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赢了个城主当夫君
第十七章 你能带我飞吗
作者:童小言本章字数:3007更新时间:2022-02-01 00:02:21

“我的意思是说,你会轻功吗?”南笙诺眨巴着眼睛盯着他问道。

墨染尘看了她一眼,二话没说的,搂住她的纤腰往上一纵,然后便放开了她腰间的手,轻声问道:“你说的是这样吗?”

南笙诺只感到突然身体一轻,经他这么一问,便低头看去,乖乖啊,这不看不知道,一看着实吓了一跳啊,此时此刻的他们,居然是在屋顶上,她还在怀疑着,是不是自己在做梦。

于是乎,南笙诺向着墨染尘伸出手去,却不料被抓住了,他眯起眼睛看着她问道:“你想做甚?”

“呃......我只是有些不敢相信,第一次见识到真正的轻功,感觉好像是在做梦一般。”被抓包的南笙诺尴尬地笑道。

“哦?原来是打算掐我以证明不是在做梦啊?这好办啊,这样不就行了吗?”墨染尘说着就用另一只手捏住了她的脸蛋。

“啊,墨染尘......痛啊。”南笙诺张大眼睛瞪着他,用手使劲揉搓着被捏的脸蛋。

墨染尘却一副无辜的表情,说道:“不是你想要证明一下是否在梦境之中吗?我只是替你试验罢了,再者说,掐你,你的感官更直白些,不是吗?”

“你好奸诈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城主。”南笙诺说着一跺脚就转身打算离开,却不料,完全忘记了自己仍然身在屋顶上,这一跺脚倒好,脚底下一滑,整个人就摔下去了。

南笙诺害怕极了,连忙捂住了双眼,口中暗念着:“南无阿弥陀佛,保佑我啊,宁愿摔死也别半死不活的,啊,不不不,菩萨,我说错了,是保佑我千千万万平安着地啊,我还要回去呢,还不想死呢......”

逐渐地,她感到自己下降的速度好像在变慢,又仿佛觉得身边传来一丝暖意,但是仍旧不敢睁开双眼,捂着的手不敢松开,心中想着,难道真的是菩萨显灵了?

“喂,眼睛可以睁开了。”一个男声传入她耳中。

听到这声音,南笙诺的第一感觉就是有些耳熟,再一想,好像自己不在往下坠,于是乎,慢慢挪开自己的双手,紧闭的双眼睁开一条细缝,好像隐约看见有人影。

南笙诺迅速全部睁开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便使劲的揉了揉,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又看见了站在她身旁的人,便开心地抱了上去:“墨染尘,真好,我还以为这次肯定要摔死了呢,是你救我的吗?谢谢你啊。”

墨染尘看见来回走路的人全部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的,便干咳了两声说道:“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别动不动就跟男子在大街上搂搂抱抱,这样成何体统?”

“什么嘛,人家这不是太激动了嘛,这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你要知道啊,人家长那么大第一回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没死也着实吓掉了半条命好吧,还不兴人家感慨一下啊?”南笙诺压根儿就不管他,仍旧抱着他的脖子。

她心中想着:“你以为姑奶奶我真的想抱你啊?这不是腿软,没办法嘛,难不成我还得跟你承认我害怕的不行啊,怎么可能,就让你占会便宜吧。”

这么想着,嘴角不由地露出一丝笑容,心中出现一个小恶魔说道:“切~好像你自己抱的也很爽啊,明明是你在占人家的便宜,好吗?”

想到这里,南笙诺“啊”的一声喊,便放开了他。

墨染尘看了看她,脑中又出现了第一次见她时候的场景,于是问道:“你这应该不是第一次从高处坠落吧?若本城主没记错的话,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便是从高处坠落在地。”

南笙诺经他这么一提醒,便回想起自己穿到此处得时候,摔得狗吃屎的模样,于是一阵的尴尬油然而起。

“好啦好啦,你又没有很老,干嘛开始忆往事啊,真的是,那些不堪过往,就让它随风而去吧,走啦走啦,不是说好了带我去看玲珑泉的嘛。”南笙诺边说着边在后面推着墨染尘往前走的。

“行啦,你莫在后头推我了,走吧。”

“你居然会轻功,为什么不带着我飞过去?”

“走过去也不是很远啊,再者说,我只是会轻功,而不是会飞,没有翅膀的。”

南笙诺被他的话给逗笑了,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墨染尘看着笑的那么开心的她,瞬间有些治愈。

两个人一路上几乎没有过多的交流,于是,很快的就来到了泉边。

南笙诺迅速跑了过去,只见那泉水清澈见底,还有那小泉眼处,一咕噜一咕噜地冒出来的泉水,感觉好看极了,她蹲在泉边看着。

突然的,她抬起头看向墨染尘,笑着问道:“这个水就这么能喝吗?”

