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奇闻异事 恐怖灵异 黄泉借皮
第九十八章诈出来的线索
作者:苗棋淼本章字数:3046更新时间:2024-02-28 19:19:02

溪月看向地面之间,地上的人已经变成了两张真人大小的纸片。

溪月本能向后退出两步之后,一阵阴气贴地而来,两张纸人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展开双臂扑向了溪月。

溪月连连倒退之下,从身上抽出烟袋掐在手里,指尖随后点向了烟杆,烟袋在她手指之间连转三圈之后烟斗当中火光顿起。

溪月随之将烟袋戳向了纸人的胸口,火红的烟斗顿时将纸人给烧开了一个窟窿,熊熊火光立刻顺着烫口的边缘蔓延而起,一人多高的纸片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只火团,却还在舞动着双臂向溪月猛扑。

溪月叼着烟袋撒腿奔向了远处的韩老鬼时,背后也出现了一道火红色的狐影。

那道足有溪月半身高矮的火狐,虽然只是一道影子,看上去却犹如实质,它将下巴搭在溪月肩头的一刻,溪月双目带起一丝狐狸般狡黠的凌厉。

溪月几步冲到韩老鬼身边:“鬼爷!”

背对溪月的韩老鬼忽然猛一回身,露出一张满是白发,双眼漆黑的面孔:“你看我是谁!”

溪月也在这个时候抬起了头来:“那你看我是谁?”

“啊——”对方被溪月像是狐狸一样,毛茸茸的面孔吓得惊声后退之间,溪月身上的火狐陡然间暴涨数倍,凌空张口把鬼魂拦腰咬成了两段。没被火狐吞噬掉的那双人腿,向前狂奔数米之后才散做了磷火。

与此同时,从后面追上来的纸片也伸出带火的双手抓向了溪月肩头,溪月头也没回地把手中烟袋甩向身外,围绕溪月飞转的烟袋,将那纸人打成了漫天飞灰之后,再次落回了溪月手里。

溪月背后的狐狸夸奖道:“干得不错,不妄我们五个教了你这么久。”

溪月急声道:“琥珀,鬼爷跑哪儿去了?”

狐狸琥珀打了一个饱嗝才懒洋洋地趴在溪月的肩膀上:“那只老鬼狡猾得很,等一会儿,他就回来了。”

一人一狐正在说话之间,韩老鬼也夹着一张纸卷赶了过来。

算计溪月的人,一共准备了两张纸人,一张已经被溪月给烧成了灰烬。另外一张就夹在韩老鬼胳膊底下。

韩老鬼像是看不见溪月背后的琥珀:“月丫头,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溪月道:“陈九他们不会遇上什么麻烦了吧?”

韩老鬼说道:“陈九,应该是已经暴露了。不然,对方也不会先对我们下手。”

“你先别着急,我们先上望溪山上看看。”

“上山?”溪月下意识地看向了身后的望溪山。

韩老鬼道:“这望溪山肯定有古怪,我们先上去看看。”

溪月跟着韩老鬼往山上走时,琥珀却趴在她肩上说道:“你看,我告诉过你,这老鬼狡猾吧?半间堂那只小狐狸,就是他这只老狐狸教出来的。俩人一脉相承,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事实证明,韩老鬼不仅看不见琥珀,就连琥珀说话,他都听不见。溪月却只需要在心中默念就能跟琥珀沟通。

溪月小声道:“我觉得,陈九还好吧!”

“好个屁!”琥珀骂道:“那只小狐狸,比这个老鬼还狠。要不是我看着,你早被他骗走卖了。”

“那个叶开倒是个忠厚人,不过他身上的桃花也不少。谁嫁给他谁得哭。除非,嫁给他那人,跟小狐狸一样,能算计死他。”

“咦,这老鬼是要打麻将么?”琥珀说着话的工夫,就看韩老鬼走进了一家上了锁的棋牌室。

望溪山这地方有几家棋牌室,夏天的时候非常热闹,冬天却没什么人过来,韩老鬼走进棋牌室的时候,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鬼魂。

韩老鬼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跟那些鬼魂打起了麻将。

琥珀笑道:“这个老鬼倒是有点意思,他是想把人赢个底儿掉,再弄消息么?”

溪月摆弄着烟袋道:“这会不会太慢了?鬼爷,怎么连着打了四个红中,他不胡牌了吗?”

琥珀咬牙切齿的道:“那个老鬼是看见我了!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看我就是不吱声,连打四个红中,是提醒我帮忙!”

