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赢了个城主当夫君
第十九章 情景再现只为回家
作者:童小言本章字数:3006更新时间:2022-02-02 00:18:12

夜寒听闻此话,迅速说道:“就是就是,城主您看啊,这南笙姑娘就好像有妖术一般,这一来就入住了咱们城主府,一转身功夫,就跟司徒公子打的火热,这......”

“打的火热?什么意思?”墨染尘突然微皱着眉头看着他问道。

“这,城主,您不觉得重点搞错了吗?”夜寒仍旧一知半解地说道。

“我问你的,什么打的火热?”

“不就是他们两个在大街上搂搂抱抱的,现在城中的百姓都在传呢,大家都说这个姑娘很快就会成为司徒夫人了,而且啊,司徒公子听闻后,只是笑笑的,也没否认啊,我说啊,这才几天功夫啊,看来这个姑娘了不得。”夜寒说的那叫个起劲。

墨染尘捏紧了拳头,语气中略显的有些生气,没有看他只说道:“出去吧。”

“城主,这......”他看了一眼墨染尘,瞬间明白肯定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了,便行了个礼,直接出去了。

“带上门。”

“好的,城主大人。”

听见了关门的声音,墨染尘才抬头看了一眼门口,心中犯着嘀咕,脑中盘旋着刚才夜寒说的话。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感到生气,感觉心里有些郁闷,想了一会仍旧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便不了了之了。

南笙诺这边回到了房间,直接鞋子一蹬,倒在了床上,脑袋来回转动着,腾空盯着腿:“啊......无聊死了啦,这究竟怎么才能回去呢?”

她来回翻了下身子,回想着自己来这之前,兴冲冲的登上飞机的模样,也不知道爸爸妈妈知不知道自己不见了?他们是不是很担心呢?或者说?他们会不会以为自己已经死掉了呀?

突然,她蹭的一下就坐了起来,自言自语道:“对呀,电视剧中不都是再还原一把,就回去了呢,对对对,我从飞机上掉了下来,再掉一下不就好了么。”

说着,她就开心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刚走两步,又想到:“不对啊,这里哪来的飞机呀?”南笙诺挠着脑袋,又突然双眼一亮,笑着说道:“对呀,从高处往下掉也一样嘛,对对对。”

南笙诺迅速打开门,就往外跑去。

端着点心前来的立夏看见着急忙慌跑出去的南笙诺,不禁大声喊了起来:“小诺、小诺......”

见她没有任何反应,怕出什么事,她迅速将手中的点心就近放在了地上,便也打开了腿追了上去,边跑边喊着:“姑娘、你去哪里啊?你等等我呀......”

她的叫声惊动了府中不少的人,甚至于夜寒也跑了出来看究竟是什么事。

南笙诺来不及回应身后追着的立夏,她只是一味的跑着找着城主府内什么地方会高一些,跑了好一会儿,嘴中不断叨咕着:“这破城主府,看着不怎么样,怎么关键时刻变得这么大啊?这里究竟什么地方高一些呀,哎呀,算了,随便找一个先试试吧。”

就这样,南笙诺来到了一个看似挺高的围墙边上停了下来,她站在围墙底下,双手叉腰,来回踱步看着,思考着。

就在这时,立夏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走到围墙边,扶着墙喘着粗气说道:“小诺,你跑什么呀?你没听见我在后面喊你吗?”

“好立夏,不好意思啊,我着急来找府内最高的地方,对了,立夏,你知道这里哪有梯子吗?”南笙诺看着四周问道。

“梯子?你要梯子干什么呢?”

“我要爬上去啊。”南笙诺指着围墙上面说道。

立夏惊慌地问道:“什么?你要爬上去?不行不行,这太高了。”她连忙挥摆着双手,一张小脸被那话都给吓白了。

就在此时,南笙诺抓着立夏便让她蹲了下来:“好立夏,你帮我一下,就让我踩一下下啊,很快的。”

立夏没办法,只能顺了她的意。

南笙诺很吃力的爬上去围墙,低头往下一看,这一看倒好,迅速地闭上了眼睛,手捂着胸口,害怕极了。

“小诺,你快下来吧,上面太危险啦。”立夏在下面担忧地喊着。

南笙诺并没听她说的,而是慢慢地壮着胆子站了起来,双腿吓的瑟瑟发抖,她哆嗦地告诉自己:“别怕,南笙诺,只要跳下去,你就能回家啦。”

想到这里,莫名地鼓起了一阵勇气,正跃跃欲试之际,就听到一个男声:“小诺,这是干什么呢?”

