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蜃邦党徒——奥斯蒂利亚共和国政坛见闻录
第七章 躁动
作者:常鉴秦本章字数:5939更新时间:2024-03-04 08:00:00

很幸运,几日前的大雪造成的负面影响很快就被消除了。这多亏了沃尔夫堡警局的警员们辛苦的工作,汉克想。此前,当雪灾降临之时,沃尔夫堡警察局的局长下达了命令,把所有的警员(包括正在出差的和正在休假的)都派上了第一线,一波人指挥交通,一波人帮着环卫部门清扫积雪,另一波人休息,三班倒,成功地化解了这次大雪危机。真是个识时务的年轻人啊,汉克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局长的那张脸。

威尔克特此时也松了一口气。因为大雪的缘故,沃尔夫堡的对外交通曾一度中断了几个钟头,这可把他急坏了。如果高速公路和火车站都被封闭了,那么他呕心沥血搞出来的冰雕和烟火秀的烟火要如何才能运入城中呢?为此,他亲自驱车(因为他嫌弃新来的司机开车太慢,殊不知对方是为了在结冰的路上开得更稳而有意为之)跑到环境卫生总局,又亲自驱车跑到各处除雪作业的现场去“指导工作”。在这两天里,从市环卫局的局长到随便一个普通的铲雪工,都有可能在身边看到他焦急的面容;从十三号高速公路的收费站到沃尔夫堡国际机场的跑道上,随处都有可能听到他歇斯底里的怒吼。——他还指望着能靠这次庆典的成功来消除梅瑟马赫那个笨蛋给他带来的负面影响。

梅瑟马赫此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事情似乎有点不太对劲。现在已经是十一月十八号了,可是不但前面几天的内阁会议没有通知自己去参加,这两天“国庆献礼委员会”的会议也没有叫他。明明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办!梅瑟马赫忿忿地想着。而且自己只用了两天就搞到了二十车冰,比威尔克特要求的时间短了三分之一!可是威尔克特不仅没有称赞他的效率,甚至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梅瑟马赫越想越气。

“一定是他嫉妒我的能力!”梅瑟马赫一巴掌拍在了办公桌上。“得找他理论理论!”梅瑟马赫费力地撑起了他那庞大的身躯,可突然一瞬间,他又坐下了。他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了笑容。一条“妙计”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在博多夫披萨饼店那张熟悉的桌子边上,瑞蒙德正坐在那里享用着他的午餐——奶油培根意大利面。

罗马,真不愧是欧洲的文明之源,瑞蒙德想,即便与沃尔夫堡只有几百公里的距离,可是这食物光在滋味上就甩开了奥斯蒂利亚百倍的距离。也许等退休之后可以搬到那里去,反正意大利语也不难学。当然,前提是等他退休的时候意大利还没有被苏联,或是美国的核弹炸平。想着想着,他的目光落到了放在桌上的报表上。

苏联,嗯……苏联工程队……这个词突然从他的头脑中划过,使得他不由地停下了手中的刀叉。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也许该多准备一条退路?不过,即便这事真的被抖出来,他也有足够多的说辞可以搪塞过去,而且上面还挑不出什么错来。实在不行,还有威尔克特来担待呢。至于汉克,瑞蒙德又往嘴里送入了一口食物,相信他会有办法的,不过,如果真出现了最坏的情况,那也就只好委屈他一下喽。

“那家伙叫什么来着?”汉克一边翻着公文包里的档案,一边喃喃地念叨着。“施特劳斯什么来着……啊,在这儿……”施特劳斯·扬格,1943年生,现任沃尔夫堡警察局局长……一个前途光明的年轻人。汉克想。此时他正坐在他的车里,向着党部大楼飞驰而去。今天是这一届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第一次例会,而汉克即将在这次会议上第一次领受到这帮“老家伙”们的厉害。

当汉克的专车驶过总统府的大门时,梅里尔夫人正扶着额头斜靠在办公室的的沙发上,在她的面前站着两个人。一个身材矮胖,头发稀疏,穿着一套略显宽松的棕色三件套西服,戴着银丝边的眼镜,胸前别着党徽。此人正是前文所提到的党鞭——道德委员会检查长欧文·勒克莱尔先生。另一人长得就像一个瘦版(当然,只是瘦了一点)的鲁谟克斯先生。他除了不戴眼镜和长了一头天然的黑卷发之外简直和鲁谟克斯长得一模一样。此人则是担任奥斯蒂利亚国防军总参谋长的莫菲斯特·迪特里希大将。

