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古代言情 架空历史 晚妆媚
晚妆媚
沂杉
古代言情 类型2024-04-29 首发时间12.7万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城破
作者:沂杉本章字数:3340更新时间:2024-04-29 16:46:12

九月,原本是洛城最美的时节。

这座荆国最南面的小城,向来以风景秀丽闻名,九月正是花开得最好的时候。

但现如今,宋盈立于城楼之上,映入眼帘的再也不是那些生机盎然的青翠颜色。

如今洛城剩下的,只有滚滚尘烟和满目疮痍。

“小姐,是不是不会有人来了?”

她的丫鬟青瑶站在她身后,不过是十四、五岁的年纪,原本天真的少女,经过这十几天的围困,早已变得委顿不堪。

“是啊,洛城已经是弃子了。”

宋盈露出一丝嘲讽的淡笑。

“爹爹过世已经两个多月了,那新调派的县令却迟迟不赴任,只来了一封信,说什么身体抱恙只能缓缓而行……你信吗?”

青瑶咬紧嘴唇,摇了摇头。

或许在明眼人眼中,洛城失守不过是迟早的事,谁也不愿在这当口赶来送死。

没错,洛城确实即将失守了。

自从最后一个士兵战死在城门外后,荆国的君主便再也没有派过一兵一卒,或是一粒粮食来支援他们,如今满城只剩老弱孤寡,而城门外,已是兵临城下。

风吹过宋盈云雾般的丝发,九月的天,她竟是觉得有些冷。

城池下,不远的正前方,那个身披战甲的年轻男子端坐在马背上。

他正凝望她,他的身后,是大都朝蓄势待发的数万兵马。

“打开城门,我便饶下这一城百姓,如若不降,我会下令屠城,一个不留。”

她能清晰地看到他冷峻的眉眼,他那冷酷的说辞夹杂着风,一字一字,清晰地灌入她的耳中。

“我再给你们一天时间。”

宋盈很清楚,她没有别的选择。

自从两个月前父亲病故后,她便担起了一城之主的责任,这里是她长大的地方,这一城的百姓都将她视作城主,她辜负不起。

而今天,已经是他们被大都军队围困的第十二天了,城中也几乎没有粮食了。

她只想竭力保全剩下的无辜百姓。

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她直视着那个男人漠然的目光。

“不用了,”她最终说道,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我们降。”

作为一城之主,一般在城破之后都会被处死,割下首级,挂在城楼上以示威慑。

但宋盈是个少女,还是一个美貌的少女,所以她很快就被拷上了镣铐,送进了军帐中。

军帐中有些昏暗,年轻的将领坐在阴影中,烛光勾勒出他清俊的轮廓,他手执着茶盏,似乎正在出神。

“见了将军,为何不跪!”

身后的侍卫呵斥道,宋盈却只挺直着背脊,嘴角似笑非笑。

“他……怎配?”她的声音轻飘,却字字掷地。

“放肆!”侍卫一呆之后怒极,扬起一脚踢在了她的膝弯处,她吃痛跪下,却又挣扎着摇晃站起。

她原本雪白的脸孔因为痛楚而显得愈发苍白,但表情却是亘古不变的清冷。

“云烨,你说,你怎配?”

这是多年之后,她再一次叫出他的名字。

那一刹那,云烨竟有些恍惚,仿佛又回到了年少时,他下了晨课路过她窗前,她举着笔墨未干的宣纸向他挥舞,她窗前那一树梨花飞扬起细碎的花瓣,沾上了她弯起的嘴角。

“云烨!你看我的字好不好?”

年少时的他,脸上还能展出清朗的笑,每到这时他总会驻足,故作评判地抱着双肘,假装仔细端详。

每每他如此装模作样,她总会认真地睁大眼等着他的评品,他的眉心稍稍一动,她就会紧张地抿一下嘴唇。

“好是好,只不过……”

他故意拖长着音调。

“只不过力透纸背,用力太过,太不像女孩家写的了。”

她白他一眼,拿起自己的字又端详了一番。

“锦之却说我的字好得很呢,他说一般女孩家的字太无力!”

……

云烨回过神来。

“给她除了镣铐。”

他说,立刻有人上来解除了宋盈手脚上的束缚,他转而盯了那侍卫一眼,“下去领二十军棍。”

“将军……”侍卫呆住。

“你知道我的规矩,不辱降俘。”

他神色淡淡,朝他的贴身护卫点了一下头,“把他带下去。”

帐中顷刻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宋伯父……他们可好?”静默了片刻后,他开口了,声音有些暗哑。

宋盈抬头,微微一笑。

“幸亏我爹娘已经不在了。”

说这话时她笑容动人,眼神却冷冽。

“不必亲眼看着他们好心收留的那个孤儿,变成下令屠尽洛城的凶手。”

“我本就是大都王朝的人。”他并不想分辨,话却已不由自主的出口。

“是啊,除了大都王朝,还有什么地方能养出你这种狼心狗肺的杂种?”