只见他点了点头,于是,南笙诺便用双手捧起一些水就放到嘴边,喝了一口,感到甜甜润润的,仿佛这份甜蜜一路从口中滑入胃内,暖意浓浓。

“墨染尘,你不喝一口吗?好清凉啊,还带着些甜甜的。”

“不必了,你自己用吧。”墨染尘直截了当地拒绝了。

南笙诺不依的拽着他的衣摆,摇晃着,他没办法,便慢慢地蹲了下来。

刚一蹲下,南笙诺便捧着水递到了他的嘴边,见他不张嘴,于是直接将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唇上,说道:“别那么高冷嘛,来嘛,你看我的手都要举酸啦,快点嘛,一会儿水都流光啦。”

墨染尘怀疑地看了她一眼,看她坚持着,便轻轻在她掌心中抿了一小口,这一下子,不小心便亲到了她的掌心。

只见南笙诺大大咧咧的模样,好像根本没在意到,只是为了他能喝了口泉水而兴奋着,墨染尘却心打着鼓,微微有些乱了。

这是他第一次和一个女子如此接近,还发生了肌肤上的碰撞,心中不禁想到:“她究竟是谁?又从哪里来?真的会是临城派来的奸细嘛?倘若真是如此,那这次他们可是真的下了功夫了,毕竟到此刻为止,并未在她身上发现一丝的蛛丝马迹,即便是带她到了这玲珑泉,也感觉她好像并不知道这泉水的秘密。”

“墨染尘,你怎么感觉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啊?出来玩,就不能开心一些吗?要不然我们聊聊天嘛。”南笙诺提议着。

“那敢问姑娘想与本城主聊些什么?”

“你看这水那么清澈舒爽,会不会有人在里面洗澡呀?或者,我能脱了鞋子在里面泡泡脚吗?”南笙诺不禁幻想着,自己的脚放在里面,等着小鱼儿来吃她的脚后跟,这是多么天然的鱼疗啊,想到这里不禁笑出了声。

墨染尘面带嫌弃地看着她,说道:“你每天喝的都是这里的泉水。”

一听到这话,南笙诺迅速打住了笑声,连忙挥着手说道:“不泡了不泡了,要不然我喝水的时候脑中肯定都会浮现出在喝洗脚水的画面,那样太恶心了,受不了受不了。”

看见她这样,墨染尘不经意的牵动了一下嘴巴,随后看着远处的水面。

“墨染尘,你从来都是这样冷若冰霜吗?一直都是这么闷吗?”南笙诺双手撑着脸蛋,歪着头问道。

“闷?有吗?不觉得。”

“你看看,说话的时候,要么跟老夫子一般,要么就几个字几个字蹦出来,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啊?”

“那,你想聊什么?”

南笙诺想了想问道:“那你说说,你娶妻了吗?”

“并未。”

“那......你有意中人吗?”

“不曾有。”

“你一个人守着那么大的缥缈城,不会孤单吗?再说了,你家人呢?都不会催你吗?一般父母不都想着孩子能够尽快的开枝散叶吗?”

“我父亲已故,而母亲常年居住在云安寺,不曾有人催促婚姻之事。”墨染尘淡淡地说着,仿佛说的不是自己的事情一般。

南笙诺一脸的坏笑,问道:“墨染尘,那你真的就不想娶妻生子吗?不想享受那种承欢膝下的感觉吗?”

“那你呢?可有婚配?”墨染尘看着她,脱口而出。

“我?我不着急,还没到那时候呢。”南笙诺话一出口,不禁想到,不对啊,自己现在这么个地方,已经算是到了婚配年龄的了,便马上改口道:“我这个人吧,比较挑剔,你们这里的男子,不符合我的审美。”

“哦?那敢问姑娘喜欢什么样子的男子呢?说不准,本城主还能替你谋得一个理想夫婿呢。”

南笙诺咬着下唇想了想,然后说道:“我嘛,我喜欢长的好看,一定要高,最最重要的是,必须爱我,宠我,对我一心一意的。”

墨染尘看着她认真的说着,心又是为之一颤,心中暗叹这姑娘真的是不一般,所想所说都是那么的独树一帜,一点都不比他日常所见的那些女子,仿佛,她更有思想,很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敢于表达自己的内心,不似寻常女子那般逆来顺受的。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