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赢了个城主当夫君
第三十七章 知恩图报
作者:童小言本章字数:3133更新时间:2022-02-19 00:01:42

眼看着船即将靠岸,两匹马正在低头吃着脚边的野草。

船刚靠岸,墨染尘没等夜寒,就径直往拴着马的大树走去,伸手解开拴在树干上的缰绳,翻身上马。

他对着正在拴纤绳的夜寒喊道:“我先行一步,你自己回府。”

刚一说完,便轻抖了一下缰绳,双腿狠狠地夹了一下马肚子,一人一马便绕着镜心湖畔跑了起来。

司徒枫他们的船靠岸之后,刚想着上马车的时候。

南笙诺突然停在了马车旁,转身问道:“你有没有听到马蹄声?”

“没有啊。”司徒枫竖起耳朵听了听,没听到什么声音。

“分明有,很急促,听声音像是往我们这个方向来的。”南笙诺侧着身子,手指着马蹄声的方向。

正在两个人辩着是否有马蹄声之时,已经有一个身影进入他们的视线。

司徒枫迅速地挡在了南笙诺的身前,直到看清楚来者为何人。

“吁~”只见墨染尘拉紧手中的缰绳,迫使马儿停了下来。

南笙诺看见他突然的出现,不由地喜上眉梢,迅速绕过护在她身前的司徒枫,走了过去。

“墨染尘,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来回地看了下二人,面不改色地说了句:“回府路过。”

实则内心说着:“幸好赶上了。”

司徒枫正想着追上前去,不料看见地上有个黑色的荷包,出于好奇,便弯腰捡了起来,在手中翻转着看了下,不以为然地捏在手中走了过去。

“墨染尘,我怎么觉得今日咱们的那么有缘呢?到哪里都能不期而遇啊?”司徒枫故意调侃道。

南笙诺听见他的声音,立时转过身,眼神瞬间注意到他手中的一团黑色,心中咯噔了一下,双手向腰间摸去,当真不见了荷包的踪影。

“那个,司徒枫,你手中的是?”她指了指他的手,小心翼翼地试探着。

司徒枫抬起胳膊,打开手心,将那个黑色荷包展露在众人眼前,说道:“你是说这个吗?是我方才在那边捡到的。”

“你有打开看过吗?”南笙诺问话中带了一丝紧张,有点害怕被人发现落弈的存在。

“没有,小诺,你知道这个荷包吗?”

南笙诺点了点头,应道:“这是我的。”

“你的?”司徒枫有些不可置信,随即又问道:“这当真是你的?你一个小姑娘家的,怎会用如此黯淡的荷包?”

“怎么?姑娘家用黑色犯法啊?”南笙诺说着便伸手去拿,岂不料,那司徒枫故意将胳膊一抬,使她够之不到。

“我说小诺啊,要不然你把这个送给我好了,我再送你一个更好看的。”

“不要,我就要这个,你知道做这个多费劲嘛。”南笙诺边说着边往上跳,想够着那个荷包。

司徒枫玩心大起,手举的更高了,笑着说道:“这是你做的吗?那我更想要啦。”

南笙诺扶着他的肩膀往上蹦哒,心中暗骂道:“没事长那么高干嘛。”

两个人这么一抢一闪的,丝毫没想着一旁还骑在马上的墨染尘。

他坐在马上,看着他们二人仿佛打情骂俏一般,心中有股无名的怒火,轻轻夹了一下马肚子,来到了司徒枫的身后,直接将他手中的荷包拿了下来。

看见荷包被拿走,南笙诺也停止了那上蹿下跳,直勾勾地盯着他看着。

司徒枫这下可不乐意了,嚷嚷道:“墨染尘,你这可不行啊,太不君子了。”

“我从未说过自己是君子,更何况,你在这里逗弄一个姑娘家,就是君子所为吗?”

说完,他就没有给司徒枫任何说话的机会,直接看向南笙诺,伸出手给她。

南笙诺看着他伸出的手,不由地嘴角上扬,立刻抓住了他的手。

墨染尘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轻轻一拽,将南笙诺安置在了自己的身前,单手圈在她身前拉着缰绳。

“司徒枫,那就不麻烦你送我了,我们先走啦。”南笙诺开心地对他挥着手。

话刚说完,墨染尘已经驾着马离开了。

南笙诺马上转头大喊:“司徒枫,你喜欢那个荷包,我再给你做一个......”

司徒枫的手伸向他们离开的方向,有些懊恼怎么没阻止了墨染尘,但是,一想到南笙诺最后说的话,心中又开心了起来,也就转身回去自己的马车了。

南笙诺喊完之后,头没有立即转回去,而是微微侧了一下身子,眼神落在了墨染尘的脸上,打量了他一下。

“你刚才为什么走的那么急!我的话都还没说完的。”

“怎么?这会儿骑马不害怕了?”墨染尘稍稍低下头,看着她。

“有你在,我为什么要害怕?”南笙诺微笑着转过身子。

墨染尘看着她的后脑勺,微笑了一下,说道:“你就那么信任我?”

