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青丝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227更新时间:2023-06-28 20:00:00

“如歌,你为什么这么狠辣?”这一刻的蔡扉出声了。

“狠辣,你知道吗?”如歌有些悠悠的说道,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错。

可是蔡扉确是懂了。当年萧拭、李锦瑟、元籍、独孤及、梁媛、柳脒六人的六合十六集成就的西昆圣地,每一个人都是独秀之人,以文道长宫,书道治剑。

而蔡扉知道其地之后,随即去追寻了一番后,才发现当年的西昆圣地已经覆灭了。

于是现在只有独孤及和李锦瑟两脉在江湖上流传。而每一代的李锦瑟都是代称。但是独孤及却留下了后人,独独每一代只有一个独子或独女,所以世代称乎姓氏独孤,而名字却会改变。

“我狠辣,但是他卫晔岂不是你的最爱吗?”

“不,你知道的,他是父母之命,但是我确是不愿的。”

蔡扉第一次说出了心意。可是她却竖起了耳朵,松了口气。

“卫晔是她的了。”她很早就惦记了。可是她却第一次露出来羞涩的表情,却无人看到。

可一想到她第一次从岛上偷跑出来的那一刻时,她心里的声音告诉她,“既然不愿意隐居,那么就狼狈逃窜吧。”

“我想他一定不愿意的。”她柳雨桐可是瞒着她最好的姐姐,跑出来的。

不过柳雨桐一向养尊处优惯了。在失去了庇护后,却在一家客栈里遇见了一个神情有些忧郁,却富含雅静之美的女子,坐在客栈,对着远处的山水,烟云缭绕,女子在那处空间坐姿优雅,衣着有些褶皱,也不显得凌乱。

人与人的相处是一个很微妙的相见。

这是江湖人不曾料到的。

可是李锦瑟曾经路过的时候,是胡须蓬乱的,身体僵直,呆板而僵死,眼神冷酷,冷冰冰的一句话也不曾留下,就匆匆的路过了。

“哎。”

莫名出现的叹息是一座城的一个人,在一座阁楼里怔怔出神。

“他走了。”土说道,面无表情。

“是啊,他走了。”她不想说话,

“下楼吧。”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却转身了,没有回话,也没有动作。

而看着紫颤木的雕花案,有那不可知名的古董陪衬,有种古典的奢华,可是在这厅堂里连着一处书房,书桌有些垂样,看不甚分明,折光的黄幔和布衣旗袍或横或竖的挂着。

而坐在书桌旁的女子,手里摸着那一绺头发,眼神温柔极了。

“他怎生的不要。”

她有些垂下的目光看着那一抹紫色,又看了看心念的紫月,月华灌输下来的涟漪,让微笑透露出来羡慕。

“这冤家。”

她正想时,却听到了两个剑客在长街上的对话,是那么的清晰。

“你还在?”

“我。”

他怎么会不在,因为当年的事,他一直见证的同时,却也让他明白有时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样子是多么糟糕。

可他虽然剑在手,却明白今日之后,江湖自此再也没有丝毫关于他的音讯了。

“女人可以为男人做到什么程度,才算是一见钟情。”

这是他一剑在手的时候,深切的感受。

那就是明知道没有结果,却每天都有一种撕心例肺的痛楚。

而且随着时间越长,越持续的时间越长。

“我不信。”他这一刻气到了极致。

“是啊,曾经我不信。”

他挥剑,只见“清风徐来”的招式展开,而他这时候却感受到了来自这一普通招式却无丝毫的杀意。

“你看不起我。”他气笑了。

“我这是救你出苦海,不要为了一个女人整天魂不守舍。”他又是一剑“清风徐来。”

“我受不了了。”他的情绪被调动起来了。可是对于出剑的他却知道这个时候的他处于不理智的状态,是不适合停手的。

于是又是一剑,“清风徐来”,这一刻的清风徐来却悄然无息的加重了三分力道,直到他被击落的那一刻时,他还是没有察觉到为什么被抛飞的那一刻,他还在感受“清风徐来”的剑意。江湖里将欲取之,必先与之。必然是有人一剑让你明白,但是却不能一下子清醒。

“我怎么可能被一剑击败。”他不可置信。

但是实际上他是被三剑击败的,可是他不会告诉他。因为坐在窗前的穆姑娘和柳雨桐,这一刻同时看到了持剑男人的剑,可是败倒的男人更令人羡慕。

因为一个挫折中成长的剑客最坚韧,但是很难遇到的。每一个人剑客成长是千锤百炼的。

“我还是想他。”

柳雨桐还是在想情郎,可是穆姑娘却心疼极了,因为他变了。

一个男人变陌生了,可是姑娘还是那个姑娘。而且这还是穆姑娘,一个人一生中可以有好多女人,可是一个男子只能遇见一个穆姑娘。

而女人可以遇见好多男人,可也只能遇见一个青涩的男孩。可是当男孩变陌生的那一刻,最心痛,也最心疼。

江湖里的小孩,是最稚嫩的,但是也是最真心的时候。一旦遭受到摧残的时候,失去的东西,再找回来的时候,丢了的东西就不是那么美好了。

“他会变成如今的模样,其实很清楚这不是我的错。”穆姑娘知道,但是她却知道他受到的耻辱绝对不比现在三剑击败的他有多好。

“可是我就见不得他受罪的样子。”穆姑娘有些痴,可是穆姑娘知道他终究不是他。可是陌生的他,穆姑娘不敢想象。

因为每一个江湖剑客,都是这么过来的,可是穆姑娘却想在找到他的那一刻,紧紧的抱住,那怕仅仅抱一下就好。

“我在这一刻激荡的心,竟想念不止。”

穆姑娘有些不敢想象,若是无尽的岁月里,都是这般,那该有多好。

可是他清醒的太快了,“我不信她会这么对我。”

一个女人倒下的那一刻时不可置信的,但是一个男人倒下的时候似乎太过于司空见惯,可是他不一样的,一个男孩在满怀期待的那一刻,当头棒喝之响,是来自灵魂的振聋发聩。

“不。”有种说不出所以然的遗憾叫,你经历的事,正是别人经历的。

可是你不想经历的,却被迫被经历。

江湖的仁慈是以残忍来成就的。

“现在就由我来让你体会以后的残酷。”

“我不信。”每一个江湖剑客都是一柄剑刺出的时候,就想要杀人,或者在一剑就要生花。

可是江湖一向是杀戮地带最平和,可是争斗的地方就是街角。

一言不合就是遍地伤残,从无侥幸心理。

不是折磨,但是无伤人之意,却有碍眼碍事之遭心。

剑客宁折不弯的那一刻挥剑,斩在那不快之事上,心有郁郁事,一剑斩之。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