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蜃邦党徒——奥斯蒂利亚共和国政坛见闻录
第九章 嫁祸红颜
作者:常鉴秦本章字数:5298更新时间:2024-03-06 08:00:00

尽管被拖到了走廊里,威尔克特仍在高声叫骂着,声音之大,以至于党主席的办公室里都能隐约听见。不过在场的大员们除了瑞蒙德正饶有兴致地侧耳听着这令人心情愉悦的咆哮声外,根本没人有心情搭理他。

当然,瑞蒙德也知道这样一场暴动必然会对奥斯蒂利亚的对外贸易造成不小的影响,但是自从上次威尔克特搅黄了一大桩对美国的进出口贸易后,瑞蒙德就总想看威尔克特出丑——当然,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等以后有机会咱们再说。

尽管事态目前已经得到了控制,但是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对于这帮“没良心的”(全世界的人们对政客们的一致评价)来说,这场动荡给奥斯蒂利亚这个国家带来的破坏完全不值得一提。而他们的政治生涯会不会因此而遭受到什么不利影响,这才是他们最为关心的事情。毕竟,被打伤的人可以治好,被烧毁的楼可以重建,被摧毁的财物可以再买,甚至选票丢了,都可以再想办法骗回来,而一旦一个政客被他的同僚和上司们认定为了“六个九”人,那么他的政治生涯恐怕就要画上一个休止符了。

欧洲的政客们只会在媒体上表演自己的怜悯,除此之外,那丰富的感情只不过是一层伪装。无知的人们真的以为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会为他们的不幸而落泪,但实际上,他们更在乎自己的狩猎小屋和豪华办公室。1938年的张伯伦根本不会为欧洲大陆人民滴下眼泪,1996年的米洛舍维奇在记者面前哭了一会,旋即就下令军队屠杀。物质世界的损失在他们看来也会因为之后的高速发展而被弥补,就像战后的日本领导层那样,“别管京都的废墟,我们还是讨论下一步的经济计划吧。”

他们急迫地需要找到什么办法来转移民众的视线。

蔡司也是这么想的。

这位经验丰富、见多识广又嗅觉敏锐的记者在暴动伊始便精确地预测到了奥斯蒂利亚政府的每一个动作。他了解奥斯蒂利亚的国家党政府,甚于他了解他的父亲。

此时,他正坐在办公室里,手上抓着厚厚的一沓纸牌。这纸牌的样子看起来和扑克牌很像,数量上却要多得多,远不止54张。每一张上都贴着一位奥斯蒂利亚当下极富盛名的明星的照片——演艺界的、歌唱界的、体育界的,甚至是一些著名的学者都有。在纸牌的背面,则写着此人的诸如姓名、年龄等信息以及他们身上的一些有趣又致命的秘密。

蔡司一边翻着这一沓纸牌,一张一张地读着上面的信息,一边在心中盘算着这回又是哪个倒霉蛋要被拉出来给上面的那些大人物当干扰弹。到目前为止,这副牌快被他翻完,但还没有一个人入的了他的法眼。“真应该把另一套也拿过来。”他有些惋惜。

翻着翻着,他的动作在一张印着一位当红女明星的卡片前停了下来。“爱娃·佩希特,1958年3月生,德意志人。·七十年代期间曾参与嬉皮士运动。·走私、贩卖和吸食大麻。·与多人传出绯闻。·超速被捕后贿赂警官。”

“没有可靠的政治背景、没有显赫的高官姘头、没有能拿得出手的荣誉……甚至不是在奥斯蒂利亚出生的,这位小姐只有一连串的刑事记录。”

蔡司看着这张卡片,一种强烈的预感涌上心头,直觉告诉他,就是这个人了。

汉克此时所作的事情和蔡司差不多。

此时的党主席办公室里,几位高官们正以桌上的电视机为圆心,或站或坐地围成了一个扇形。汉克正坐在党主席办公室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个遥控器,对着电视一通按。