“那当然,要不然我也不会不坐司徒枫的马车,跟你一道骑马了呀。”

“你若后悔的话,我可以即刻将你送至他的马车。”

“别别别,我可没说后悔啊,别在那里曲解我的意思。”她说着将手中拿着的荷包重新挂在腰间。

墨染尘注意到她的举动,不禁问道:“你真的要给司徒枫送荷包吗?”

“当然啊,做人得讲信用,既然我答应了,那必定要做到的啊。”她说着还不忘拍了胸脯一下。

“为什么?”

“啊?没有为什么啊,这是做人的根本呀。”

“我是问,为什么要送他荷包?”

“他不是喜欢嘛,再说啦,平日里他都请我吃那么多好吃的,这次还带我来游湖,虽然结局不怎么样吧,但是,我还是蛮开心的,送一个荷包有什么呀。”

“你还蛮懂的知恩图报嘛。”墨染尘冷哼道。

南笙诺没注意到他的语气,更看不到他那黑着的脸,还单纯的以为他是在夸自己,笑嘻嘻地点着头:“那是啊。”

“笨女人。”墨染尘咬紧牙,从缝隙中漏出几个字。

南笙诺没听清楚,微微侧着头,问道:“你说什么?”

“我是说,南笙姑娘懂得知恩图报是好事,那是否记得打你到这,是谁一直供应着你的吃穿用度?”墨染尘刻意“提点”道。

“当然记得啊,这怎么可能忘记呢,等我有钱了,一定还给你,我这个人不喜欢欠人的。”

“谁跟你说这个?”

“啊?那你是什么意思?”南笙诺被他说的有些绕了,只觉得今日的他有些奇怪。

墨染尘自觉着跟她真心说不出个名堂,便说道:“没什么。”

“哦。”

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好一会儿没有发出声音。

南笙诺自觉的尴尬无比,心想着,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坐司徒枫的马车呢,至少跟他还能聊聊天,用不着像现在这样。

又忍了一会儿,实在憋不住了,她轻声呼唤着:“墨染尘......”

“嗯?”

“你说说话呗,否则你会睡着的。”

“不会。”

“哎呀,总是不说话,会憋出内伤的。”

“不会。”

“墨染尘,你平日里也是这样寡言少语吗?”

“嗯。”

“你就不能多说点字吗?”

“说什么?”

......

南笙诺气的恨不得掐人中了,独自翻了多个白眼。

“你这样说话,就不怕便秘吗?”

“此话何解?”

“你还真的是一个字一个字在往上增加啊,佩服。”南笙诺手伸过头顶,双手抱拳道。

墨染尘仿佛感觉着她有些生气,但是也不明白究竟所为何事。

“你想说什么?”

“没想说什么。”

“你怎么了?”

南笙诺自我翻了个白眼,说道:“没怎么,就是跟你聊天,让我想到了我的数学老师。”

“数学老师?”

“墨染尘,你这样真的不枉当单身狗。”

“放肆,你胆敢说本城主是狗?”

被他突如其来的吼声吓了一跳,南笙诺没料到他会突然那么凶,一紧张便身子一歪。

“啊......”

墨染尘也没料到自己会失态,更没想到的是,正因为自己的失态把她给吓着了,结果还摔下了马。

南笙诺身子一歪的时候,失去了重心,直接从马上滑了下来,幸而马儿跑的不是特别快,她摔下去之后在草地上滚了几个圈,直直撞在了一颗大树上。

墨染尘见状,迅速拉紧缰绳,纵身一跃,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她的面前,看见南笙诺吃痛地躺在地上。

“你怎么样了?怎么会摔下来呢?有没有哪里受伤?哪里痛?”

说着就想着将她扶起来,没想到换来的是她的尖叫声。

“痛痛痛......”

南笙诺被他扶着慢慢地坐了起来,手扶在腰间,牙齿咬着嘴唇,直至血液冲齿间冒出,可想而知,该有多疼。

“怎么样?”墨染尘脸上挂着担忧。

看着这样的墨染尘,南笙诺心头一软,眼泪瞬间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墨染尘顺势将她搂入怀中,轻轻安抚着:“很痛吗?”

“嗯,痛。”南笙诺眼泪鼻涕一起流着,毫无顾忌地往他的胸前蹭着。

哭了一会儿,抬起脑袋,满脸爬满泪水滴说道:“你干嘛吓唬我?”想着想着,又一阵委屈袭上心头,眼泪不受控地往外流着。

此时,墨染尘心中懊悔至极,心中暗骂着自己,为什么会吼她,又一方面希望她安然无事。

就在南笙诺嚎啕大哭的时候,夜寒骑着马赶了上来,看见他们的时候,就发现二人拥抱在一起。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