三人之间刚刚发生了一点小小的争执。尽管大将先生进入总统办公前就已经把手枪交了出去,但面对欧文的质问,他还是没能忍住作出一个掏枪的动作。这可把总统女士都吓到了,欧文恶狠狠地盯着大将,用他那南部地区特有的口音大叫“你是想毙了偶(我)?你最好是想把偶毙了!”。大将也醒悟到自己的造次,忙不迭地解释道,这全都是由于自己武官出身的粗鲁作风,希望两位不要介意。

此时,总统夫人正一边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边烦闷地在心里咒骂着威尔克特。魏格纳的门徒被短暂放离于核心,尽管这出自魏格纳的首肯,但不明真相者以及威尔克特本人的大嘴巴,使得事情往另一个方向偏移:人们怀疑,这是总统对党主席的一次攻击,以报复国家党拒绝承认她应该得到党主席的头衔与领袖地位。

串联正在暗中进行,议会斗争马上就会拉开序幕。不少党员把她看作叛徒,反对派们跃跃欲试,恨不得下一秒就一拥上前,把她撕个粉碎。

“很多人见不得我坐在这个位置上”,梅里尔夫人感到了悲哀。敌人在暗戳戳地打量她的死穴,而她却像个盲人一样、看不清箭矢发出的方向。这未必全是坏事,另一方面,“魏格纳的斗兽犬”在庆典这件事上折戟,留下一段宝贵的可以被填补的权力真空。

水虽将沸,未必不能把它搅浑。

时机大好!

想到这里,总统女士总算知道她现在迫切需要的东西。

她现在需要一个新的、可以靠得住的合作伙伴。

说道鲁谟克斯,他现在正坐在国家歌剧院三层的包厢里,全神贯注地欣赏着歌剧《浮士德》中男主演那美妙的歌喉,全然不知奥斯蒂利亚的政坛即将会发生怎样的震动。而且还有另一件他不知道的事情:就在他正下方的包厢里,蔡司正在与托德·古斯塔夫,奥斯蒂利亚共和国的外交部长低声交谈着。我们这位绰号“镜头”的报社主编就好像一条闻到了三十公里外的一丝血腥味的敏锐的鲨鱼一般,做好了品尝一大块美味的鲜肉的准备。

汉克迈步走进了党主席的办公室——前文已经说过,国家安全委员委员长的头衔目前属于魏格纳先生——看到大家都已经到齐了。

办公室里,除了他本人和魏格纳先生之外,还坐着两名男子。坐在魏格纳先生左手边那个穿着一身湖蓝色军服,短脸方下巴,面容清瘦,头发斑白,两只眼睛似乎没在看着同一处的老人,是现任国家安全委员副委员长、国家党副主席、奥斯蒂利亚国防军总后勤部长的卡尔·冯·舍尔纳元帅。坐在魏格纳右手边背靠窗户的位置,长着一张瘦脸和与之不太相称的厚嘴唇的,则是现任国家安全委员兼国民议会议长的马克斯·维塞尔。

值得一提的是,舍尔纳元帅是现在还在党内担任职务的为数不多的二战时就已经担任指挥官的将领。他的眼睛在战争中曾经受过很严重的伤。事实上,他那只似乎总在看着正前方的眼睛是一只假眼,另一只才是真的。

“请坐”魏格纳先生指着办公桌对面的一把空的转椅说道。这把椅子放置的位置十分精妙,坐在这里你可以同时将三位并没有靠得很近的大人物同时收入视线中,仿佛你不是来这里开会的,而是来接受质询的。汉克感到很不舒服。

会议进展得十分流畅。魏格纳先生先是询问了汉克在过去的一周对内务部的熟悉和了解情况,之后又对未来一段时间内国家安全工作的总战略做了部署。再然后,又由汉克做了一场简短的报告,旨在说明他在部门结构调整上的一些构想和方案。

“我认为,”汉克说,“现在的政府纪律检查总局似乎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他左手拿着自己早已写好的方案概要,右手搭在膝盖上。

“毕竟,从党内角度来说,纪律检查的工作与党鞭的工作是基本重合的,而从政府的角度来看,我们的政治保卫局本来就有着反贪污腐败的职能。所以,我建议我们把上述两局合并,将政府纪律检查总局并入政治保卫局。这样可以大大地精简我们部门的机构,并且,据我估算,每年至少可以节省七百万马克的经费开支。”

