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古代言情 重生穿越 踏山河,灭权臣,短命夫君他长命百岁了
踏山河,灭权臣,短命夫君他长命百岁了
璟琦
古代言情 类型2024-05-09 首发时间13.2万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第一章,扒了质子衣服
作者:璟琦本章字数:2769更新时间:2024-05-09 10:21:20

“热,热,好热,水——”

陆青梧昏昏沉沉只觉得燥热难耐,像是被一个火炉包裹住一般。

炙热的呼气喷洒在耳畔,酥麻难忍。

什么东西在轻轻蹭着她的脖颈,像是小狗一样在拱来拱去。

怎么回事?她缓缓睁开眼,入目是古色古香的大床,米白色的床帐。

古风?

在抬起自己的手发现自己身穿竟然是广袖汉服。

侧过头发现供着自己脖颈东西哪里是狗,竟然是个男人。

下意识用力一推,那男人重重地撞在后面的墙上,头碰的一下磕在木头上。

疼痛让他眼神清明几分,顿时神色惊恐,见她如洪水猛兽一般,连滚带爬地缩在墙角里,双眼湿漉漉的像是一头受惊的小鹿。

“你是——”陆青梧正想问清楚怎么回事。

突然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脑中。

她穿越了,还是穿越一本书里。

穿进一本名为凤掌山河的书中,重生逆袭大女主中的恶毒嫡长姐。

前世妹妹嫁给了短命病秧子夫君,姐姐则是嫁给了四皇子之后,用尽手段,害死她短命夫君,自己也被杀死殉葬。

恶毒的姐姐最后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掌管半壁江山。

重生之后,女主煞费苦心与她交换人生,走上步步为营的路。

陆婉柔早几年就重生,她步步为营,步步算计。

设计原身失身敌国质子时晏,达成换亲的目的。

看着周围的一切,心中了然。

自己明明没有死亡,却来了这里,既来之则安之。

床上的男人正是妹妹陆婉柔上辈子的病弱夫君。

梁国送来的质子,七皇子时晏。

这时缩在床脚的男人,低垂着眼睫看不清眼底的情绪。

人缩在被子里身体在微微颤抖,好像她是什么洪水猛兽。

外面传来喧哗的声音。

用不了多久长公主府的人就会被陆婉柔引着来到这里。

到时候他们孤男寡女的在这里就说不清楚了。

陆青梧的身体越来越燥热,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

随时就有把他扑倒的可能!

用仅剩下的理智,拿起桌子上的匕首抵在时晏的脖子上。

热气喷洒在他的脖间,威胁道:“时晏,现在你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一,我现在就杀了你保住自己的清白。”

语气顿了顿,目光向下看见他衣襟上的血迹,心思百转,有了。

“二,你不死,配合我演一出戏。”

时晏不敢看她,身体好似在恐惧颤抖,紧抿唇瓣不语,被子下的手紧紧攥成拳头,垂下眼帘压住眼底冰冷。

心中默念还有三,改成我杀你。

“时间来不及了!”陆青梧把匕首插回腰间。

“我不会伤害你,你别怕。”想到时晏的遭遇,她还是柔了声音。

在时晏惊愕的目光下,把他扒了个精光,露出身上遍布伤痕的身体。

“你——”

嘶!

陆青梧倒吸一口凉气,这伤——新伤旧伤纵横交错,频频叠加,有鞭伤也有钝器伤,大片青紫映入眼帘。

时晏眼底杀意一闪而过,抬手想掐死面前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

他被女人按倒在床榻上,用被子把他裹得严严实实,不露出一点肉来。

只留一直手臂在床侧,用于把脉。

时晏隔着床幔死死的盯着她,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会怎么做。

门外的嘈杂声越来越大,陆青梧整理好自己的衣衫,拉下窗幔端端正正地坐在床边为他把脉。

刚刚搭上手腕的时,眉头皱了起来,惊诧的看向帐子里的人。

外面的人已经靠近大门,瞬间收回思绪。

用发簪刺入自己的大腿,让自己保持清醒不被药力迷了神志。

在私会外男与救治质子中她选择了后者。

“砰!”

