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桄榔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46更新时间:2023-06-19 20:00:00

“你别逃了,好不好。”李锦瑟对着江南女子说道,

“我现在才明白他的饥不择食,所以我才想着远离他。”江南女子说道,一副凄婉的样子,让李锦瑟想到了骆宓死的那一刻。一个人心死了,身体疼痛是不足为惧的。

江湖从来没有心,但是江湖人有心啊。

“我只是让你知道,他是有苦衷的。”李锦瑟因为经历过,所以更理解那种迫不得已而为之的难堪。

“他背叛我的那一刻起,我这一生都无法原谅他。”江南女子这一刻露出来那一道疤痕,让李锦瑟想到曾经的自己。那一段沉沦的不堪。

“你就是废物,连堆黄金水都不如。”他在那一刻肆意的被嘲讽着,被一群乞丐追赶的时候,那根根木棍敲击在身上的时候,他明白这是耻辱,但是他一丝反抗的想法都没有,比起肉体的疼痛,心的疼痛才算真的撕天裂云。

“你反抗啊……”一个独眼龙的人眼神里透露出来不屑,“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

独眼龙是这一代收保费的头目,进贡是每一个城池小街步里的生存方式。

很显然他触碰到了一个头目的利益。可是被打的那一刻,他恨不得独眼龙打死他,可是这种流于表面的羞辱,却让他的眼神透露出来了嘲讽,独眼龙知道这个人不是靠羞辱可以让他低下头的。

“去,告诉黑使,有人骨头比较硬。”这时的独眼龙一副等待接下来好戏的场面。

却不了来到面前的黑使,却带他去了一个地方,让独眼龙看好戏的场景没有出现。

独眼龙骂骂咧咧的和一众平日里的狐朋狗友喝酒去了。

而黑使这时带着他来到一处巷子后,转过身,深深地看了一眼,“你这是何必呢?”

“嗬……”他吐出来血沫,脸上的淤青有些浮肿,不发一语,而黑使叹了口气,“你这只不过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自取其辱而已。”

“别管我了。”他跌跌撞撞的离开,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可是李锦瑟这时回过神来,看到江南女子泪痕,就知道只要他不追,她便不会跑。

可是李锦瑟说了最后一句话后转身就走,“南,他其实一直没忘了你,只不过阴差阳错的事就是如此的不可理喻。”

江南女子说道,“你追我这么久就为了这么一句话么。”

“是的。”李锦瑟步子顿了顿,

“可是你走了,我怎么办?”江南女子这时却有种祈求的意味。

“我只是传达一句话而已。”李锦瑟梗着脖子,没有停步迅速的离开了。

江南女子却蓦得,笑出来了声,

“一句话,仅仅是一句话吗?”

“这一句话,是你给自己说的呢?”

“还是给我说的。”

“重要吗?”

“不重要了。”

这一次江南女子收拾好心情,走向另一条小路。

“追。”顺路而来的影子,如影随形,却顺着官道,迅速的移动。

“好险。”

这时躲在一旁的人呼出了一口气,不等他在发声,却被打昏了,拿麻袋装起来,扛着迅速的离开了。

桄榔狱。

清醒过来的他竟然充耳不闻,有些不一样。神情有些感叹,又来到了这里。一个江湖人如果对一个地方特别熟悉的时候,那么安全的感觉将会很大,但是随之失去的自由将会让人明白有些事就是如此。

“半个时辰后,你会死,不怕吗?”一道黑影逐渐的从外面的亮堂处走进,而这一刻的光线似乎被他遮蔽完了。

“我从没有想到会是你的人,让我落到如此地步。”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身子笔直的站着,似乎并不怕他所说的,一直以来我以为你们是一个人,可是谁知道他们竟然是两个人。

“刑,你还是不懂现在的世道啊。太轻易的相信一个人的时候,必然会失去自身的安全感。”

“我没想到你这么自信,我放你离开,但是你得遵守诺言,再不能以真名行走于世。”

这一刻的他眼神里透露出来一种释怀。

“我以后不会再打扰你了。”刑说道,而投射他身上阴暗在这一刻被放到了最大。

“有暗的地方就有我。”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掌轰出,却见那狱墙轰然倒塌,而这一刻的刑迅速的离开,而他站在原地等了好久,随后缓缓消散的残影出现在了狱外。这一刻的刑却又折返了回来桄榔狱里。

“没有后背的人,是谁也不会信的。”刑可知道他放自己离开的缘由和代价的,但是若论世上最安全的地方,却莫过于这里了。

“是啊,你不信我,我又何尝信过你。”他这一刻却又走了回来。

“果然我们不亏是宿敌。”刑这一刻一个探手,狱中的铁檩木这一刻被轻易的拿在手中,随即一个挥击。

“纵山河,横水陈。”这一刻他挥出一掌,让那铁檩木打了个弯,随后却有了一个缓冲,

“你终究还是不能够随心所欲的掌控那门功法啊。”

刑这一刻,狠狠地跳起来一记猛击,这一刻的他突然一口浊气吐出,“名非名,意非意,花非花,雾非雾。”这一句话出口后,刑捂着心,有些难受,可是他却笑了。

“你不空即空,空也非空。”随即双手并拢成双指,这一刻的剑指,让刑感受到了他的决绝。

“名,你的剑,丢了?”这时候的刑惊讶的道,

“是啊,我被西觅履把剑借走了。”名回道,

失去了锐气的人,才会被人夺了剑。刑知道名已经失去固有的东西。

江湖被淘汰的时候,是无声的,没有任何的征兆,但是却在最后揭晓的那一刻时,才明白有些人注定是寂寞的。

名,于刑而言,能制衡刑只有他了。

这一的名,因为分心,被一记打进了墙里。这一刻的名苦笑地想道,“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走出了好远了。”

“我走了,这一次不是逃走的,是你留不住我。”刑走了,而名望着南疆的方向,“你还不打算出手吗?”

而这一路上跋涉的人,风尘仆仆的向着鱼龙寨而去……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