南笙诺被这声音给惊醒,慢慢地睁开眼睛,低头一看,原来是司徒枫,她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对着他挥了挥手,以算作打招呼了。

“你在干什么呢?难不成是那墨染尘把你关起来了?你想翻墙逃跑?”司徒枫笑着将胳膊背到了身后,打趣着她。

“啊,不不不,这怎么可能呢,当然不是的啊。”南笙诺没想到他会这么以为,便马上开口解释着,怕他误会了墨染尘,但是却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害怕他误会了墨染尘呢?这关她什么事呢?

这么想着,南笙诺便看向底下的司徒枫,喊道:“你让开些,小心别砸到你啦。”

司徒枫看着围墙上的小人儿,不禁觉得有意思,笑着对她喊道:“怎么?听你这话的意思是想往下跳呢?”

“对呀,我就是想着往下跳的。”南笙诺猛的点着头应道。

此时,不远处的夜寒看见这一幕,有些不知所措,思前想后一番,还是转身往书房走去。

咚咚咚......

“进来。”墨染尘在房内传出一个略显的慵懒的声音。

夜寒听到回答后,便马上推门而入。

“禀告城主,南笙姑娘她......”他有那么一瞬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墨染尘一听到这个名字,全身上下的细胞全部都苏醒了,马上抬头看向他,问到:“她怎么了?”

“她......她......”

看着夜寒吞吞吐吐的,墨染尘顿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微皱着眉头问道:“究竟什么事?她怎么了?”

“禀告城主,南笙姑娘她......她现在站在围墙上面,准备跳下去了。”

“什么?她想干什么?”墨染尘一听这话,气急败坏地一甩衣摆便往外走去。

离围墙不远处的时候,看见立夏在围墙下急的来回打转,真的是宛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说时迟那时快,一声尖叫声响起:“啊......”

墨染尘纵身一跃,瞬间就跳上了围墙,随之立马又跳了下去,待他落地那一刻,只见那团粉色已经落入司徒枫的怀中。

看着他怀中的人儿紧闭着双眼,嘴中不断的念叨着:“回去了,回去了,爸爸妈妈我要回来啦......”

司徒枫看着怀中的人儿,不禁牵动着嘴角,觉得她真的是与众不同,就在他仔细欣赏着这份可爱之时,总有那么个人会出来搅局,

只见墨染尘抬起腿,轻轻地用脚尖,朝着南笙诺的小屁屁踢了一下。

“啊......”南笙诺感觉一个痛感,马上睁开了眼睛,看见司徒枫的一张帅脸在自己的眼前放大着,她吓得一扭身,这不扭还好,一扭便吧嗒一下子掉落在地了。

墨染尘和司徒枫都惯性地伸手想去捞,却都扑了个空,她已经和土地公公来了个亲密接触了。

司徒枫关切地去扶她,而墨染尘看着这一幕,心中略显的不快,一拂衣袖,双手背在了身后,打量了她一下,确定没什么大事,便冷哼了一声,说道:“南笙姑娘倒是总喜欢掉落在男子的脚下啊?”

南笙诺一听他这话,稍微反应了一下,就知道他意有所指了,便马上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就看见司徒枫也站了起来,向着她伸过来手。

她本能的想往后退,但是却被司徒枫一手扶住了肩膀,另一只手慢慢伸了过来,她瞪大了眼睛,略显的有一些紧张。

只见司徒枫只是将她散在脸上的发丝稍微捋了一下,随后说道:“你个小迷糊,看你这摔得,头发都乱了。”

南笙诺发现自己可能有点误解他了,便尴尬的笑了笑,自己又摸了摸刘海,随后又想到墨染尘说的话,便脸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墨染尘,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呢?什么叫做我总喜欢掉落在男子的脚下?你懂不懂得尊重人啊?你的意思是我南笙诺故意的呗?”

“是不是只有你自己知道,这才几天功夫啊?你就来了两次?”墨染尘的语气中也微带着愠味。

南笙诺气的一跺脚,伸出手指就指着他嚷道:“好,既然你说我是故意的,那我今天就告诉你,墨染尘,你给我听好了,我,南笙诺,就是故意。”说着她便冷哼一声,继续说着。

“我就是知道你是个城主,所以故意摔在了你的马下,差点让你的马踩死我,这就是我博你眼球的举措。”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