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昆吾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00更新时间:2023-06-21 20:00:00

季玉看了看亮堂的外边,也不敢耽搁了。

施展轻功在雨中漫步着,有种说不出来的风雨不透。

她第一次生出来一丝后悔,若是她回头的话,一定可以获取他季玉的真心,可是一切都过去了。

不多时,季玉已经消失了。

而她挪动了几步后看到了雪紫月在门口盼望着即将到来的人。这一刻也分不清是乐意还是不乐意了。

她这一刻收回思绪,笑道,“还好,还有你在,不然可就废心了。”

说着,便将手里的那个已经很久没有摘下的镯子,交给了雪紫月,而雪紫月有些发愣,这是不曾有过的温柔啊,雪紫月仔仔细细的端详了半晌,随后道,“你怎么做都是对的,我应承便是。”

这一刻却让她含着笑,走出了门口,身影在这一刻有些孤寂。

雪紫月明白老态是一个她很不愿意提及的事。

可她的脾气时好时坏的,不乐意问,也不便说,只用猜就知道是遗憾太多了。

雪紫月本打算追出去的,可是生生的止住了步子。

“我定是犯不上如此的。”雪紫月忖道,

一个人脾气过于大的时候,让人小心翼翼的,让人不忍心定也不敢违逆。

随后雪紫月眼神看向了树上的人,“哼。”

得罪的人第一印象很重要,一向是特别难以改变的。

“哈,我只是奉命行事啊。”他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却不知道如何解释。

“只要雪小姐能吩咐,我愿意答应一件事,只要办得到。”

耳边传来一道隔空传音,让雪紫月脸色有些和缓。

但是却不能消弭雪紫月心里的芥蒂。

“过些时日,我要有人家要了。不能陪你们闹了。”

雪紫月脸色有些黯淡,心里快活也少了许多。

铁匠铺。

看着沿街上熟悉的铺子,好久没有变动过的样子,君未央第一次一如既往的没有打剑。

正在走着的君未央突然一顿,“速来昆吾溪。”

君未央回转铁匠铺去见铁匠厘去了。

江湖盛传如果有人发现一柄神兵出世的话,其所在的地界必然会有刀光剑影在上演。

不知道何时起江湖上传出来一首《宝剑歌》:

“我有一宝剑,出自昆吾溪。照人如照水,切玉如切泥。锷边霜凛凛,匣上风凄凄。寄语张公子,何当来见携。”

传说当年江湖里张公子手中的昆吾剑横扫一个时代。

那是一个剑客的盛世,也是同时代剑客的悲哀。

君不见张公子剑,未出鞘便胜负已分。

闻名不如见面,可是当世的剑客再无一个人能达到这种高度了。

昆吾溪边,有一楼,名池上楼。匠心独运的工匠在建此楼的时候,先修建的柳园,那是为了纪念一个迟暮老人的丧子之痛,而特意在池塘的中央放置了一个石牌位,除了迟暮老人谁也不能靠近。

江湖人的本能就是把好奇心扼杀在路上,可是谈到这儿的时候,阴兄第一次发现远离了江湖的时候,却是在江湖里不知不觉的卷了进去。

“绝未曾料到,我会以这样的方式见到你。”

迟暮老人叹息的说道,

“江湖到处都是找你的踪迹。”阴兄很是疑惑,为何迟暮老人还是一副等待的样子。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迟暮老人赫然是当年的张公子。

江湖一旦给人贴上生平标签后,就不自觉的有一种极深的印象。阴兄却知道迟暮的张公子在这个时代的不甘心,是不尽相同的,这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可以推迟的事。

这时院子里的梧桐树无风自动,伴随着一阵雨,墙沿有动静的那一刹那,迟暮张公子耳朵动了动,却没有发声。

“对不住了,昆吾剑这次可能要保不住了。”阴兄表明了立场,因为如果一开始不孟浪的话,后面的言行不一致,却会让迟暮张公子觉得不能承受昆吾之重。

可是说道张公子了,就不得不说刚才轻功臻至化境的宋君,当年的一招“酒话桑麻”让张公子有了别号。

“人有生死劫,无过迟暮朝阳。”可年轻的张公子却叫迟暮张。所以那一年递剑而出“何当见天子,画地取关西。”后来被人称作张公子,以示盛名之下,使人难以料到年轻的人有着老态的模样。

让宋君的极境剑画双绝落于下风,只得以酒甘拜下风。

江湖也是一把年纪了,连出手都要斟酌的。

“宋君来了,就别藏着掖着了。”迟暮张说道,而阴兄这一刻却有些后背发凉,因为宋君本来就摸到了近处屋内的时候,被迟暮张出声打断了。

这一刻的宋君,探手伸出一招虚势“剑画江湖”,离着屋内有着一二丈远的距离,瞬息而至,这一刻的迟暮张坐着的老迈之样,已然不见。

这一刻当年的迟暮张回来了。宋君这一刻脸上的惊恐还未散去,就听到了手中剑落地的声音,而阴兄亲眼看到了迟暮张仅仅一动,宋君的脖子有了血线。

这一刻的阴兄才知道自己的胆子有多大了。渗出来的汗在这一刻,浸湿了后背。

“我想我得告辞了。”阴兄说道,强压着一脸的复杂和心里的忐忑。

“别走。”迟暮张却觉得很有意思,因为好久没见过这样的人了。可以随意的在他迟暮张身边不太拘束,可是刚才的一幕,对阴兄这会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能尴尬了一些。

“那在下就再待一会。”阴兄有些拘束的说道,

锦绣谷。

“我们还需要客气吗?”觅十六娘贴近了白无垢,这一刻的白无垢衣服没有穿,眼神里露出来一丝滴溜的光,这是在光线里现出来了别样的魅力,对于觅十六娘有种魅惑。

“我还在躺着呢。”白无垢身子一颤,而觅十六娘本就想按住白无垢,不让白无垢有动静的,可是白无垢这一出声,让觅十六娘略微一犹豫,那手就停在了空中,看到白无垢缩回了被子内的那一刻,心里蓦得有一丝后悔,可是看到白无垢的蜷缩样,却呆住了。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哩。”觅十六娘说道,这时候白无垢却动也不敢动,听到了也无法回话似的……

江湖里的情有时候,腻在一起了,也让人有些生病哩,不正常的病,叫矫情,正常的叫平淡。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