他眼神一冷,一把将她拽到跟前。

他的手指犹如铁箍一般。

她的脸上这才掠过一丝惊慌,那么近距离地看他的脸,她才惊觉当年的清瘦少年,早已长成了真正的男人。

他已经那么高,那么壮,那么危险了。

他的眼中有阴郁的火苗在跳动。

是的,她知道他自小最恨这两个字,杂种。

那一瞬,她突然觉得有些痛快,那双剪水秋眸中透出咄咄光亮。

“别忘了,不辱降俘,云将军。”她一字一顿地说道。

云烨的手指没有丝毫放松,他的眼中倒影出她那张美丽的脸孔。

“盈盈,你也别忘了,规矩由我定,也可由我废。”

他的嘴唇慢慢抿起,神色间是她不熟悉的残酷,他的声音低哑的就像某种暗示,那声盈盈,竟让她战栗了一下。

“你知道,攻下城池的士兵们能得到的最好奖赏,就是将领任他们出去烧杀抢掠一番,洛城破败至此,看来也是没什么金银珠宝的了,不过年轻女孩却不少,他们应该也会高兴的。”

她脸上的血色在刹那退得干干净净。

“对了,还是你亲自下令开的城门。”

他的笑容愈发冷酷。

“所以别忘了,害死她们的,是你。”

“云烨!”

见他转身就要出帐,宋盈一咬牙,一伸手握住了他刚才那盅茶盏,接着便是用力向着桌上一砸。

砰的一声响,茶盏裂成了碎片。

她那双纤纤素手,向来只会握笔弹琴拈花的手,握紧了碎裂的瓷片,鲜血很快冒出,顺着她白皙的手腕滑下。

她就那样握紧拳头,拦在他身前,任由鲜血触目地滴落在沙地上。

“是我得罪了你,与旁人无关,”她说,微微泛白的嘴唇轻轻颤动,“我向你赔罪。”

“你……”

他的面上分明闪过一丝愠怒,手也不由握紧成拳,她就非得这么拧着不可?

他捏住了她细细的手腕,毫不怜惜的力度,疼痛迫使她张开了五指。

“这青花茶盏是御赐之物,你以为你有几条命?”

他冷着脸将碎片从她掌心的伤口拨出,她疼得瑟缩了一下。

但云烨仍把她攥得很紧,他瞥了一眼她腰间的帕子,伸手便抽了过来,两三下给她包好了伤口。

“若你真想赔罪,不如告诉我陆锦之在哪儿。”

她抬起头。

“我不知道。”

“我知道他跑了,”像是早已料到了她的答案,他冷笑一声,“他不在洛城,自然是跑了,怎么,他竟会不带上你?”

“这里是我家,我为何要走。”她却神色淡然,仿佛陆锦之与她全不相干。

“你如此笃定,是相信他会回来救你?”

他轻轻挑眉,他知道宋陆两家因为交好,曾经指腹为婚,陆锦之与宋盈自小就有了婚约,这或许是他向来讨厌陆锦之的一个原因。

另一个原因,自然就是因为早年他寄住在宋家之时,陆锦之对他的百般欺辱。

“自你带着十万大军踏上我的家园时,我就已经不懂得再相信任何人了。”

她眼帘低垂,说得十分平静。

“你恨我,是不是。”他知道这话问得可笑,却不得不问。

“阶下之囚,谈何爱恨。”她果然如此说道。

云烨沉默了片刻。

接着他忽而一笑,笑得迷魅至极。

“没错,所以这一次,陆锦之救不了你了。”

他的眼瞳幽黑,昏暗的烛光勾勒出他挺拔的身姿,他就像只蓄势待发的豹,而她不过是他利爪下的幼猫。

她费劲力气,才没有让自己在他的目光下发抖。

“谁都救不了你了。”

他凑近她耳边这么低声说道。

接着他伸手一探,顺手就抽走了她用来绾发的乌木簪,她那头如墨长发瞬间倾泻而下,衬着她精致而苍白的脸,那是再好的画师也画不出的绝艳。

军帐中唯一的一星烛光,也终于熄灭。

城中的战俘人数已清点完毕,负责清点的百夫长原想进帐汇报,却不想被云烨的贴身侍卫拦了下来。

“将军已经歇下了。”他面无表情地说道。

百夫长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路过云烨的亲兵营,听到两个士兵正在小声嬉笑。

“他不许我们碰那些女人,自己倒是挑了个最漂亮的。”

“谁让他是大将呢,还不是他说了算。”

“你别说,他艳福还真不浅,听说九公主也对他青眼有加,这次回去,我看不止是要加官进爵,皇上怕是要直接赐婚了!”

“哎,你说咱们大将虽是私生,连庶出都算不上,但这命数还真不坏,老王爷府里面那些个嫡出的,见了他可是恨得牙痒痒!”

百夫长听闻不禁暗暗摇头。

他跟随云烨已久,深知他脾性,知道他最恨别人拿他身世闲话,这两个不要命的说的那些话随便传到他耳中一星半点,怕都是要立刻人头落地的。

只不过——

百夫长回头看了那个不见一丝光亮的军帐一眼。

只不过云烨向来眼界极高,别说是俘虏来的女人,大都多少名门千金渴望他的垂青,月老庙中写着他名讳的牌子大概早挂满几棵大树了,他都从来不假以辞色。

而除非必要应酬,他也很少流连烟花之地,若不是他身边一直有个侍妾,大都朝中只怕早就要传出他有断袖之癖的风言了。

所以今次,他怎会让一个俘虏来的女人留宿帐中?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