“我……”琥珀本来是想说“我就不管”,等她看溪月眼泪汪汪的转过头来,话又变了:“看你那点出息!有你这样的弟子,简直能气死我。”

琥珀眼中闪动着幽光,用只有她和韩老鬼能听见的声音道:“老鬼,你可以放手施为了,这里我帮你撑着。”

这时,跟韩老鬼同桌的鬼魂笑道:“你打四个红中,是不想胡了。”

韩老鬼抬起手来捻着眉毛道:“我这把不仅要胡,还得大胡特胡。”

“东风!”

韩老鬼手里的牌一落地,麻将馆外面狂风大作,飞沙走石,被风掀起来的石子像雨打在墙上,那声音足能让人心里发颤。

屋里的人全都放下了手里的麻将,眼神中带着畏惧地看向了韩老鬼。韩老鬼又拿起两张牌拍在了桌子上:“南风!”

“西风!”

韩老鬼声落之间,室外风声再起,这一次狂风竟然推动着泥土盖住了麻将馆一侧的墙壁,从屋里往外看,只能看见漆黑的泥土像是流水一样在贴着玻璃上下浮动。

韩老鬼捏着一张麻将,似笑非笑地看着一屋子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鬼魂道:“你们说,这把牌是不是我赢了?”

“赢了……您老赢了……”一个胆子大点的鬼魂把纸钱全都推到了韩老鬼面前:“这些都是您老赢的钱。”

韩老鬼笑道:“我不要钱,我来就是问几件事。你们谁是头儿?”

麻将馆的老板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干脆站了出来:“大仙,你想问什么?咱们里间说?”

“行!”韩老鬼大模大样地走进了里间坐了下来。

鬼魂说到底还是人变过来的,死后能在阴间开麻将馆的人,活着的时候必定接触过三教九流,谁是真神,谁在唬人,他一眼就能看出个七七八八。

韩老鬼身上的气度,想要压服一个江湖末流,还不是易如反掌。

麻将馆老板小心翼翼地问道:“大仙,您老有什么吩咐?”

韩老鬼道:“我是想问问,差不多十年前,那四个孩子在望溪山失踪的事情。”

老板摆手道:“这个我可不知道。”

“嗯?”韩老鬼脸色顿时一沉:“你可知道糊弄咱家是什么后果?”

老板被吓得当场跪了下来:“大仙,这事儿,我真不知道啊!别说,我不知道,望溪山上的鬼魂,也没一个人知道。”

“这望溪山上有个蹊跷,就是每逢大事儿,所有鬼魂就全都睡着了。等到那事儿过了我们才能醒。”

老板道:“您老要是不信,可以到外面打听一下。我这麻将馆为什么非得等到十一点半的时候才开,就是因为十一点半之前,山上鬼魂没有一个能睡醒的。”

韩老鬼的眉毛一挑道:“这事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老板回答道:“就是从公交车忽然停在坟地里那时候开始的。”

“过去,还真就没这样。几十年前,我们一睡醒过来就听见外面有不少人在到处地喊人,等我们从坟里伸头一看,就看见坟地里停着不少车,还有人坐在我们的坟头上。你说,这事儿弄得恶不恶心?”

“可是那时候,外面人太多了,我们又不敢出去。等人走了,我们互相打听才知道,我们那时候全都睡着了。”

“后来,我们天天都这样。不到十一点半根本醒不过来。到了十一点半,肯定全都醒。”

“我们估摸着,应该是那个大仙想要在这儿办点什么事儿,不想让人看着,就把我们全都弄睡着了。这事儿,我们谁都不敢多问。也就没谁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了。”

韩老鬼捻着眉毛道:“这倒有点意思!”

“不过,你小子也没说实话。”

老板吓得叫起了撞天屈:“大仙,您老明鉴啊!我要是骗你,就让我灰飞烟灭,不得好死。”

韩老鬼嘿嘿笑道:“你说的是真话,但是,你没把真话说全。你还有事儿瞒着咱家吧?”

韩老鬼说话之间一抬手,屋外的狂风就打起了盘旋,被风卷起的尘土绕着房子飞旋,把整个麻将馆给封了个严严实实。

老板的脸色顿时就变了——韩老鬼封了屋子,这是准备要杀人啊!

老板说道:“大仙,你手下留情,你让我想想。”

“嗯!好好想!”韩老鬼笑道:“我不着急。”

韩老鬼说不着急,身上的杀气却在丝丝外泄,老板吓得瑟瑟发抖,韩老鬼却从溪月包里拿出一根烟:“来,抽上一口。”

老板当时就被吓得打了一个激灵:“不不不……我怎么敢抽您老的烟。”

“老神仙,当年那些孩子走丢的事儿,我约莫着有一个人能知道。”

韩老鬼笑道:“谁知道哇?”

老板说道:“就是收破烂的齐老头,你从望溪山北大门出去往左边一拐,往前走上十多米就能看见一个收破烂的铁片房子,齐老头就住那儿。”

“那老头,可不是一般人,他说不定能知道点事情。”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