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埋剑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76更新时间:2023-06-22 20:00:00

“觅十六娘,你不乏吗?”白无垢似睡眼朦胧般的探出来半个身子,而觅十六娘完全没有感受到白无垢的动作。

“嗯。”骤然间,被袭击的觅十六娘惊叫还未出声,就被按倒了。

“别这样。”觅十六娘声音有些发颤,可心里却欢喜极了。

白无垢总是有些感叹,能挑动人情绪的从来都不是什么心的沟通,而且她的一番幽怨。

“那我要怎样?”

关心的话贴着耳朵而来,似乎更令人着迷。

“还不够荒唐吗?”觅十六娘被按倒的时候,两个人并排着,彼此对视着,有些时候,静静的说话,就足以让人安稳。

“我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办?”站在断壁残垣的宫殿旁。她一袭衣衫在暗夜里,有着伤感的夜幕遮挡下,呈现一种青色的样子。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我如此模样。”

他第一次认真的看了看,手中的剑,第一次想起了初次碰到这把剑的时候。

“可是你受伤的那一刻,为什么要躲起来?”

她在这一刻试图靠近他,可是他摆剑挡住了她前进的脚步。

“不要试图靠近我。”他面对着她,脚下轻点只见他缓缓地飘离了她。

“我抛下了一切的时候,你却欢喜了一刹那。”她漆黑的脸颊在这一刻被烛光照的有些不知道如何形容了。可是这一刻的她却看着他离去的时候,突然笑着,

“也许,这样也好。”

她伸出来的手,缓缓地收回。抓不住的时间,在手里的沙子缓缓地落下,让她明白,强求是多么的奢侈,江湖从来不是如此,但江湖却没有人告诉强求的样子,是多么的重要。

“记得我叫秀儿。”声音传出去了好远,也不知道他听到了没有。她原来刚刚跑出去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个令她心动的男子,可是这个那人始终抱着他那把剑。

“秀儿。”她内心的深处始终对抱着剑的男子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秀儿才发现一个江湖里的男人,是多么寂寞。

“你不会是哑巴吧。”这是秀儿第一次见到他时的反应。

“不说话是吧。”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对于一个人和另一个人有着不一样的作为。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她心动的要死,可是他再也没有丝毫的动静了。因为他明白一个剑客要的是无情,而不再是一些虚幻的东西了。

看着他的样子,秀儿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一个男人的疏远,那是一种寄托在剑上,再也无法移开半步的样子了。

“原来冷漠是一件很轻松的事。”对于秀儿来说,这个冷漠只针对她。

可是对于他来说,冷漠如千年不化的寒冰,再也不会轻易的煅烧成为常态了。

“你会爱上一把眼里只有剑的人吗?”当有一天秀儿问起别人的时候,才明白原来不肯清醒的人,不再是她了。

可是我却明白有时候,有些事不重要,但是却在看到的那一刻里,有了一些前所未有的感触。

“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他看着落叶坠下的那一刻起,他第一次拔出来了那把剑。

也许这一剑不应该出手。

可秀儿却亲眼看着他斩断了那根红线。

“噗。”他嘴角溢血,可他却笑了,笑地很洒脱。

“没有人可以阻挡我了。”他看着天际,可是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时刻,但是他却丝毫没有转身。

因为一个剑客,要走的远,一定不要转身,而转身则意味着对剑的背叛。

“它就是他的命啊。”

可是秀儿总以为是那个很长久的时刻里,他的样子总是不变的。是的,的确如此,他为此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没有想过一个女人会和剑来争风吃醋。

“你会为了我而放弃剑吗?”秀儿不止一次的问他,可是他冷漠的眼神透露出来了一切。

有些人注定孤独一生,没有人能改变。

江湖从来不缺乏天赋异禀的人,而执迷不悟的人多不胜数。

“最后一个。”看着倒在他剑下的一个个剑客,秀儿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陌生。

“也许这样也好,最起码他还是他,而我却不是我了。”

秀儿想到,

“你入魔的时候一定要想着我。”秀儿还是忍不住念叨了一句。

可就是这一句,他亲手把剑刺进秀儿的胸膛之时,

“律素履,你该醒了吧。”秀儿说道,

“我就葬在这里。”看着秀儿躺在那里,最后变成坟茔的时候,他清醒了过来,看着手中的魔剑,第一时间竟然是埋葬了它。

“你这又是何必呢,你只能救我一时而已。”

律素履怔住了,因为从来没有这种体验的感觉,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剑对他来说,可以放下,但是他的心却感受不到剑的样子了。

“我没想到,会到了如此境地。”律素履捂着心,面容扭曲的道,

“答应我,拿起我,你会做回你自己的。”

那诱惑的声音在不断地蛊惑着律素履。

“我………你给我滚。”这一刻律素履厌恶极了这个声音。

“我想我可以帮你。”剑还在诱惑着律素履。

“我既然能拿起你,就能放下你。”

律素履截断了关于魔剑的联系,身体恢复了正常,只不过状态不是很好,但是这对于律素履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你会回来拿起我的。”魔剑不甘的尘封在了地下。

律素履离开埋剑之地,也同时离开了秀儿的坟茔。

江湖对于律素履来说,不过是腥风血雨里的安稳,但是想要休憩的心,在瓢泼大雨的江湖是不够看的,可是谁也不知道大雨过后的天际会碧空一洗。可江湖里流淌的血液是永远无法洗刷的,只不过被遮掩了而已。

“明曌,还没有抓住吗?”

暗处的人说道,

“没有,他的功法在这时候是全盛时期,谁去都是一个死。”

啄了一口酒的人,总是那么的明了。

可是聚首的事,会让多个人觉得内在的纷乱。

“下次等他虚弱期,再捕获他吧。”一面镜子不见了。

随后那虚空的裂缝里有了一抹若隐若现的古纹路。

“归来吧。”一个亘古的声音传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