电视上没有再播放威尔克特那令人捧腹的画面,而是随着汉克手上的动作闪过了一张又一张奥斯蒂利亚当下极富盛名的明星的照片。

一个接一个的明星被人们围观挑选,简直像东亚国家的皇帝在选妃。

几位大员正在对着每一张照片挨个儿讨论着此人身上那些有趣又致命的秘密,评判着到底谁更适合作为这一次被抛弃的烟雾弹。其中最有发言权的当属身为全国文娱委员会委员长的鲁谟克斯、身为内务部长的汉克以及身为党鞭的勒克莱尔了。

“他怎么样?”魏格纳先生指着电视上一名面容俊秀的当红小生说道。由于在这方面过于缺乏了解,魏格纳先生甚至连他的名字都叫不出来。

“不合适。”鲁谟克斯先生这回倒是反应得挺快,“他身上的绯闻确实不多,丢出去没什么效果。”能让他以这么快的反应说出这么流利的一句话来,可见他在这方面确实是了如指掌。

“那么她呢?”魏格纳先生又指着一位女星问道。

“也不好。”欧文·勒克莱尔用他那古怪的口音回答,“她是短跑四(世)界冠军,过去一直拿她当全民榜样来宣传的。如果把她推粗(出)去,媒体会指责政府的失察,那样就有点用力过猛了。”党鞭先生还在捋他的头发,“而且,那样的话,偶(我)们的国家信誉也会受损。”

“为什么?”一言不发的总统终于说话了,“她有什么黑料?”

“偷税漏税和滥用兴奋剂。”汉克左手托腮,漫不经心地答道。

“差点儿意思。”魏格纳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就像食客在评价菜品一样。

一张又一张的照片从屏幕上划过,汉克一边审视着那些大名鼎鼎的面孔,一边在自己脑海中的档案库里找寻着他所看到的每一个人的资料。忽然,他在一张面孔出现后猛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那是一个年轻又美丽的女子。

“爱娃·佩希特,我看她就不错。”汉克用胳膊肘捅了一下身边的欧文,说道。欧文认可地点了点头。

“我记得她吸过大麻,”鲁谟克斯转过头对党主席和总统说道,“还有不少绯闻。”

“更何况她还贿赂过政府的工作人员。”汉克补充说,“这可是重罪。比参加嬉皮士和抽大麻可重多了。”

魏格纳终于露出笑容,“听上去很有意思。”

“而且她还没什么背景,”汉克接着补充道,“虽然身上的绯闻不少,但是都没有涉及到什么高官。”

“那么就她了。”总统斩钉截铁地说。“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们专业人士来处理吧。”

鲁谟克斯听罢,忽然转身走向办公桌,拿起了一支钢笔,在一张稿纸上写了起来。

“你在写什么?”汉克问。

“写一封部门之间的通讯,正式知会你们内务部对她开始展开调查。”鲁谟克斯头也不抬地说道。

“不不不,”汉克赶忙走上前阻止了他的行动,“这样未免显得太过刻意。不能让那些小报记者们抓住把柄,显得好像是高层刻意迫害她一样。”汉克顿了顿,接着说,“最好,我是说最好,是有人给警方写了一封匿名的举报信,这样……”

“明白了!”鲁谟克斯这回的反应依然不慢,“我这就写!”说罢,便从抽屉里又拿出了一张白纸,洋洋洒洒地写了起来。汉克站在一边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奋笔疾书,倒不是因为他的文笔有多好,主要是汉克实在不愿意再当着这么多同僚的面打击他的自尊心。

