老实的,咱也不为难他,可这小子心里带着怨气。他洗澡的时候,哥哥找人在屋外听墙根,这小子,居然一边洗澡一边骂你,说回去就让他老子把你换了!”

刘邦也在这个时候道:“这小子准备用身上被捆绑的痕迹作为证据,说咱们虐待他。今天如果不给这小子一点颜色看看,他真的会小瞧了你我。让他出个丑,丢个人,让他也不敢回家说这么丢人的事!”

李长寿更是无奈的摇头,自己这两个泼皮兄长,真是……

“他毕竟是孙文台的儿子,咱今天的吃喝拉撒都是孙文台出了钱的,他老子出钱,儿子来耍威风,忍一忍就过去了!你们这样欺负他,以后是要结仇的!”

孙伯符是孙文台最出色的儿子,以后是要继承孙家产业的,把他得罪了,以后很可能和我们断了合作!

卢丰哈哈地笑着:“兄弟,你就别那这话吓我了!孙家要是愿意好好合作,咱还能给他一碗饭吃!如果不愿意,以兄弟的手段,加上我们这个酒庄,江城府有的是合作对象。”

刘邦也是道:“就是,以咱们今天的能力,孙家愿意给面子那就好说,不给面子,把他踢开就是!”

李长寿对这两个过河拆桥的人真不知道咋说,毕竟吃着孙家的饭,还把孙家的锅砸了!这不地道,李长做不出来这事。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