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背叛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242更新时间:2023-07-02 20:00:00

“你睡过男人没有?”穆姑娘问谢氏,本来两个人是不认识的。可是谢红绫出门的时候,被穆姑娘错过了。

可是却遇见了谢氏,看着谢氏恢复了少女的装束,一脸怀春的模样。

天青色衣服,淡而妩媚的腮红,被穆姑娘细细的盯了半晌后,有种粉面含春的俏丽之样。

“你还是那么的清闲,我可就不妙了。”

谢氏恢复少女的心,说话的时候,有些恍惚看到了穆姑娘的言不由衷,是打听一下其中的感觉。

可是谢氏抱养的谢红绫岂是可以告诉穆姑娘的,这不是寒颤人吗?

“男人其实挺好的,真的夏天可以降温,冬天可以保暖。”谢氏一脸的陶醉。因为谢氏和夫君度过了那一段美好的时光,让谢氏每天都用寂寞夜晚来填充的时候,多了份想念。

“那谢姐姐可以细细的描述一下吗?”

穆姑娘想要学学房中的要诀,可是谢氏却摇了摇头,“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夫妻生活岂可以轻易透露。

“谢姐姐,帮我一次好不好。”这时候的穆姑娘用饱满的胸部蹭了蹭谢氏的胸。

这一刻的谢氏如着火了一般,再也不敢说话了。因为谢氏发现女人也可以勾起欲望的。

可是这时候的穆姑娘却贴着谢氏的耳朵说道,

“我们要试着忘记男人。”

谢氏这一刻咬着唇,摇了摇头,一定不能让穆姑娘发现自己的处子之身。自从出岛之后,只有雨桐知道其中的详情,可是谢氏还不知道雨桐的姓。

“不行,我说好的,要为夫君守身如玉的,虽然我有青涩的爱,可是那只是心目中的追逐而已。”

谢氏这一刻远离了穆姑娘,可是穆姑娘也确定这是一个好女人。虽然现在恢复了少女的发髻,只是因为最近在风陵渡的时间太长了。而那个男子确实误了谢氏半生。

匹马戍凉州的一处荒凉地,有着一处狗儿山。形状如狗,山走势如狗,路也颠簸。

一处村落,人很少,但是一户挨着一户,很安逸的。可是家家户户的小门闭户的,窗口看到迎亲队伍路过,上面的巡街牌上高高一个在梁媛和萧拭,以及柳脒看来分外刺眼的姓氏,慢慢的走过,可是在别人眼里是欢天喜地,可是在这三人看来不亚于蔡扉的意难平。

“他终究还是骗了我。”蔡扉跌倒在阁楼上,看着轿子里坐的那个人不是她。

蔡扉眼神在不断地流转,一座屋前,屋内传出来阵阵的嬉闹声、喊声,分外的刺耳,有种特别的讽刺……

随着最后一句“夫妻对拜,送入洞房!”这一诺唱罢,一个女人抱着一瓶酒脸上的醉意说不出几分。

可是前一天起的谜题,让蔡扉知道,“月罢同,同心不通身。”蔡扉猜了整整一夜啊,一夜啊。

可是直到现在才明白,“初晤会日同,住月西门里。”

“原来有情人终成眷属是个笑话,天大的笑话。”

一个男人会在阳光最好一天背叛一个人的心。

可是蔡扉能忍受所有他娶遇见的女人之一,然后放下,可是她蔡扉宁可孤独终老,可是他竟然可以娶人尽可夫的青楼娼妇,也不愿意带她蔡扉浪迹天涯。

“人世间的情欲,是万万不能粘半点的。”

蔡扉这一刻悟透了,可是她也失去了最后翻盘的机会。

现在她才想起梁媛说给她的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共侍一夫?”这一刻蔡扉心蓦得一痛,得到即失去。

“她蔡扉就那么廉价吗?”

不,是他百搭,男人的销魂,会让人欲罢不能的。都怪豆蔻年华二月风,一见风神玉骨难为情,迷心惑魄难去除,教女儿家心字揉做粥。

“他要睡别的女人了?”梁媛说道,一副羞恼的样子,真是可耻的男人。

柳脒却笑了,随即说道,“都得不到,岂不是皆大欢喜。”

萧拭额头出汗道,“一年十二月,月月不是我。”

女人的心思你别猜,可是这一刻幽怨来自于三人,只是肉体的喜欢而已。

可是蔡扉不一样,她可是上了心的。

可是江湖就是如此,一边赌咒和毒咒发誓的一字一句说的认真。

可是当一个女人信以为真的时候,也意味着是失去,就是一个男人背叛所谓的山盟还在,锦书难续的时刻。

“他终究还是付了我。”蔡扉这一天喝了一整天的酒,她仰着天,对着青空说道,

“什么是真的?什么又是假的,你告诉我啊,告诉我啊。”

江湖从来没有歇里地斯的抗议,只有偶尔发发牢骚的感觉。

可是一个剑客的事,怎是一个女人可以束缚的。

江湖里的仁慈有时候就是残忍。可是对于女人来说是此生完好无缺的美好,可是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行走江湖的事,从来都不是问题。可频频出问题的感觉却是避免不了的。

“下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会被催促的。”他冷冷的一笑,可蔡扉这时候才发现,一直以来自以为很熟悉的男人这一刻分外的陌生。

“由熟悉变为陌生,又从陌生向前走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不提防的伤害是什么样的?

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美招惹来的吗?

不是,是江湖里厮杀的最酷烈的时候,突然脑海里蹦哒出来一个人。

而这个人是谁?

是曾经深爱过,现在不敢打扰,却也不敢贸然开口的人。

“下一次我应该不会爱了。”他抱着剑,但是他的妻子是谁?他就是冷血残忍,还冷漠。

可是蔡扉醉眼朦胧的时候第一眼还是想起来了他。

“抱我一次就好。”蔡扉哈出了酒气。

他明知道自己有妻子了,可是他还是忍不住上前准备抱一下蔡扉。

“别,我嫌你脏。”蔡扉这时候嘲讽似的看着他。

“你背叛我的那一刻,我就判你死了,刑会去告诉你答案的。”

他没有说话,因为江湖情是最难分清楚的。

“出来吧,我知道你来了,刑。”

他没有反抗,因为没有必要。

“桄榔狱?”

“不,天地府邸。”

“好。”这一刻的他眼神没有了冷酷,只有偶尔闪过一丝防备外,什么都不想了。

可是蔡扉却哭了,第一次哭的很伤心,他明明可以好好爱我的,可是现在的他却不是我的了。

“我终于弄丢他了。”这一刻的蔡扉知道江湖有些事是无可挽回的。

“西觅履,你说,土还能恢复过来吗?”一个声音问道?

“………”西觅履笑了笑,没有说话,但是天际的云快速的移动着,这一刻的问话似乎显得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