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覆灭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43更新时间:2023-06-20 08:20:00

“我若出手了……”她不高兴的原因是,她在最后关头因为他而心软了。

可他是谁?

她又为了谁。

一切的一切都是有孽债的。

江湖从来没有被证实过,但是却有人前赴后继的前行。

“你真的想好了?”侍女秀儿想了想问道,

“我想好了。”雪紫月明亮的眼睛黯淡了一些,可见这些时日里,她的无忧无虑消失。

“那我们白天吧。”秀儿准备东西去了,因为晚上的限制比白天的限制严格。

雪紫月第一次感受到了有一种刺激感,这时她最近以来的最好的状态,完全的不管不顾。

在日光不算猛烈,但是却暖洋洋的,让人有些慵懒。路边田里劳作的人打着招呼,雪紫月笑意盈盈的回道,

“忙呢。”短短的一句话,让人放松了不少。

可还是有人注意到了其中的蹊跷,看着松散疲态的走姿,在一颗树上的人,倚着树杈,扶着树斜靠着,手里抱着一柄剑,眼神似闭非闭,像睡着了一样,他似乎在感受着周遭的一切。

而雪紫月一个人走到出寨的桥前停了下来。

而秀儿还没有来,雪紫月还在惦记着她。

可雪紫月做梦都没想到等待的时间里风云变幻。

秀儿这会给竹屋子内安排了两个人。

随后小心翼翼的从竹屋下离去了。而雪紫月坐在桥边踢踏着光洁的双腿,摇摇晃晃的,阳光遮蔽的柳荫,让雪紫月昏昏欲睡,这一刻被树上的他看在眼里,“无忧的人,总是那么的令人羡慕。”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雀鸣,这一刻的他在树间飞速的追赶了过去,而这时候的秀儿在寨外招手。而昏昏欲睡的雪紫月却没有看到。

“真是急死个人啊。”可是这一刻寨子里的雪紫月被带回去了。秀儿生生的看到了雪紫月的不甘心。

秀儿溜走了,因为她实在不敢想那个男人来了以后的场景。

当再一次回到竹屋的雪紫月看着屋内的东西时,

禁不住说了一句,“替我把那一份也活了吧。”

随后接受了寨子里作为掌上明珠应有的命运。

秀儿看着手里的纹路在这一刻缓缓地变的和正常人一样,她知道她的时间不多了。

“但愿你遇到的男子能漂亮一些。”秀儿心里泛酸。

随后不再犹豫匆匆的离去了。

“她逃离了这里,但是对于她何尝不是幸运。”她很早就知道把一个人出卖才能得到的更多,可她的傻女儿一点儿都不懂。

见证人世间的险恶,是一个人最快的成长方式。

“你必须嫁给他。至于你会不会被娶,你不用管。”她第一次很认真的告诉雪紫月。

一个有价值的女儿比叛逆的女儿省心。

“我需要的是顺从,而不是反抗。”她说道,

而雪紫月怔怔地看着她,“好陌生,真的好陌生。”

雪紫月不懂鱼龙舞的重要性,但是她知道,这是最后一次鱼龙舞了,一个人一生之中只有一次。每百年一次,而她很幸运的撑过了百年,仅仅是为了见证这个盛况。

“她为此搭上了雪紫月的一生,只为这一次的事,不允许任何意外发生的。”她心里想到,

“吩咐下去,看好她。”她走了,也带走了最后的一丝温情。

“这就是一个人的感觉吗?”雪紫月想到,

而她心里却愈发的寂寞了。因为她清楚的知道,世间的事都是这么来的,只有无边的的寂寞,才算是永恒的。

可是她丝毫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因为她明白,雪紫月的意见并不重要。而且她也没有反抗的能力。

锦绣谷。

“十六娘。今天我带你去采山间风。”白无垢定定的看着她,知道她不快活。

“夫君,这样的日子太过于平淡了些。”觅十六娘有些不适应。因为觅十六娘觉得她可以,但是这却不是她想的。

江湖总归是不如意的,没有顺路的事,天难地北的江湖人那里又有什么安静。

“平淡了些,我也知道。”

白无垢知道平常的日子是真实的,但是往往最平淡却最考验漂泊的江湖心。

“一颦一笑的人是什么样的动人?”

“可是随着时间的延长,会渐渐的难以忍受这无尽的平淡。”

看着迅速收拾着一切的觅十六娘,白无垢知道太平常的事,也在平淡里变的平常而乏味。

“行走里的事,是一个江湖人最不确定的事。”白无垢也知道这样的日子,快到极限了。

戏台上,演着一个很奇怪的场景。可是看戏的人却只有一个人。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人。”

“但是我也没有见过演的人这么多。”

两个人说着话,可是只有一个看戏。

“影,你现身吧,这样很诡异啊。”

“我在你的旁边。”

“可是你这俗套的招式,是好多影子惯用的招式啊。”镜说道,

“你要在这儿杀了我吗?”

影说道,

“是啊。”镜拿出来了一面精致的镜子,让影现了身。

可是戏台上却乱做了一团。让演戏的人慌了神,这是何等的可怕。

“他说两个人,我们一直以为是一个人。”班主这一刻,示意好多人退后,这是洪家班当代最优秀的人了。可是在这个江湖里,是不够看的。

“你执意要杀我?”影又问了一句,

“你的身份让我很敏感。”镜说道,

“是啊,没有人允许一个影子永远存在。”影在这一刻有些感叹,因为终于可以成为风景了。

镜拿出来的镜子四面八方的罩住了影子,这一刻,影子在光的照射下,渐渐的消弭了。

“你竟然练会了它。”镜难以置信的拿着手里的镜子。

看到了镜子里的影,这一刻,镜却说,“原来我已经死了。”

江湖里却传出来,镜门一派在江湖除名了,而镇派之镜分为了十面,分别是东南西北上下左右,还有两面镜子分别被人打坏了。

“可惜盛极一时的镜门了。”连铁匠厘都知道了。

正在打剑的君未央,身子一颤,眼神混浊的那一刻,射出来一缕厉芒,瞬间在剑上刺出来一个字,“镜”。

铁匠厘却说,“止水。”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