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无情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24更新时间:2023-05-29 20:00:00

“有心了。”他抿着齿,笑意不减。

“你总是这样。跟我白无垢客气啥。”

白无垢说道,却见白无垢拿了一把剑“秋水”。

“你知道的,我的境界有了这把剑的话,如虎添翼。”他说道,

“成人之美。”

白无垢也觉得高兴。

枫林晚照之时。

“早说你不要这样做,你还是失去了人心。”

“你知道的,一个人变的陌生之时,是六亲不认的啊。”他一袭黑衣冷冷的看着他。

“可是你夜惊玉为了一把破剑,竟然丧心病狂的覆灭了夜家。”西觅履说道,

“你比我差不了多少。”夜惊玉不屑的道,

“是,我是单打独斗得来的,可是我赢得光明。”西觅履说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亦各从其志也。”夜惊玉知道他的做法,天人共恨的。

但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你好自为之。”西觅履知道一个剑客的执着是无法改变的。

山谷深处,

“哥,半希夷不在这里。”找寻了多日的镜花影说道,

镜水月也很无奈,因为他知道有时候,简单的事有时就像乱麻一样。

江湖的繁杂不是那么简单的。

“那我们回去吧。”镜水月说道,看到自己身上衣衫褴褛的样子,不由笑了一下,入山时的潇洒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无名谷。

“夫君。你无聊吗?”骆宓说道,

“不会,很快乐的。”李锦瑟说道,可是他的说确实在地上写出来的。只见地上现出来,“不会很快乐的”一笔一划写的银钩铁画的。

“夫君,你还是不快乐啊。”骆宓知道这样其实不好。

其实他只是想要和骆宓在一起。

至于快不快乐,不重要了。

“夫君,你要知道因宓儿快乐,而不是因宓儿痛苦啊。”骆宓说道,一眼看出来李锦瑟的不快乐。

“不。”李锦瑟摇了摇头。在他看来,女人的快乐比他的难受更重要。

“夫君,你这样,宓儿很幸福,但是更多的是痛苦啊。”骆宓既甜蜜又酸涩。

“夫君,但是你不觉得时间长了宓儿会腻的吗?”

“那我放你离开。”李锦瑟在地上写着,“离开”两个字。只不过明显自己有些淡淡的模样。

“她惹出的事,伤你真深。”骆宓有些疼惜的道,

一直以来,总以为女人的苦是苦,可是男人的伤也未必少了。

她就喜欢看着他守着他就好,她不想太多了。

“律素履,你这个始乱终弃的负心人。”她自跨进屋内后,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骂道,

“…………”

律素履心说“要不是现在的心法没有臻至最高层,说不定容不得她放肆了。”

可是他明白实际情况的他,无奈的脸色苍白,他根本就不是那样的。实际情况有时候,在一个恰好碰上,让人瞬间变的不可理喻。

“你知道的,她只是太过于迷恋我了,我并未招惹她啊。”

“你不对她笑,她会连魂儿都丢了。”她看着她清醒过来后,呆呆的坐着,每天痴痴的样子,让人心都揪住了。

“你去看她一眼好吗?就一眼,求求你了。”她突然跪了下来,眼里竟然是一个女子最低姿态了。

“这………你先起来,这感情的事,不能勉强的,丝毫都不行的。”律素履多年以来知道飞蛾扑火的人有多少,自然知道有些人,一眼就是万年。何况他还被她看到了最真实的一面。

“你这么狠心,真的好狠……”

“你别让我遇见你,下一次我一定把你碎尸万段。”她心道,不敢露出来,因为这个院子里不是那么简单。

她知道今天一点机会都没有。

“明曌。你说,夜家没了,是不是有些蹊跷啊。”

这时一个妇人怀胎已经三月,慢慢走了出来,坐在庭中。

“妇道人家,别打听这些事,尤其身子还有婴孩,容易入煞。”明曌说道,

这一刻的妇人温柔的看着明曌道,

他虽严厉但是他的直白有时候让她很无奈,但是这一刻她分明尝到了甜蜜。

“所要不多,不过他也。”

但是江湖岂是那么简单的,波云诡谲的样子有时候让人瞬间翻脸。

“王红拂,我没想到你敢背叛我。”

王忐忑恨恨的道,气急败坏极了。

“你没想到的事,还多着呢。”

王红拂说道,冷冷的脸上露出一点儿笑意,随后身上的红衣翻卷,随后一根根红绫飞出,这一刻王忐忑才发现原来昔日培养出来的刺客,现在开始反噬他了。

“你的招式都是我教的,你还能翻天了。”王忐忑随即再不留情,只见一掌于瞬息间抓住红绫的那一刻,一击无情拳意击出,

“噗,”却在这时,王忐忑的背后又是一个王红拂,一剑刺出。

这时候王忐忑眼里有种惊恐露出,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随即跌倒,脸上的表情和背部的血混合出来一个别样的色差,让王忐忑有些难受的表情包围了整个府邸。

“走吧。”这时候拿剑的红拂说道,“你要记得,你时间不多了。”

“是啊,时间不多了。”持白绫的王红拂喃喃自语道,

随即离开了现场。

不多时,天上一场雨洗刷着一切的污垢,看着屋檐下的水线,一位女子心蓦得有些难受。

“多少年了,江湖岂是那么容易了断的。”她烟火气全消,可是她知道这一切的过往其实早已经烟消云散。

拟风轩。

“来,下盘棋吧。”

这是燕山雪说道,可见最近他修身养性好久了。

“不了,你知道,有时候不合心境的。”只见身着万字袍,竟然江湖传闻满是武功秘籍做成的衣服。

“你号称天下武功容身,莫不是就这件衣服。”燕山雪疑惑道,

“不是,你知道,有些人的天赋是不可测的。”

“包括你。”燕山雪道,

“我不算,在此列之外。”

他说道,

“你不会修炼了它吧………”

燕山雪露出惊色。

“不错。”他说道,

“那种痛苦你竟受的了。”燕山雪有些惊恐。

“欲成大事者,些许痛苦算的了算什么。”

“那可是生的极致,死的极致啊。”燕山雪震惊了。

“………”他随即,一个闪身离开了。

真正的强者是寂寞的,是不害怕树敌的,怕的是一种没有对手的寂寞。

那是深入骨髓的寂寞。

很明显燕山雪被淘汰了……连杀的价值都没有。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