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坚定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45更新时间:2023-06-08 20:00:00

“夫君,你说他们还有一天就要来了?”骆宓道,眼睛透露丝丝的担心。因为平静被打破的那一刻,她和心爱的李锦瑟将会变的处境艰难不说,还要面临分离的情形。

可能快乐的时间里,时间消逝太过于短暂。

“夫君,我不想离开你。”第一次骆宓说道,

“看情况。”李锦瑟写下来了几个字,可是这一刻却发现那几个分外的歪歪斜斜的。

“夫君。”骆宓禁不住轻声叫了李锦瑟一声,

李锦瑟抱着骆宓不在说话,眼神透露出来一种坚定。

因为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彼此的心已经证明了一切,因为经过这一段的时间相处,李锦瑟除了要遭受世俗的眼光是小事外,可是李锦瑟的身份过于敏感,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这样沉迷于儿女私情之中,可是骆宓的柔情似水。李锦瑟毕竟不是草木,孰能无情。就是铁树也开了花,何况骆宓救治了李锦瑟全身的伤痕,只余下不能开口说话了,可是这也于李锦瑟有关系啊,当年若不是被无名侠女抛弃,李锦瑟必不至于在初出江湖的时候,毫无防备的被人下毒,且施展那分镜脆骨切割的身体经脉寸寸而断,以至于现在身上的武功全废。可笑最令人发笑的是仅仅为了一本蝌蚪文的书,还不是武功秘籍却被错当成了《经》,那是一个可以从中悟出武功秘籍的传说。

想到这,李锦瑟禁不住紧紧的抱着骆宓,而骆宓这一刻感受到了李锦瑟剧烈的反应。随即抬起头,脸颊泛红的道,“夫君,要不我………”

李锦瑟摇了摇头,他还不至于到那种地步。

随即在地上写道:“一些往事而已。”

骆宓知道这时候躺在李锦瑟怀中紧紧的缓解着李锦瑟的情绪就好。

善解人意的骆宓知道男人不愿意说的时候,不能升起妒意,毕竟他已经哑了,可是李锦瑟耳朵和眼神,以及心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彼此的存在。

江湖里,得安稳的时间是非常珍贵的。

骆宓也知道近来的时间里是多么的幸福,可骆宓的身份,不允许太多的儿女私情沉迷,可是这一段时间骆宓愿意陪着心爱之人,渡过难关。

抚慰人心的不过是烟火气。

看着李锦瑟能慢慢的振作起来,骆宓心里说不出来的欢喜。

骆宓心里却疯狂了起来,敢伤害她骆宓的夫君,要付出代价的。但是那剧烈的心跳声,让李锦瑟摇了摇头。

抚摸着骆宓的背,缓解着骆宓的暴戾。

因为平静所以希望骆宓不要那么的越陷越深。

武功最重心性,李锦瑟不希望骆宓堕入魔道。

可是世上的事岂是李锦瑟所能希望的。

江湖从来都不那么简单的,但是却一直以简单的方式粗暴的行事。

看着李锦瑟睡下的时候,骆宓起身离开了床榻,站在阴影处。

“查到了吗?”

“禀………后,尚未。”

“明天别打扰我们,一应事全交给我夫君处理。”骆宓随即挥了挥手,只见那抹影子消失了。

翌日。

一点点的光线转出,而骆宓海棠春睡的样子,让李锦瑟醒来的第一眼看到她的倾国之颜,闭月羞花之容,经不住亲了一口骆宓的黛眉,恰在这时的骆宓眨巴的眼睛感受了李锦瑟的唇角触碰,于是探开了的时候,恰当时的看到了李锦瑟的小心翼翼,第一次看到夫君李锦瑟的主动,骆宓心简直不要太甜,这可以是第一次爱到了具体的感觉。

仅仅片刻后,李锦瑟就离开骆宓的黛眉,这一刻骆宓失落极了,有种说不出的感受。

骆宓攸乎眼神闭上装作没有醒来的样子,却感受到李锦瑟缓缓地揭开被子,开始穿上外衣,缓缓地推开茅屋出门去了,

声音极小极小。

“哼,气死我了。”骆宓在床榻上滚了一个圈,感受着床榻上的余温,好大一会才恋恋不舍得爬起来,迅速的穿上外衣。

推开门,看着李锦瑟生火做饭的忙碌样子,骆宓感受着这种不舍,正在悄无声息的减少,定定的看着,随后便看到李锦瑟温和的写在脚下。

“快去洗漱,那里有柳枝新折的。”骆宓这一刻向洗漱的地方走去,这是第一次感受到了,“有人这么认真和关心她,而且还那么简单,一点儿也不敷衍。”

骆宓想起来了,之前的血腥搏斗之时的刀光剑影,一点点的变的冷血的感觉,再无意间救了这个男子后,骆宓有种预感这个男子就是她命中的劫数,度过的话骆宓也可以问道绝颠,可若是渡不过的话,想到这的时候,只听到这一刻已然是碰到了洗漱处的木门。骆宓心中有种疏忽,作为一个学武者,这种情形在这之前根本不可能影响到她的。

可是现在骆宓的的确确低估了彼此的拥有这股力量的样子。

随着骆宓定神后,缓缓地推开门,开始洗漱。

不一会儿一张宜嗔宜喜的脸探了出来,“夫君。”一声清脆的声音,字调腔圆。

而李锦瑟已是做好了早饭,听到骆宓的呼声,“夫君时,”他快步走了过去,这一刻李锦瑟看清楚了原来有只老鼠,可是这一刻李锦瑟手里什么也没有,只好抱起骆宓向外走去,速度好快,可是这一刻骆宓心里泛起来无限的爱,好想这一刻停滞在这里。

看着李锦瑟把骆宓放在板凳上的那一刻,无名侠女实在是忍不住了又一次跑了出来。

“你们这对郎情妾意的好夫妻啊。”

“现在夫君是我的。”骆宓说道,而且还亲了一口李锦瑟,看到这一幕的无名侠女心头的火腾腾的冒啊,

“弃夫之人不配。”这一刻的李锦瑟直接拿着树枝写了出来,眼神里流露出来一种坚定。

这一刻的骆宓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的衣不解带的照顾李锦瑟完完全全是值得的。

这一刻的骆宓得意的抱着李锦瑟,让无名侠女有种说不出的心酸,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随后说了一句话,“问世间,情是何物?由爱生恨不由己。”跌跌撞撞的离开了……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