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鱼龙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358更新时间:2023-06-18 20:00:00

江湖从来不会少一些争斗的,混吃等死的人不在少数。

“可是令我没想到的是,你会来袭击我。”痛苦本身就是江湖里最差的事了,可是对于天来说,这似乎是一件不是很理解的事。

“我的蓄意一击是什么。”苍说道,“挣扎的事,多么痛苦。”

“你杀了我多好。”天说道,言辞凿凿。

“我杀了你多好?”苍看着天说着,可是却没有了丝毫的动作。

“那你可知道我多么的恨你?”天说道,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不怕你恨我,我只怕你飞的太快,跌落的时候得多惨。”苍有些害怕倚靠的人以后过得太惨淡。

“不要较真了,我一定是要付出代价的。”天第一次看着他,像一个陌生人。

“我不要你付出代价的,我只要你安安稳稳的。”苍说道,

“最后一把剑出世了,在洛阳。”明说道,一个涟漪刹那传来了讯息。

“我们八部会在那一刻齐聚的。”雪无痕说道,

“小心。”一个声音传出,却无济于事。

他看着这把剑透过身体的那一刻,情绪在这一刻却释然了。

“我没想到死的是我,可也确实是我。”他在这一刻,低下的身子匍匐着,嘴里念念叨叨的说道,

“你走了,我却疯了。”他明白,有人的江湖,厮杀的场景只要存在一天,那么死亡的那一刻谁也不能预料,可他也没料到他走的那么急。

“世间最痛,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下一世,我还要你来做我儿子。”他这一刻失魂落魄的走在路上,周遭的色彩褪去,这一刻草木一秋,纷纷枯萎的样子,让树上的枭看的心惊。昔年武功已到了化境的他,这一刻的一念一动间可以让草木改生换死。霸道的内力在肆虐这周遭,只此一刻,周遭的树也开始变得光秃秃了。

“不好。”这一刻的枭施展轻功离开时,却见他一掌拍出,这一刻枭的身形一歪,强提一口气,迅速的逃离了。

这一刻的他缓缓转过脸来,却见一个六十岁来的老人,面容枯槁,双目之间的光黯淡了不少。

“谁杀了我儿,我一定要到凶手,让他血债血偿。”

这一刻他的心里发了狠,随手一记,便见那一颗树已然轰然倒塌。

“咔嚓。”

而这时的极速而来的侍卫说道,“朝廷说,凶手下落不明,疑是自杀。”

“自杀?好一个自杀。”老人眼中的血泪渗出,

“希望你以后不要怪我,要怪就怪江湖事江湖了。”他默默的说道,

他带着侍卫离去了,这一刻硕大的雪雪球落下,一时间填满了那条路,让两个人的踪迹缓缓化为了无痕。

鱼龙寨。

一百年一次的鱼龙舞,是寨子里不可多得的活动。这对于寨子的掌上明珠来说,这是好久没有的听说过的事了。只有一个男子来到寨子后才有的事,所以每一百年才会有鱼龙舞。

“你说要是那个人很丑怎么办?”一个穿着繁琐的衣服,看着走一步都有些难受的样子,却在她的行走间顾盼生姿,盈盈秋水瞳里能倒出影子来,

“我也不知道啊。”一个只身穿着很简单衣服,这一天是她的特权,她可以穿任何衣服,甚至可以在拥有一个男人时去游水窟,但是过了这一天之后男人必须离开。

“以后终生不再见他。”所以侍女会特地问她,因为猜测永远都是最美好的。可是对于一向对美丑没有概念的女子其实很简单的,

“我担心你心地这么善良,会被男人骗走。”侍女和她从小玩到大,有种特别亲密的感情。不想让除了她之外的人接触她,可是雪紫月的单纯,让侍女也有些为难,因为她在一种侍女里通过筛选里胜出的,而雪紫月天生好命,一种天真无邪,对着男子有着无限的憧憬,但是侍女却是在被一些险恶的言论里对男人有了偏见。一个人要是有了偏见后就很难改变了,除非遇见一个特别大的事,才能转变。

一直以来侍女和雪紫月说话都亲密不已,这一次也不例外。侍女去要拉下院子可以遮蔽的猛烈阳光的竹帘,而雪紫月却摇了摇头。

“说会体己话吧。”雪紫月说一句,看着侍女这时的表情,似乎有些急切。

“别生气了,好不好。”雪紫月索性拉着侍女的手,拽过来坐在竹床上,仔仔细细的看着侍女,直到侍女的表情慢慢缓和和变的柔软。

随即不动声色的雪紫月笑着说,“我想听你唱一曲。”

侍女这时候似笑非笑地道,“唱一段可以,唱一曲不行。”她可是知道雪紫月上一次缠着她的模样,让她一个女人都心醉不已。

“我这次规规矩矩的,绝对不会那样了。”雪紫月指天发誓道,

“那样是那样啊?”侍女也无奈了,想听她唱,这无赖都耍到发誓了。

“我帮你弹琴吧。”雪紫月总算是说了点子上了。

侍女起身拿下来挂在竹墙上的月琴,本来是平常的琴,可是雪紫月的琴被侍女定了一个名称,“月琴。”

扭动着的身子换成侧着身子的雪紫月坐在了侍女对面,开始拨弄琴弦。这一刻的雪紫月变的雅致而高贵,像一个从尘世向着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转变,而侍女这一刻露出来痴迷的样子,侍女心里想着:要是那个男人不来最好了。

“叮咚。”只见雪紫月弹的认真,而侍女也跟着唱了一段,两个人平日里配合惯了。这一刻幽幽的琴音飞出了院子,让村落里的人都有些感叹,毓秀钟灵之姿,风骨天成的女子,这一次的鱼龙舞一定会圆满的。

一曲弹罢,雪紫月缓缓从不食烟火的女子回落,可是脸上的潮红,让侍女情不自禁的贴近,随后情不能已说了一句,“真是我见了都想娶哩。”

“去你的。”雪紫月知道这一刻侍女对她有些异样的感觉,可是对于不谙世事的她,根本不知道这种好是何意。随后把月琴递给侍女,看到侍女妖娆的身姿去挂月琴,随后把着床沿,斜倚靠在竹床上,伸着懒腰,微笑道,“我们是声乐和谐,不是夫妻和谐。”

侍女望了望雪紫月半晌不作声,

雪紫月却唤了句,“秀儿。”这时候侍女秀儿回过神来,“你知不知道你好诱人的……唉,真够迷人的人不知道自己迷人,一会儿惹我心情波动很厉害,一会儿又引的我心里酸涩不已。我还

不能只佩服你这皮囊好,还得佩服你这内在的善良让人难以置信。”这一刻的雪紫月却不知道举止和动作,无一不动人,无一不惹人怜爱,一时间侍女秀儿的异样和心思又缓缓地沉落了。

雪紫月看了天色,便说了句,“不要说了,我晓得了。”脸色羞红,随即做势要打秀儿,秀儿却跑开了,“我帮姑娘你准备饭食去了。”雪紫月看着空在空中的手,笑了那么一下,一时间风光霁月,一时无两,可惜无人得见。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