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长宁
第四十四章旋涡来了
作者:知白本章字数:3459更新时间:2024-02-12 07:06:00

晓色云开,春随人意。

发随风舞的少年盘膝坐在马车最高处,嘴里哼着一首不知名的民谣,曲调轻快,亦与风和。

马车前后的蹄声都很急,这可能是每一名骑士都有的梦,成为风,超越风。

刑部主事典从年路过马车的时候,再次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双目然后指向叶无坷。

从未有过回应的少年,在这一刻朝着典从年比了个心。

老典杀气腾腾的眼神都僵硬了一下,少年的回应给他整不会了。

可他终究还是杀意太重,不宣泄就会憋得难受,杀意凌厉,憋着伤己。

“你活着到长安就会让很多该死的人死不了,让很多不该死的人去死。”

典从年第一次如此露骨的说出他的想法,经过昨夜之事后似乎他对书院的顾忌都已经放下不顾了。

“该死的人一定要死,不该死的一个都不能死。”

典从年说。

然后催马向前。

可谁又是该死的人呢?

少年坐在马车顶上想着这个问题,人生下来是为了生,哪有一个生下来就是为了死的?

父母予之命,他人岂可轻取?

那个叫宋公亭的年轻人在典从年身后跟着,路过叶无坷身边的时候丝毫也不吝啬他的厌恶,恶狠狠的看了叶无坷一眼,这一眼骂的很脏。

就在这时候叶无坷看到稍稍有些胖的关大人费劲的爬上来,这个为了帝国的荣誉而长年在外的外交官员像是快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仅仅是爬上来,气喘吁吁。

“距离长安不足三百里了。”

关外月挨着叶无坷坐好,不忘将自己的衣袍整理的平整舒展。

他说:“高姑娘让我在半路接你一下......”

他依然喘着粗气,所以语气有些懊恼:“当然不是因为我能打......是因为,我从东韩回来。”

这位鸿胪寺的七品知事郎是大宁常驻东韩国的使臣,他回来了,接替他去东韩的是六万战兵。

“我虽然只是个七品知事,哪怕是在鸿胪寺常驻在各国的使臣之中级别也是最低的......可我品级再低,代表的也是大宁。”

他说到这看向叶无坷问道:“这些话,你应该能听懂?每个出现在你去长安路上的人,都有自己的使命......只是,未必相同。”

叶无坷刚要回应,关外月摇了摇头示意他不必回应。

“你真的很该死啊,这世上真的很少有你这样正反都该死的人。”

关外月说。

这是今天第二个说叶无坷该死的人,而且明显是立场不同的两个人。

叶无坷很清楚为何是这样,想证明陆吾他们乃至于陆吾的父辈们被东韩收买的那些人,如果不能让叶无坷证明这些,那叶无坷就得死。

想保护陆吾父亲他们的那批人对于叶无坷的态度也一样不稳定,他们希望叶无坷来证明陆吾等人的清白,但他们也深知一件事......陆吾他们真的去了渤海。

他们去渤海抓回了渤海国君和两位皇子,这对于大宁出兵来说当然有巨大的意义。

可在他们去渤海的时候死了整整一队廷尉府的暗谍,而且传闻这一队暗谍查到了什么秘密。

所以现在无法说清楚,到底是谁更希望叶无坷死。

想扳倒陆吾父辈那一批人的人,似乎更希望叶无坷能活着到长安,他们甚至无需逼迫叶无坷说谎,只需让叶无坷证明陆吾他们偷偷去了渤海即可。

可是,这一点何须证明?回过长安的高清澄,不会隐瞒。

这其中还有个关键处叶无坷没想明白......那就是杀东韩大将军尹穗的过程似乎过于顺利。

尹穗完全可以待在他的大营里不出来,那样的话想杀他比登天还难。

参与了这些事的叶无坷却完全看不懂,他就在这些事里但又被蒙在鼓里。

“长安三百里......”

关外月拍了拍叶无坷的肩膀:“群魔乱舞,你会大开眼界。”

叶无坷点了点头:“多谢大人提醒。”

关外月笑道:“我很喜欢你,你的性格是那么适合来鸿胪寺做事,如果可以的话,你不死多好。”

这句话好像就给叶无坷写了人生的结语......死的可惜。

他最后提醒了叶无坷一句:“别太相信别人的话,立场这种事......总是没人能说的太清楚,包括我自己在内,我都不知道我会站在什么立场。”

说完这句话后关外月就笨拙的爬下车顶,叶无坷想扶他却被他拒绝。

一个常驻在大宁之外还必须完全代表大宁尊严的人,习惯了不随意接受别人的帮助。

哪怕看起来他真的很笨拙,往下爬的时候硕大的腚朝着天空,这样的姿势让叶无坷莫名其妙笑起来,因为他脑海里有句话冒出来就收不回去。

关大人,朝天翻了一个屁眼儿。

又走了半日之后,马车进了肃顺县,如今这已在京畿道内,所以处处看起来都显得那么悠然有序,春和景明。

肃顺还是佑安郡的郡府所在,才进城,刑部主事典从年,鸿胪寺知事关外月,还有御史右台行使赵康就被府堂范周担盛情邀请去了府衙。

当然,书院教习沐山色也在受邀之列,但沐山色拒绝的很干脆直接......喝酒不解愁,我要去青楼。

这位先生完全不在乎他的言行举止会给书院带来什么影响,在他的人生中排在前两位的也绝非教书育人。

而是搞钱泡妞。

大人们都去赴宴,先生带他二弟要去赴淹。

临行之前他问叶无坷要不要去见见世面,还说去青楼是要紧的事,叶无坷笑了笑回应:“我也有很要紧的事做。”