维塞尔先生颇为赞许地点了点头,而舍尔纳元帅则一言不发地呆坐在那里,眼睛似乎正看着窗外的白云(实际上,除了他自己之外,谁也不知道他在看哪儿,如果你以为他正看着别处,可千万不要大意,因为也许此时他真正的目光正死死地盯着你心灵的窗户)。

魏格纳先生开口说道:“听起来不错。省下来的钱刚好可以用来更新我们的装备。”他看向舍尔纳元帅,老元帅沉默地点了点头。“同时,也可以投入到人员的训练上去……对吧。”他又看向马克斯。

“确实。”马克斯表达了认可。

“还有,”汉克接着说道,“原来的政府纪律检查总局办公楼(他们过去甚至有一栋独属于自己的办公楼,而不是像宪兵总局那样和内务部同在一栋楼里办公!),我估算了一下,在合并之后,我们大概能裁撤掉8000人职员。而那栋楼平日里所能容纳的办公者也没有比这多出多少。”

“所以呢?”

“所以,我认为我们可以把它拍卖掉。当然,前提是把楼里所有的设备和资料都撤走的情况下。”

“这栋楼内存放了大量的秘密资料,不光是政府纪律检查总局的,还有一部分政治保卫局和国家情报总局的,”马克斯插话了,“而且这栋楼是按特殊要求特殊设计的,在设计上来说也不符合一般的写字楼或者公寓的标准,我认为它不适合拍卖。”

“那么先把它改造到合乎标准呢?”魏格纳先生问道,宽大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那样成本太高了。”马克斯回答道。

“那么,如果直接拆了它,然后把这片土地卖给开发商呢?”汉克问道。

“也不合适。这楼刚刚建成不到十年,比‘古特奥森百货大楼’还要新,如果就这么拆了它,媒体一定会抨击我们过于铺张浪费,那就得不偿失了。”魏格纳先生说,“更何况,我们建这栋楼时花的钱比这次精简机构省下来的要多多了。”

“那不如,”汉克又说道,“不如我们索性把它改造成专门的内务部资料馆?”

“我看行。”马克斯答道。舍尔纳元帅也点了点头。

“务必要找一支足够可靠的队伍来进行这项工程。”老元帅终于发话了。

“那么,找谁来干呢?”汉克追问道,同时,他已经开始在脑海中检索起了国内那些建筑商的名字。

“这个你来定,只要足够可靠又技术过硬就可以。预算的问题你不用操心。”魏格纳先生看着汉克。“当然,苏联人肯定不行。”魏格纳先生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语气虽然很轻松,但脸上却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笑意。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汉克的脸,汉克直感觉脊背上一阵阵地发寒,喉头似有一口气堵住喘不上来。

巧合?不,在这些大人物嘴里的每一句玩笑都不存在巧合。事情终究败露了,现在没有时间去追究到底是机场的漏洞、还是自己老同学的疏忽,党主席的话只是在告诉自己“你的小辫子被我抓住喽”。汉克肯定,这件事情就像威尔克特那次一样,魏格纳绝对有一份关于施工队事件的证据档案。该死的!瑞蒙德的部门早就被渗透得透透的,用“筛子”去形容商务部都是夸赞了,汉克咬牙,恨自己早该想到这一点的。

“我小看这头‘从迪纳拉山里走出的白狼’了,见鬼!我怎么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是哪个混蛋跟我说党主席和空架子差不多了,我一定要宰了他,把他的头撕下来挂在党部大楼上示众!”汉克的后槽牙都快被咬碎了,不满的情绪被狠狠压制,他低下头,避免让别人看到他好似要吃了人的目光。

“那么,散会吧。”魏格纳先生轻松地说。

汉克慢吞吞地朝着停车场走去。他正努力地使自己的步态和姿势看起来自然一些。尽管大厦内暖气开得很足,但他还是感到一阵又一阵的寒冷。手上只装了几份文件的公文包仿佛有千斤之重,走廊和大厅里那些擦肩而过的人仿佛都在盯着自己。他只想赶紧逃出去。