房间的门被人暴力踹开。

“啊!姐姐,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陆婉柔第一个冲了进来。

她惊呼一声转身背过身去,不敢去看这一切。

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唇角微微勾起。

这辈子,嫁病秧子守活寡还是由姐姐来享受吧。

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之位就由妹妹我来坐了。

端坐床边的陆青梧眨了眨眼,好似不明白为何突然涌进来这么多人。

“臣女参见长公主殿下。”陆青梧屈膝行礼。

长公主先扫视一圈室内,床幔放下隐约见里面躺着一个人。

陆青梧不认识长公主,但她认识长公主身上的服饰。

心提在了嗓子眼,她不敢想如果被长公主抓奸在床会是何等场面。

她本就是学医之人,救了质子虽然不好听,却也比毁了清白的好。

“床上是何人?”听不出长公主的喜怒。

反倒是陆婉柔痛心疾首地看着她,几次想要张口劝住全都咽了回去。

泪眼婆娑地流着泪,就像她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陆青梧回想一下原身平时说话的语气与仪态。

“回禀长公主,床幔后的人是梁国七皇子时晏。”

良久,长公主好似才想起来有这么个人。

“那你为何在这里?”她并没有理会为何时晏会出现在长公主府。

而是目光深沉的看向陆青梧,里面全都是探究。

陆青梧垂下头,手指紧张的搅着衣角,欲言又止。

同时抬起头朝着陆婉柔的方向看去,带着几分求助的意思。

陆婉柔见陆青梧没有与时晏滚在一起,她有几分失望。

不过并不影响她的计划,只要让他们绑在一起就行了。

对她的求助全当看不见。

陆青梧轻叹一声,然后伸手拉开了床幔。

“臣女在小花园遇见了昏迷的七皇子——这才让侍女带到这里为他疗伤,本不想扫了公主的雅兴,没想到还是惊动了长公主,是臣女的错。”

露出床上身上遍布伤痕昏迷不醒的时晏。

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时晏是质子,时不时就会沦为嘲笑玩闹的对象这点并不奇怪,以往的十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如果梁国一直衰弱下去他的死活无关紧要,可梁国这十几年越发的强大了,隐约间已经超过了大雍朝。

如今梁国兵强马壮。

时晏如果死在这里,等于给了对方开战的借口。

再有一年,身为质子的时晏就可以回到梁国了。

身为长公主自然知道时晏的重要性,在看见他那一身伤的时候面色顿时阴沉下来,薄唇紧抿没有问伤是怎么来的。

陆婉柔眉心一跳,前世她不曾知道时晏身上这么多伤,毕竟前世他们连圆房都没有过,这人就死了。

听着陆青梧这么说,满是恶意地勾了勾唇。

嘟着小嘴呢喃一句,“七皇子受伤找府医就好了,孤男寡女的独处一室传出去多不好啊,姐姐真是的——”

她布局这么久就是为了毁掉陆青梧的婚事,她可没有忘记今日之后皇上就会下旨赐婚。

脑中飞快地回想上一世的事情,眸底晦暗不明。

想到这里给站在门外的小丫鬟使了个眼色,让她把在长公主府发生的事情转告给父亲。

皇上给梁国七皇子赐婚自然有目的。

等时晏回国之后自然要带着皇子妃的,到时候用家人作为要挟让她做个内应,最好是能偷出来布防图。

当然还有另一从目的,丞相府在朝中的势力越来越大,新帝早就心有芥蒂,这才准备将丞相府的嫡女分别嫁给废物皇子和敌国质子。

大雍朝民风开放,男女大方并不严重。

但未婚男女如此独处一间房着实不太好,说出去也不好听。

长公主沉吟片刻:“你会医术?”她怎么不知道丞相府的嫡女还会医术。

终于问到医术上了,陆青梧低声道:“臣女从小长在外祖母家,外祖母是神医谷谷主兰卿儿,从小臣女耳濡目染,懂几分医术。”

听到神医谷三个字的时候,长公主的面色缓和几分,眼里却有了另一层深意。

事情发生在长公主府上,不易宣扬,目光带着警告扫过众夫人。

“今日之事本宫不希望听见京中有任何传言,懂吗?”

臣妇们纷纷应是。

长公主离开时视线放在陆家姐妹身上转了转了,心中有了计较。

经过这么一闹腾,百花宴开的并不热闹,没多久便散场了。

——

众人散去,床上昏迷不行的时晏缓缓睁开眼睛,眸中锋芒乍现,注视着陆青梧离开的方向,眼底浮现一抹兴趣。

“阿五,盯着她。”一道黑影从暗处消失。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