汉克对着站在门口的瑞蒙德眨了一下眼睛,瑞蒙德立刻心领神会地打开门,悄悄地对门外的秘书说了几句话。

鲁谟克斯先生很快就写好了这一封举报信,并把它封进了信封。一位秘书进来把它拿了出去。我们姑且不管这些大人物们后来又做了些什么,单看这封信要去哪里。

这位秘书拿着信,坐上电梯,来到大厦的一层,在这里,一名穿着军官制服的宪兵把信接了过来,又递给了那位秘书一封长得一模一样,但是信封上的笔迹却完全不同的信。

这位秘书又带着这信,穿过了停车场,来到一辆早已经发动好的小轿车旁,把这封信递给了司机。几名宪兵给停车场门口的拒马推开,腾出了一条可容一辆小轿车通过的通道。这辆车便顺着沃尔夫堡的街道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当我们再一次看到这辆车时,它正停靠在内务部大厦旁一条小巷的路边。

司机从车上下来,找到一名正在翻垃圾箱的叫花子。他给了那个叫花子一封信和五十马克的钞票,叫他把这信塞进内务部大厦门前的举报信箱里。当那个叫花子把信投进信箱里时,他就在距离不远的阴暗处紧盯着。一名军官打扮的男子从楼里走出来,打开信箱,把那封信给取了出来。

这军官拿着信,走进了二楼的一间办公室。他把信封打开,用一台特制的照相机给这份特殊的举报文书留了档,然后把它放进了一个牛皮纸袋,并给上面盖了一个“第二级别”的红戳。

随后,他掀起了办公室墙上的一个类似垃圾道一样的铁盖,把这纸袋投入了其中。

铁盖的下方是一个很短小的金属滑道,滑道的下方是一台方形的金属小轨道车。轨道车把这纸袋送到了三楼的检察官办公室。

办公室里的值班检察官将其取出后,看到了上面的红戳,于是把它交给了隔壁的检察长办公室。

检察长在仔细阅读了其中的举报信之后,拿出一张内务部门专用的表格,在上面抄写了大致的情况,标上了代表立案的案件号,写上了“立即逮捕”的执行意见,并署了名。

随后,他把这份文件装回了那个牛皮纸袋中,然后亲自来到七楼的部长办公室,把它交给了早已在此等候的汉克。

汉克在这份文件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盖上了一个“批准执行”的印章,随后把它交给了一位秘书,那位秘书便立刻出门去了。

五分钟后,几辆黑白相间的警车便冲出了地下车库的大门,朝着沃尔夫堡的南方驶去了。

与此同时,在沃尔夫堡以南的一处电影制片厂里,一名女演员正颐指气使地指着她的助理们为她换装打扮。

“不不不,我说了,‘蜜丝佛陀’的粉饼让我脸看上去很苍白,跟个鬼似的,就像你一样!给我换其他的!”

“见鬼!你能不能不要用你那该死的手碰我的头发!”

“你这个小婊子!不要动我的眼镜!滚蛋!”

短短的十分钟片场休息,她已经用她那南德意志的口音给助理骂了个遍。编导们战战兢兢的在片场中小声地讨论,一旦声音大了些,就会被我们的佩希特小姐骂个狗血淋头。佩希特小姐今天的心情很不好,因为一名“该死的”实习摄影师没有调好曝光,以至于拍的照片异常难看。

导演百无聊赖的在椅子上喝着水,脑子里满是剧本和构图,但爱娃·佩希特的尖叫让他无法集中精神。

“这个该死的!”他强忍着上去扇她的冲动,“从开拍到现在都不消停!”。

要不是看在你和制片人的关系上,我才不想用你呢!导演忿忿地在心中暗骂。

副导演一瘸一拐地跑到他身边,“咱们今天能完成么?”。

“难说,再看吧,尽量赶在早上之前收工。”导演平静地啜着水。进度拖得太久了,不然谁愿意大半夜守在这儿拍戏——尤其是跟这个疯婆娘在一起。

“预算可能还要往上报,光胶卷……”副导演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我会跟制片说的,你也跟EVA的经纪人说一下,尽量委婉些,让她回去多看看剧本。”导演放下水杯,跟副导演交代道。