得赶紧找瑞蒙德……给他打个电话……不,不行……还是得去餐厅找他……对,得当面跟他说明白……现在几点了?汉克一边努力捋顺他凌乱的思绪,一边朝着大门的方向挪动着。

汉克失魂落魄地逃进了停车场,径直地爬进了车的后座,然后他看到了鲁谟克斯先生那张惊诧的脸。有那么一瞬间,汉克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要凝固了。他愣愣地盯着鲁谟克斯,双手还抱着自己的公文包。鲁谟克斯也愣愣地盯着他,手上还保持着系围巾的动作。这时,汉克突然透过车窗注意到,在不远处停着的一辆黑色凯迪拉克轿车旁,约翰正扶着敞开的车后门望着这边,脸上挂着和鲁谟克斯相同的表情。

他上错车了。

“有……什么事吗?”鲁谟克斯缓了半晌,才吐出这么句话来。他的手还攥着围巾僵在半空中,很显然这位刚刚欣赏完歌剧的大员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你的车……不错。”汉克脑筋飞转,但也只是吐出了这么句让人啼笑皆非的话,说罢,他头也不回地窜回到自己的车里去了。

鲁谟克斯先生攥着围巾的手依然僵在半空中。恐怕以他的头脑要理解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还得再多花些时间吧。

国庆节的庆典在鲁谟克斯先生洪亮又优美的宣告声中开幕了。盛大的烟火秀点亮了沃尔夫堡的夜空,精美的冰雕在五彩斑斓的聚光灯的映照下分外的美丽。庆典的主会场就设在国民议会门前的大广场上,整个会场就像一个无与伦比的嘉年华,数万名沃尔夫堡的市民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在其中往来穿梭,歌舞表演的音乐声、烟花的爆裂声、游客的欢笑声、商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真是好不热闹。

在国民议会大厦三楼的大阳台上,总统、党主席以及一众高级官员全部现身,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真挚的笑容。少有的诚挚,可以看出每个人发自内心的喜悦。尽管有些人的喜悦并不很多。

与民同乐,这是奥斯蒂利亚政府高层传承多年的优良传统。如果你当时就在庆典的现场,那么你可以看到,在那大阳台上的一众高官的第一排,鲁谟克斯先生——庆典的主持人——就站在正中间的话筒面前。在他的左手边,站着总统梅里尔夫人,而在他的右手边则站着党主席魏格纳先生。在总统的左手边依次站着总参谋长莫菲斯特·迪特里希、党鞭欧文·勒克莱尔、商务部长瑞蒙德·汉密尔顿、宣传部长威尔克特·舒尔茨和议长马克斯·维塞尔;在党主席的右手边,则依次站着外交部长托德·古斯塔夫、劳工部长霍斯特·冯·沃尔夫堡、国家党绩效考核委员会委员长扎克·絮歇、内务部长汉克·艾格哈特和总后勤部长卡尔·冯·舍尔纳。

相机与灯光都在闪烁,烟火把黑夜映得通红。首都沃尔夫堡的群众们早就等不及“那个大胖子”(指鲁谟克斯)讲完他那些正确的废话,孩子们与父母已经在围绕着冰雕玩捉迷藏了。

官员们则一副毕恭毕尽的模样,低头聆听最高领导层的垂训。这似曾相识的景象也感染了不少人,以至于现场的一位老人——不知道是不是犯了痴呆病——突然站起来高举双手,嘴里大喊“皇帝万岁!上帝的荣光照耀着他和他的大臣们!”。鲁谟克斯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祝词”搅得停顿了一下,在比常人慢半拍的反应过后,他才想起来要接着把稿子念下去。

魏格纳皱了下眉头,不动声色地给汉克使了个眼色。汉克没有理会身后的部长们努力憋笑的神情,隐晦地对着场内的暗哨打了个手势。一轮更加绚丽的烟火被点燃,短暂吸引了记者和观众们的注意,这才留给特勤时间,迅速将那位可怜的老人家请了下去。

尽管有这么一段小插曲,但节日的氛围好歹也被烘托了出来。细心的记者们在清点大阳台上观礼的高官时,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梅瑟马赫先生——这位新晋的内阁阁员——没有出现在大阳台上,这倒是不太符合奥斯蒂利亚的传统。

庆典办得相当成功,欢庆的人群久久不愿散去。等汉克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中时,已经是夜里两点钟了。他才刚睡下,电话铃声便如催魂铃一般骤然响起。

“部长先生!”是秘书的声音,“出事了!”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