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乱假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262更新时间:2023-06-17 20:00:00

镖主一路对着折扇男子陪着笑脸,因为有所求便有所奉。

折扇男子理所当然的享有着一应的待遇,人的贵重的自己给的。而折扇男子看着尚算完整的镖队。其中机灵一点的有那么一两个人,而木讷的人那一个男子总是盯着手里的一件物什发着呆。镖主走过的那一刻时,木讷的男子就把东西揣进来怀里,他的戒备心好重。而机灵的两个人一个唤作王秀生,一个唤席耐。也是很好辨认的感觉,有些清秀的就是王秀生,而一个看起来很好相处的,但是时常如沐春风的人就是席耐,特别的有耐心,好似没有一丝的气愤样,什么情绪都能消化的感觉。可是就这种人最不好相处,很细腻的颜值,让人有种觉得很奇怪,太过于真实,反而不真实。

等镖主巡逻完镖车的转身向回走的时候,折扇男子已然消失。

而这时镖车正经过一座寺庙,行走的速度明显减慢了,因为这座寺庙建在一个峡间,有种悬在一座院落里的感觉,露头的佛像在一缕青烟中云雾缭绕。

像极了一个朦胧的男子,在尘世里有种绝世屹立的感觉。

“王秀生,这个座佛有些意思,这还是第一遭见过这种佛像。”席耐对着王秀生说道,

“是啊,很匠心独运。”王秀生附和了一句。

而走在前面的镖主挑了挑眉,没有说话,但是一直低头走路的木讷男子看了一眼佛像,脸色大变。

一条窄小的荒芜小路,两边或高或矮的庄稼和枣树,天上的光线让干旱的地方,裸露的红一片,黄一片。

这时一个背着剑的和尚走了出来,而这条路似乎本身就是为和尚准备的。没有丝毫的征兆。

“和尚卖剑,诸位买否?”这一刻木讷男子死死地盯着和尚。

而王秀生和席耐却瞬间松懈了下来,但是镖主看到木讷男子一向很低调的,这一刻的眼神锐利如剑,就知道这剑不是那么好买的。

江湖里最难破的是阳谋,而不是阴霾遍布的阴谋。因为阳谋只能见招拆招,而阴谋可以躲避和反制。

对于此,镖主只能硬着头皮道:“在下镖车有剑,买剑做甚?”

和尚笑道:“剑者,百兵之君,拥之则为君,失之则为囚。”声音传出来的时候树林里的鸟儿都飞了出去。

这一刻的镖主看了看镖盒,随即不动声色的道,

“前有虎刚去,后有狼刚走,剑还在不必买。”

“当真如此?”和尚道,

“当真。”镖主后背浸湿了,心中一阵发虚,他清楚的知道折扇男子离去后,这一切都需要他演的分毫不差的,但是唯一能露出破绽的人就是他了,因为其他人都知道镖还在,这对于和尚来说,他此行也是试探其中的深浅。

“当真不买?”

和尚又问了一句,这一声却是用上六字真言中的外狮子印诀。

“当真。”镖主脏腑受伤了,但是强行涌上喉咙的血,被硬生生的压了下去,这一刻的镖主脸色镇定极了,让和尚怀疑周围还有暗镖之人再护持。有所依所有有所恃。

“和尚我,我送剑。”和尚又出一招,因为他还是怀疑镖主他们一众已然是外强中干了。

事实也是如此,可是越是如此,和尚却越小心,因为对于一个可以随时到手的神兵,越是容易拿到越是不真实。可是和尚棋差一招,改买为送的那一刻,远处传来一阵破空声,这一刻的和尚脸色大变,而木讷男子眼神缓和许多,而王秀生和席耐却有些感叹,折扇男子的强大。

“听说你要送剑?”折扇男子不疾不徐的向着和尚走来,只见每一步走的方方正正的,丝毫不差,未经测量却好似测量了一般,有种让和尚飞速逃离此地的冲动。

“是的,和尚送剑。”和尚心里一阵膈应,因为就差那么一点,若不是他多疑,现在镖盒里的希夷剑就是他的了。

“拿过来吧。”折扇男子这时候迅速飞出来的扇子回到了手里,而和尚脸上出现了一道扇痕,有种说不出的狰狞。可是这一刻的和尚却不敢多说一句话。

“给。”而和尚却不敢多说一句话,双手递上剑的刹那间,推出一记内狮子印诀,而折扇男子顺其自然的合起来扇子点在了内狮子印法成形的最盛时刻,这时候和尚嘴角溢血道,“谢高士留手。”一击之后,果然高下立分。

而折扇男子摇了摇扇子,笑看着和尚离去,没有阻拦。

“还算不错。”左手抓起剑一看,赫然是一柄仿希夷剑,

外表一模一样。分毫不差,这时候一吸一拉间镖盒打开,剑就被放进了镖盒里。

无疑除了木讷男子没有反应外,镖主,王秀生和席耐的表情各一,剩下的镖师这一刻才知道原来他们运的是空镖明途。

“怎么敢这么做呢?”王秀生的脸色有些难看,而席耐脸色有些僵硬,毕竟任谁被蒙在鼓里都有些难受。

而镖主表情却多了些浮夸,“该死,一定是镜氏兄妹把镖偷梁换柱了。”折扇男子这时候说了一句,安心上路,这下不会有人说是空镖了。原来上次隔空传音给镖主的时候,周围的镖师是不知道的,可是这一次无疑是给众人多了一剂定心丸,虽然还是假的,但是折扇男子摸剑的时候却是真的。

所以宣称是假的,因为假作真时真亦假。

他也不是神,总有一天会被围攻的。

可是镖主明显是一个盲目的信任者,因为他知道折扇男子是他扭转宿劫的核心。

江湖永远不能小看任何人但是也不能高估自己的能力,很明显盲目的人总是那么的真切体会到有一个坐镇者是多么的幸福。

越是这样越不能称之为一个剑客。

琉璃居。

虽然是琉璃的称呼,却与琉璃丝毫不沾边因为这是一个村落,之所以叫居,是因为曾经有一个是个坊间,环形的通道,而条纹般的街道给人一种宽阔却镂空的回环,每个环道都只能两个人前行,走到尽头的时候,才能折左折右,且有牌坊分列,一座上书“轻云”,一座上书“道境”,而石头制成的坊下有十六头貔貅活灵活现。

谢氏带着女儿谢红绫来到琉璃居的时候,才知道远离了那种江湖翻滚的安静,可是女儿谢红绫明显兴致有些回升。

偶尔看到她笑地时候,谢氏就有种说不出的爱涌上了心头。因为自夫君去世后第一次爱怜且认真看着女儿的一举一动。

“娘,爹爹是怎么被你俘虏的,你还没有告诉我呢?”

谢氏这才想起上次说了一小部分,却被一场雨雪给打断了。

正准备说的时候,这时候琉璃居来了两个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