在这些人都离开之后,好像一下子就安静了不少。

所以这一刻,叶无坷就知道进长安之前的最大的一次危险即将到来。

师父苗新秀都敏锐的察觉到了这里危机四伏,所以劝叶无坷不要离开官驿。

叶无坷却没有听师父的话,招呼大奎二奎收拾好东西就朝着肃顺城里最繁华的地方走去。

他出门前交代师父一定要守着阿爷,不要走出官驿半步。

苗新秀问他,为何非要去?

叶无坷说,没有为何,只是该去。

苗新秀说你也看得出来,今日怕是要有凶险,留在官驿,才最稳妥。

叶无坷知道师父说的对,可少年心中有个信念永远不会崩塌,永远排在前列......对的,就是对的,对的就要坚持。

他说过,要把陆吾他们的事一路说到长安去。

从大慈悲山走到肃顺历经近两月,早已春暖,眉清目秀的少年特意换上了一身长衫,仔细将长发束好,清清爽爽,干干净净去赴这人间一场必然聚齐了牛鬼蛇神的宴。

他选了一家生意极好的茶楼,客气的问了问需不需要能说书的先生,掌柜的上下打量着他,最终因为这少年如春风和煦的样貌而请他进门。

这世上实在是少见这般女客必然会喜欢,男客也一定不讨厌的少年郎。

但少年不进门,而是在茶楼门口让大奎摆了个桌子,啪一声敲了醒目,未说,眼微红。

“我家在东北边疆的大慈悲山下,是个叫无事村的小村子,没读过书,很土气,以前去过最远的地方是离无事村几十里的双山镇。”

少年朗声开嗓,没有什么定场诗。

“我没有见过绫罗绸缎,没有见过高楼广厦,无事村里的人躲战乱几十年都不敢出门,更不知道外边的世界已经这么美了。”

“我这样一个村里人,是家里翻箱倒柜也找不出几个钱的出身,除了过年能吃些白面馍馍之外,一年四季吃的都是粗面,我现在这件衣服是借来的,因为我的衣服都是补丁压着补丁,可这样的我,却有三位义父,一位是侯爵,一位是侯爵,还有一位也是侯爵。”

旁边的一位客人忍不住笑起来:“我当是什么稀奇故事,原来只是吹牛皮。”

叶无坷说:“我敢说,你敢查吗?”

那大哥哼了一声:“你敢说我就敢查,你敢编就不怕死?”

叶无坷道:“一位是晋城候陆昭南,一位是永新候徐正,一位是方城候谢焕然!”

众人全都惊了。

如此点名道姓的报出是谁,这少年当真是疯了不成?

可毫无疑问,叶无坷成功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

有个围观的人大声喊道:“我现在就去报官,你敢不逃吗?”

叶无坷不回应,继续讲他的故事。

又有人喊:“你若真有那几位义父,你还能落魄到这里说书?”

更有人笑道:“这说书的倒是有些新奇,头一回听到如此开场的。”

大奎掐着腰一跺脚,瓮声瓮气的喊:“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一听要钱,围观的人就要散去。

二奎也学着大哥的样子一跺脚:“我有钱!”

然后一把一把的往外洒着铜钱:“都给老子听!”

刚才说话那汉子都懵了:“怎么个事儿?这非但开场新奇,连捧场也新奇啊......”

不到半个时辰之后,一位师爷打扮的人就急匆匆的走到府治范周担身后,他压低声音说了几句什么,范周担的脸色随即有稍许变化。

但他却笑了笑说道:“如此小事,该谁去管去管一下就是了。”

那师爷得了令,急匆匆又走了。

那人才走,原本就板着个脸的典从年猛然起身:“今日有些不舒服,范大人,这酒我不能再喝了,告辞。”

说完起身离席。

赵康见他起身也随之起身:“我也有些不舒服,也告辞了。”

典从年怒视他:“你哪里不舒服?”

赵康微笑面对:“你哪里不舒服,我就哪里不舒服。”

关外月轻轻敲着桌面打拍子,还没喝倒像是有三分醉了,眼神迷离,脸色微红。

而在青楼靠着面貌学识以及书院教习身份而成功进了花魁闺房的沐山色,答应了花魁求一副墨宝的请求。

他让花魁躺好,轻轻撩起纱裙,裙边卷至腿根,两条笔直修长又白嫩到发光的长腿,展现眼前。

先生左手拎着酒壶,右手握笔,一口酒,一落笔,快意潇洒。

笔尖在光滑的腿上轻轻游走,左腿上写了一个格字,右腿上写了一个局字。

先生示意花魁姑娘格局大些,他一本正经肃穆凛然:“请你相信我,我今日不是快,是真的急。”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