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忧患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218更新时间:2023-06-10 20:00:00

有地谓乐哉之乡,有七彩八合镶边其中,以金变之色,四方以紫,青,金,白映带佐琢。

乡内以楼阁最为突兀,装饰于木,水,土,金,火浮雕装饰内部,而外表以金,银,琉璃,玻璃,赤珠,玛瑙,砗磲外装饰在光的耀闪下美轮美奂。

远看蜿蜒起伏的山,近处散步乘凉的时候,一阵轻风从乡里徐徐吹来,风铃草随风摇摆,似有人吟唱高山流水。

多少走过熟悉的地方,却熟悉已极,沿着乡的路走或者骑马,亦或者看到最烈的马,在疾驰中,缓缓地减慢速度驻足,饮水而后一路向北绝尘而去,类似此类的景象在朝阳初开,还是夕阳西下的,在山的光线变幻下,七彩色或明或暗的,一会儿翩翩起舞的,又一会窈窕世无双的,在不断的观察中,偶尔惊艳的样子,迷蒙了心境,在偶尔出行后的云雾缭绕下,看到美的同时,却也感受到了浓雾里的影影绰绰,偶尔透露出来的山姿,既而妩媚,又飒飒摇风细舞来,载不动许多愁,山色苍郁,连绵的草和树,一点点的摇摆着岁月的精雕下偶然机缘巧合的看到了咫尺的美景,却不敢迈步一下,因为前面便是沟壑阻隔,似眼前又如坠于云雾缭绕的山间,迈步而行,有种说不出的云海仙境。

“三次的攀爬,也没有成功?”阴兄早已经放弃了。可是他的定兄还在坚持,这着实有些不可思议。

“我也坚持不住啦。”定兄这时说了一句,却不料阴兄却说了一句,

“你不能放弃啊,都第三次了。”阴兄,知道江湖里一个剑客骤然得到强大的剑法,上手极快,但是遭受的难关其实越小,后面突破的可能越小,但若是遭受的劫难一层层接着恶意而来的时候,那么坚持下去的感觉就已经很美了。

“谢过阴兄的点醒,在下感激不尽。”

定兄不停的道谢,因为事本身就是一种坚持的模样。

“我走了,只愿你这一次得授此高超剑法,他日江湖再见之时,救我于危难。”阴兄也是有难处的人。

镖主看着一个个的镖师倒下,心里有些迷茫,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看着毕竟向着马车而去和镜花影交手的黑衣人,而镖主被缠住了,一个分心却被剑划出来一个伤口。剑的伤害力是不分死生的,有时候镖主也很无奈,因为祖传的意思,所以只会剑法,可是镖主看着面前的黑衣人却有种熟悉的感觉,本来是无法察觉的可能,任凭镖主无论如何变招都被察觉到变化的那一刻,镖主才知道祖传的剑法可能早就烂大街了。

但是他不相信这一事实。人总是给自己找一个特别奇怪的借口。

“跟我交手,还敢分心,谁给你的勇气。”黑衣人不遗余力的打击着镖主。镖主已经没有余力顾及其余人了,只能凝神对待眼前之敌。

“哼。”镖主只得拆招出剑,偶尔一剑连环,以求自保,却在防守剑式出剑进攻,这一刻的黑衣人没有再说话,他清晰的感知到了镖主的进步。

“南辕北辙。”谁知道镖主这一刻牙一咬看着击来的剑招,随后一式“上下求索。”剑瞬间呈现缠绕式,随后反接一招“无关春秋只关情。”只一刻黑衣人,才发现镖主竟然放弃了防守,这一刻黑衣人惊骇欲绝,可是伴随着镖主肚子肠子冒出来的那一刻,黑衣人却倒在了地上。

江湖就是对自己狠点,那么就会存活下来。可是失去的感觉和受伤感觉比起来,还是受伤的感觉轻微些。

说时迟,那时快,不过眨眼的功夫而已。正准备上前营救时,却见救的那个男子这会仅仅一挥扇,竟然让周遭的黑衣人如遭雷齑,一般缓缓地倒下,而这会伤残的镖师竟然已经达到了三成。而镜花影这一刻却在心里烙印下了这个男子的样子,可是注定落花流水的结局,谁也不知道男子这时候在想什么。

只见男子弹射出的扇子,这时候飞回来收起合住了扇子。

恰好的时间里,恰好的人,恰好赶回来的镜水月说道,

“镖不用送了,我们支付运镖的费用。”镜水月拉着镜花影准备走的时候,却发现镜花影痴痴的看着折扇男子,不肯挪步,这一刻镜水月,知道花痴的妹妹,又有了崇拜的对象。

江湖将儿女情长一点点的萦绕。可是有些江湖的人,总是不是那么的简单。

偏见是一个江湖人的惯性,可偏激是一个女子甘愿如此。

看着蝶采儿变的不一样的时候,是没有人知道的,但是人不就是如此的吗?

“知道自己要走的路,迷茫的涂上眼罩,不要看以后,只争朝夕。”

蝶采儿记得孟晚秋说的话,却有种说不出的痛苦,可是为了腹中的孩儿,她需要的是稳定和压制心里的情感。

以前不曾触碰的武功秘籍翻开,看着孟晚秋昔日留下武功秘籍前的题前人句。

曾逐东风,拂舞筵,乐游春,苑断肠天。

如何,肯到,清秋日,已带斜阳,又带蝉。

随后不顾诫告:蝶采儿修炼起来了持心邪耶式。

此功法会不断虚弱体质直到孩童降生,才算功成,以孩童先天气循补内气,以得到孩降生,身姿不减分毫,但是持心邪耶式,在功成的那一刻,若是不能杀人以泄愤,则会沦为废人。独留孩童一人独活于江湖。

可是一个本来有了心的人,再失去心爱的人之后,还能活下来的时候,无论变成什么样子都不足为奇。

李锦瑟浑浑噩噩的走了一段路后,才明白,有时候人本身就是如此,也许抓不住的东西就是如此,毕竟江湖是一个将拳头的地方,不是讲理的地方。

“受过伤的人,再遇到一段温和的感觉,就会明白,聚散不由自主的。”

一个人消沉是有原因的,无不是离散死。

李锦瑟知道不稳定的时刻,做什么都是错的,但是再次失去的时候,也许本身就像泥塑一般。

“不够强的时候触碰一些不该触碰的,本身就是偷了天机一般,最后落的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这时候的无名侠女在暗处妒忌的看着,这个男人曾经为了她而生不如死,可是现在又为了别人而生不如此。

也许人总是在得不到的时候,最容易贪心,可是得到的时候,却没有学会相处的有些珍惜和疏远一些。

“走吧,她已经不值得你留恋了。”红黑楼也不是什么自有的组织,让她能够像以前那么轻易的再追逐自己想要的了。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