就在这时,爱娃女士又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导演不用转身都知道:肯定又是哪个实习生惹到这位姑奶奶头上了。

片场内,一名与众不同的男子有些突兀地闯了进来。他明显不是影视业的从业人员,直挺挺地越过导轨和摄像机,向导演走了过来。导演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的男子——一身廉价西服、戴着墨镜,让人猜不出他是什么神情。要我说他倒适合演个刽子手。导演心想。

爱娃还在叫骂着,污秽的词语从她的嘴里流畅的飚出,与她精致的面孔形成鲜明的反差。男人似乎毫不在意这位大明星私底下的污言秽语,只是向导演确定了一下身份。

“卢德……路德维……路德维希先生?”男人问道,

“我是。”导演点头。

男人从内口袋里摸出一份盖着章的证明文件,“我是代表‘世纪影业’来的。通知您:拍摄从今日起暂停,恢复日另行通知。”

路德维希导演被这话震得发懵,接过文件仔细审视,又抬头打量着眼前的报信人。

“您听明白了吧?”男人又一次发问,

“啊?什么……不不不,肯定是哪里搞错了,我们的计划进展的很顺利。我已经把前两幕的样片送去剪辑了,一切都是按照日程表开始的……”导演还想辩解。

“先生,我只是通知您,项目暂时停止。”男子把文件从路德维希手中拿回来。

“不不,我的意思是……”,导演起身,追着男人想要继续说。但男人走到片场门口制止住了他,“您回去吧,这是大老板的决定,也是董事会的集体意志”。导演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他快速地抓住那一闪而过的猜想,追问道:“是大事情么?”。男人点了点头,挥手而去,留给路德维希最后的一句话:“去看报纸。”

路德维希好像明白了什么。他站在片场的门口,遥望着北方沃尔夫堡因城市灯光和空气污染被映得发红的天空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不知为何,今夜的天空红得格外扎眼。

当他离开片场的同时,一封奇怪的信被送到爱娃的面前。

这封信的红信封让爱娃感到一阵恶心,以为这又是哪个奇怪的男粉丝寄给她的,“我是不是说过!遇到这种信就丢掉!为什么还给我拿过来!”她都没有仔细看,就冲着面前的人大吼着。她所没注意到的是:眼前的人并非片场的工作人员、而是一名穿着邮差制服的信使,与其他邮政的送信人不同、他的制服旁别着一枚小小的刻着天平图案的徽章。

“爱娃·佩希特女士”信使脸色有些难看,片场里的奥斯蒂利亚本地人已经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了,“您是否拒绝签收这封对您的逮捕令?”

“见鬼,什么逮捕?”佩希特女士这下子有点儿慌了,她从躺椅上蹦起来,惊恐的表情终于让在场的人们看到了如荧幕上那样的美丽面容。

她慌忙地夺过这封红色的奇怪的信,手忙脚乱地撕开信封。

红色的“奥斯蒂利亚国家内务部令”的标题让凑上前查看的经纪人脸色大变。

“爱娃·佩希特女士。关于您‘大额贿赂国家公务人员’的举报已被奥斯蒂利亚共和国内务部查收,经沃尔夫堡政治保卫局核实,批准对您执行逮捕决定。”尽管前面的打字已经让经纪人汗如雨下,但当他看到后面的签字时,还是忍不住地头皮发麻、头脑发昏。

“审批人:汉克·艾格哈特将军/阁下”

经纪人满脸不可置信地一遍又一遍阅读着内容,他抬头,望着已经六神无主的爱娃女士,问道:“你干了什么?”

爱娃以近乎崩溃的语气,咆哮着大喊:“是谁!到底是谁!是哪个婊子养的!”

就在她失控的时候,片场外的警笛声适时的响起。

就像教堂的钟声,敲醒了佩希特的浮华之梦。

摄影棚的大门随之被打开,爱娃的脸色随着巡逻车的警灯,一会儿变成了蓝色,一会儿又变成了红色。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