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冰封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57更新时间:2023-06-27 20:00:00

江湖分明的界限,让一个人迅速的成长,但是不甘心的限制和江湖规矩,让身为剑客的罗生门,一直觉得剑为救世而来,非杀人之利器。

可是江湖的沉戈是洗练了多年的风雨,不是轻松可以击乱以虚的。

“我的剑只救人,不为杀人。”

他说道,可是江湖里信念之坚者,愈加的少了。

早些时候,见过一个人,一个很纯粹的剑客,可是后来这个剑客出现了摇摆。

不是问剑之心不坚,是红尘世间的江湖人太过于急于求成。以至于走火入魔的人,让经脉错位。

“静心。”一把剑本身就是如此。

“气走全身,神于气和,精神合一,万法归心。”

这一刻罗生门一道剑指点出,一口瘀血飞溅而出,落在地上,丝丝黑烟冒出,

只见她面如金纸,神色竟然缓和下来的时候,让人看到浑身轻松了大半,这一刻的她沉珂尽去,剩下需要以文药温阳维经脉。而她呼出一口浊气,有种自死亡边缘归来的感觉。

“近来多益心,多散于绪。”罗生门说道,这一刻她的脸色回复正常,看起来像正常人的模样了。

“剑是利器,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

罗生门说出来了最后一句话。随后一步一步的击出了最后的一下。

“救人,一定要你自己的信念坚定。”罗生门说道,

江湖就是如此,剑客的路是复杂多变的。

没有人知道她是如何受伤的,但是她却在被人救的那一刻,她就明白一把神兵的重要性,不亚于内心的信念,可是若是生死的那一刻,其实一把普通之剑的信念比一把神兵更坚韧。

“人的平静是多样性的。可是越平静越让人不忍心不自觉的体会到江湖的样子。

“你说我还有救吗?”他失去了信心,夜惊玉却不说话了。

因为杀死一个人最好的方法不是杀死本人,而是杀死亲近之人。

对于燕山雪来说,一个剑客丢了剑不可怕,被打倒不可怕,可怕的是,身不由己的感觉。可是夜惊玉知道这种事,堵不如疏。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所以才来拖延我的。”燕山雪死寂的声音传出来,可是夜惊玉一句话都没有说,因为没有必要。

一个人总要独自渡过一些受不了的事。

江湖的生,老,病,死,需要从容的。

你受不了的那一刻,也就是剑心受损。

而燕山雪明显就是得剑而失剑,接二连三的失剑到失心,再到失去了坚定的信念。

死亡有时候是蜕变的开始,可是有些人注定是死亡的。

夜惊玉一开始就知道燕山雪其实不是放下了剑,而是把她当做了剑。

极剑于情之时,受损之刻必忘于身。

渡过则生,不过则亡。

夜惊玉说了一句话,却让燕山雪第一时间里反击了,“我受不了你这种万事不萦绕于心的疏离感。”

而夜惊玉却说出来了,

“你以至于今日之事,是他日之行也。”

随后施展轻功离去了,每一个剑客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没有谁是永远都是一个人的坚强后盾,那怕夜惊玉和燕山雪是因为敌手而后来相遇,相识,到现在的相忘于江湖。

江湖是需要离开的,没有离别的江湖,不足以说江湖的温柔。

有时候亲眼看到死亡,其实不可惧。可是若经历死亡时,只不过身体的无限放大,会让人明白,身体的束缚告诉剑客,你无法屏蔽这种身体上的痛楚。

“我没想到,你会对我下手。枉我一直以来对你没有一丝防备。”

比起一个剑客信任手里的兵器,绝不会料到有一天手里的剑有一天弑主。

“是啊,我也没料到,你和我挤在一把剑里。”

“你说当时要是我没拿起你这把极具有蛊惑人心的剑,那么其他的剑是不是就会减少这个江湖传说中不存在的剑呢。”

“江湖是什么?”

属于谁的。没有人能给出答案。但是当一柄剑架在脖子上的时候,他冷漠的表情,才有了一丝的变化。

“我想你不会杀我,可是我却明白我必须得死。”

这一刻的西觅履惊讶极了。神情和人,有着不一样的地方,可是出手和话语多么的形似。

“纵使你模仿的再好,你还是有些区别的啊。”西觅履哂笑道,

可是人都知道,笑地越好,那么杀人的时候越不会手软。

“你还是这么聪明,但你也知道的,杀人只需要一剑。”

“可是他罗生门救人的剑法,却不是一剑啊。”

“关我何事,这江湖从来都是心慈手软之辈有大多数人。”他不露声色表情透露出来一丝不屑。

江湖是千里不留行的奔袭,你有的,别人也有。你没有的,别人可以学。

可是对于西觅履来说,别人没有的,那么他一定会拥有的。

“你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为什么不难受。”

他问道,

“我难受有用?”

江湖最奢侈的不是拥有,而是失去。

有些东西很贵,贵到了谁也买不到。

这时候一柄剑破空而来,这一刻西觅履回剑抵挡,凝目。

“你还是第一次察觉我有了情绪波动的人。”

西觅履叹道,

江湖里,相似的人很多,但是能捏着独活草,还含笑的人很少。

“我是为你而叹息。”她露出来了身形。

“当年你抛开成见的那一刻,我不敢回话。”

“可是现在的你,像极了当年的我。”

她脚步很轻,直到拿起剑的那一刻,他也没有动。

“他已经死了。”西觅履笑道,没有疑问,她却明白,他是不想见到她啊。

“你连死都不怕,却不愿意回头。”

她在这一刻忧伤极了。

这一刻她自绝心脉,嘴角含笑抱住了他,“也只有你能给我安心的感觉了。”

可是她却明白,有时候,人是经不起见面的,这江湖太远,太沧桑。

不是每一个人江湖人都可以走出迷雾的,可是她却宁愿他走不出来。

“嘭。”这一刻西觅履挥出一掌,只见瞬间冰封了两个人,成为了栩栩如生的冰雕。

“这是我能为你们做的最后的一点事了。”

西觅履走了,走的很慢,直到一片树叶落下,滴在地上,“啪。”那清脆的声音响起时,西觅履已经不见了。

可是冰雕在原地熠熠生辉,出尘的光线自远方的仙魔谷露出了头。

“哎,一眼千年啊。”

蓦得,声音传出的那一刻,伴随着咳嗽阵阵,传出来老远,愈发的飘渺了。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