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书籍1204171
冬天的山丘
作者:白竹雨风本章字数:2073更新时间:2023-03-24 19:35:50

“爸,明天是腊月廿九了,要不我们明天去上坟吧。”大钟征询父亲的建议。

“明天去?”父亲迟疑了一下。

“后天降温,趁着明天天气好,咱俩速去速回吧,后天咱俩去超市采购。”大钟安排到。

“好的,这样的话,咱俩尽量在天气降温之前,把事情都办完。”父亲应和到。

母亲的坟头在一个偏远农村的山丘上,紧挨着的是大钟的奶奶和爷爷的坟头。每年春节,大钟都会和父亲“请”他们回家过年。到现在,出了大众的母亲之外,大钟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在大钟很小的时候,爷爷便去世了,当奶奶离开的时候,大钟便觉得父亲是这个世上最需要关心的人,除了大钟之外,父亲在这个世上再无其他直系亲属。当大钟得知自己的病情之后,他便觉得这世上活脱脱只剩下父亲自己一个人,想到这里,大钟就觉得喉咙哽咽。

今年腊月廿九赶上了大寒,在这最后一个也是最寒冷的时节,父子二人从山脚下步履蹒跚地向半山腰走去。父亲照旧走在前面,大钟吃力地跟在后面。今天的天空很清澈,立春就在眼前。阳光很足,风很凛冽,脚下的枯枝咔嚓作响,仿佛在说春天马上就来了。到了坟前,父子二人像往常一样,默默地把纸钱压在坟头上,简单地将周围生长出来的树枝清理掉。在鞠过躬之后,父亲点了一支烟,放到了爷爷的坟前,这是父亲每次必做的事情。也只有当父亲在此刻吸烟时,大钟忽然感到了吸烟的意义,也似乎可以看到,如果爷爷还在世的话,父亲和爷爷之间也一定会逢年过节坐在一起吃饭喝酒抽烟,这样的场景想想就让人觉得幸福,所谓天伦之乐,大概如此吧。但这也只能想想罢了。

“你还要在这呆一会儿再下去么?”父亲瞧见站在母亲坟前的大钟,便问道。

“爸,您先下山吧,注意山路,一定要当心,我一会儿就下去。”大钟说。

父亲走下山之后,这个孤零零的山丘只剩下大钟自已一个人。他矗立在母亲坟前,低头看向被冷风吹得支零破碎的残枝败叶,此刻的大钟心里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的话想要说,但一时却不知道说什么。

“妈,我不想死······”大钟的眼泪忽然喷泻而出。

眼泪还没躺到嘴角,就被呼啸的北风吹干了,就像还来不及说出口的心里话一样,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唯独大钟却遭受着来自时间的最吝啬的待遇。正如当初罹患癌症的母亲一样,没人愿意提早离开这个世界。大钟今年三十七岁,也许在他四十岁的时候,他也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坟头,但遗憾的是,那时候不会有人来看他。

忽然大钟的手机铃声响起,本以为是父亲着急而打来的电话,居然是一个陌生号码:

“大钟,是我。”电话那头传来了低沉浑厚的声音。

“怎么是你?”大钟倍感惊讶。

“不会把我忘了吧?”

“你······你不是在美国么?”

“我回北京了,而且现在正赶往大连。”

“恭喜你,生意已经做到这里来了。”大钟回应道。

这时大钟的父亲打来了电话。

“抱歉,我先挂了,我爸还在等我,我得走了。”大钟随即挂断了电话。

“怎么这么久?司机还在等我们。”父亲看到大钟朝着山下走来时,问道。

“我又把周围的树枝清理了一下。”

“得快回家了,感觉开始降温了。”父亲说。

回去的路上,天空中飘起了零星的雪花。薄薄的阴云遮住了湛蓝的天空,原本清澈明媚的蓝天也黯淡了下来。大钟看着窗外,顿时觉得脑袋胀痛,他的思绪还停留在山丘上母亲的坟前,但那通电话的突然出现,让原本已经波澜起伏的内心更加汹涌起来。

“他为什么会给我打电话?”大钟心里泛着嘀咕。

回程的车刚开出没几公里,大钟就又接到了那个人的电话:

“大钟,我到大连了,应该说我回大连了。”

“欢迎你。”大钟的回复显得正式且官方。

“你的父亲还好么?我顺便给你父亲带了点礼物,你什么时间在家,我去看看你。”

“礼物就不用了吧,你的心意我收到了,我想你飞回来还得倒时差吧,你先休息吧。”

“还是你最关心我。”

“你先休息吧,外面天气不好,我还得陪我爸办事,再见。”

大钟已经很擅长应对来自这个人的某种无事献殷勤的作风,和他在一起多年的交往,这已经成为大钟埋在骨子里的本能,也正是因为这种本能,才让后来的大钟不再继续收到来自这个人的“伤害。”

“谁给你打电话啊儿子,为啥你对他说话这么不客气啊?”父亲好奇地问道。

“是他。”大钟冷冷的回答道。

“哦,那从美国给你打长途电话,那应该很贵的,也不要对人家态度冷点。”父亲说。

此刻,雪越下越大。腊月廿九,大寒节气,雪花大如席,人心深似海,往事成追忆。面对对方的突然出现,大钟竟不知所措,按照原定计划,这个春节只应是父子二人简简单单的度过,但是一个多年没有联络的故人突然横冲直撞地出现,着实为这个春节带来了计划外的插曲。

给大钟打电话的人,叫钱洋,是大钟的发小,也是高中和大学同学。可能出了父母之外,钱洋是大钟生命当中,交集最多最久的人。钱洋的存在,把大钟的人生分为了很多不同的片段,而这次出现之前,大钟本以为他们之间的交集应该画上句话了,但钱洋的再次出现,以及他让人招架不住的突如其来,难道意味着大钟的人生真的又要平添某些插曲了么?

外面的雪已经把路严严实实的覆盖住了,早上出门时还是万里晴空,让人不得不憧憬起即将到来的春天,但骤降的气温,皑皑的白雪,冬天的山丘一下子就变得煞白,二零二二年的农历的最后一个节气真的名副其实。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