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冷漠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27更新时间:2023-06-09 20:00:00

“他日江湖再见,你我再较高低。”

只见刚才两个斗在一起的两个人,迅速的分了开来,其中一个一身褚衣的刀疤脸剑客,身影飘忽,迅速的离开了,临了流下了这句话。

素昧平生的人是不会说这样的话的,可是后来,才明白回头与否,其实并不重要。只是一个冷漠的人这时候缓缓转过身,看向了离去的那个人,心里没有任何情绪,平静之极。

山是什么样的山,树是什么样的树,人是什么样的人。

山是远山眉黛,树是江湖救急的树,人是忧伤与伤感的人。

从来没有上心的人,知道了有些事,不是简单的江湖可以通过刺杀可以明白的。

但是对于一个江湖的人来说,也许行走都是很费力的事,但恰恰这最费力的事,如今却成了冷漠剑客最容易的事。

可是对于一个想把自己藏起来的剑客来说,被人找出来的羞怒,应该是冷漠大于较量。而且较量的人三心二意,一点儿也不认真,却在心里认真极了。可是想一招剑法的时候,都没有这种认真,却在较量的时候,总是奇招迭出。

“我没想到,他是这种人。”冷漠剑客这一刻心里想到,却无法说出。

“可是你不也是拆招的时候,才发现的吗?”一个人从树林里走了出来,随后拿了一本武功秘籍在看。

这在冷漠剑客眼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因为江湖上所有人都有秘籍,但是能够参悟并且悟透的人,都擅长于教人做事。

可对于一个拿着秘籍的人,却报以同情。因为每一个有秘籍的人都有着江湖的贪欲,但是却会告诉一个很违背原则的是现实,就是江湖人是身不由己的,而非人在江湖。

“就是被发现了,所以需要再藏一次。”冷漠了好久的剑客道,

因为一把剑的锻造是一种经过挑选,提炼,捶打,呈现,溶液,剑模,成型,淬火。

而十年磨一剑,非是一日之功。当年的剑客剑痴因痴而死,现在的剑贪却不会因贪而死。

山,自远山眉黛而来,忧伤的人看到了伤感的人,于是忧伤的人花了好大的时间成为了一个冷漠的剑客,却被一个拿着秘籍的剑客毁掉了从容。

江湖有时候消去了一个剑客的荣光,但是却会在较量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剑只有专属之剑,才可以赢敌千万而无惧。

虽一人,犹千军万马。

“你现在能做到吗?”拿着秘籍的剑客问道,

“可以。”冷漠剑客放下可有可无的包袱,但是却在这一刻浑浑噩噩了起来。

“其实,你不能忘记的只是你的荣光而已。”

这一刻拿着秘籍的人却再一次毫不留情的说着冷漠剑客。

“是有如何,不过是过去的新仇旧怨而已。”

对于不回头的路,谁也没有办法说一个剑客好,但是谁也没有资格指责这个剑客究竟是否真的冷漠。而江湖是迷人的但也是危险的。

“你会在多少招后去掉我的姓名。”一个剑客自山上下来问道。

“我会在淡淡的那一招。”

“那你已经做到了。”

可是发现没有太多杂念的人很好的先行可以可以知道一些江湖的事逐渐被掩埋。

“不,我没有招,只有出剑的时候,才忘记了你的名字。”

一个人得遭受多大的打击才会忘记自己的名字呢?

对于拿着秘籍的人来说,练习起来其实并不难,可是这样的江湖还有机会练习别人秘籍的时候。

这一刻的冷漠剑客说了一个字。

“有。”

江湖是一个很小的江湖,小到一个人也成为一个江湖,而大也大到了所有人都有江湖。

“你说镖主能回来吗?”她问道,镜水月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她答案。因为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跃跃欲试的江湖人士在不断地找寻着镖局所押运的镖物,可是最后还是让镖主失落了镖物,可是镖主也死。

有了心理准备的镜花影和镜水月看着第二任镖主的继位是那么的不正常,但是对于镖局来说,这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已经是家常便饭似的。

这一刻的镖主继任仪式,匆忙而有些紧促,似乎极其的正常。

“听说你们有镖要押送。”

一模一样的公式化的没有任何感情的模刻。这一刻镜花影和镜水月却不寒而栗。

“我们要求随镖而行。”镜水月说道,而镜花影也准备说的时候,却被阻止了。

“你要明白有些镖一旦出征,就意味着坎坷和风雨。”

“但是这趟镖不会有人劫。很少有雇主会随镖而行的。”

镖主还是那么的模刻。

但是这一刻明显感觉是真的,如果他知道这个盒子里是空的话,他应该会更轻松。

没有人愿意把寄托放在镖主这边,尤其是了解了镖主基本上到了一定程度上就会死亡。

而这个简单的事实没有开门做过生意的镖师运送者不曾了解的。

“什么时候启程?”

“明天。”

“在具体?,

“……”

镜花影放下对镖主的戒心,镜水月和镜花影可是亲眼看着之前有血有肉的人变的像极了一个人。而这个人的模样有些让人惊悚。

可江湖再正常不过了,不会因为有什么而停下来休息的。可是对于镜水月来说,镖局的不安全和字号似乎本身就是一个信誉和招牌。

可是这么聪明的行为和执行力,却让镜花影有些更觉得,镖局也许本身就是太自信了,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而江湖中,一把剑的作用是来干什么,无非杀人或者被人杀掉后取得的战利品。

对于剑来说,一辈子能够有一任主人的话,映其专。可是剑的主人不是什么高明的剑手时,便会乏力,以至于不够深刻的理解剑的杀伤力,因一人而屠戮众人,是嗜杀,而以一群人杀一人,是凌杀,天下之剑如唇枪舌剑,出口寂然无声,落于身则杀人无算。

镜谷。

江湖的波动是一个正常的事,但是不可轻待。

“静心,焚香。”一女子对着阴影说道。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