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如故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38更新时间:2023-07-03 20:00:00

“任茧焚,你会让她明白你的心意吗?”这时候的西觅履问道?

“不需要了。”任茧焚没有过多的表情,因为一个女人不值得如此,可是他已经明白了江湖心慈手软是多么的糟糕。

一个剑客下意识的行为是最可怕的,当你相见一个人的时候,一定不会去见的。而是会去到一个很近的地方远远的感受一番再回去。

“她还在等你啊。”西觅履说道,可是江湖会让人知道无能为力的感觉,是多么的残忍。

“你为什么要背叛呢。”西觅履这一次没有丝毫的绵软的说出来这句话,而是刺进了任茧焚心里。

“是啊,为什么会背叛啊。”这一刻的任茧焚喃喃自语道,

“当年的事,你是否可以放手施为。”

这一刻的西觅履又说道,停顿了片刻,

“我见半希夷的时候,半希夷告诉我,你会背叛,我没有理会。”

“但是今日我却知道你闻所未闻的事,亲身涉足了。”

这一刻的任茧焚看着眼前台阶,有种说不出的远,却也有些看不见的静,没有丝毫的热闹。平静到一个人也没有,一个建筑也没有。

而西觅履却传音入密对着任茧焚说道,

“你背叛了,可是她没有背叛啊。”

这一刻的西觅履笑了,笑地苍凉。

“你任茧焚投剑入河的那一刻,并不是弃剑成功了,而是你任茧焚在成为他的时候,经历的事让你明白,一个剑客需要的是经历。”

可是任茧焚这一刻却分明看到了她。

“你见了负心人的时候,告诉他一声。”任茧焚这时候却明白世上本来很多少事分不清的,可是江湖里的善恶憎恨是需要死人的。

可是任茧焚知道当初招惹来的女人,在这一刻里留痕是一种多么糟糕的事,正所谓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江湖会让人反感,但是更多的却是在血雨腥风中厮杀的时候,能够在消解疲惫不堪的身心和伤口之时,想起曾经有个坏习惯,那就是一个剑客的放下,是多么的重要。

“蔡姐姐,你说怎么勾搭男人才能让他欲罢不能。”

梁媛扭头对着蔡扉说道,这时候的蔡扉一脸的无语,

“哼,抢我男人,还想让我出招。”

可是蔡扉脸上丝毫不变的笑意更显盈盈,梨涡浅笑,有种说不出的危险,而梁媛却是没有察觉。

“这个,那个。”蔡扉也是左一拳,右一巴掌的给梁媛说道。蔡扉根本不知道越是英俊的男人越玩的花,可越丑的男人更有着无法想象的肮脏。

江湖只不过是把一些外表还算光鲜的事讲给别人听而已,于是就有了客栈里探听虚实的事和争斗。

“最近怎么没有见梁媛那小妮子了。”萧拭和柳脒窃窃私语道,

“她啊,行走江湖的时候被一个姓蔡的女子带去了他处。”萧拭悄悄的说道,有些人见一面就已经足够,此生也就一面足以,在以后的岁月里就是无限的温柔。

“她真笨啊。”柳脒说道,可是有时候最爱一个人的时候是无知的,一句话就挑明了。

可是她却不知道一个男人的花心,是她所不能了解的。

可是梁媛错过了他,在以后的岁月里受到的伤害也许最小的了。

“应是梁人好景虚设,有千种风情独媛儿正经。”

萧拭看着柳脒瞎改,可是两人都明白有些事在这样的年月里走失了。虽然江湖再见,但是物事人非不是虚话。

“作为一个江湖人士,我是有些看不起你的。”这时候的执扇男子看着镖主,因为这一路的镖主太卑微了。

“一个管着一个镖局的人要是太过于卑微的话,一定会出问题的。”这句话执扇男子没有说话。

可是这时候两位奔行而来的人,由远及近的到了镖车前。而这时的镖车已经到了风陵渡。

“有些人注定要见一面才甘心的。”执扇男子没有说话,但是心有所感。

“他没有说话,仅仅一句话还是那么的声音好低。”她等了好久,特意穿了一身浅色的衣服,淡妆相看。

可是他却迷了心。

镖车有时候被劫的时候,是不言而喻的。

“很早就说了。一个男人的离开是因为一个女人的眼神和身体变差。”

可是还有一句,“当一个女人感受到了一个男人变的很俗,而且没有灵魂的时候,且剑法时而犀利嗜杀,时而绵里藏针,而且还时不时的阴险毒辣。那么这个男人一定是准备离开了。”

谢氏当年没料到,可是现在在风陵渡相遇的时候,一样没料到。

因为一个女人的初心,是最难理解的。

可是执扇男子在这一刻没有停下,而是选择了离去。

“有些女人看一眼就够了。”

而镖主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高手都那么的寂寞。

因为镖主还没有解决掉镖局恶局。

可是镖主只知道执扇男子还在坐镇就好。

“我从来没有奢望他真切的来到我身边。”谢氏喃喃自语道,因为这一生只为遇见,不为拥有。

“如今到了这步田地,你还要对我咄咄逼人。”燕山雪看着夜惊玉不可思议的道,

“你要知道,失去剑不可怕,失去女人不可怕,最怕的是,你放弃了。”

夜惊玉知道有些事需要燕山雪自己悟通的。

可是这一刻的燕山雪最痛苦,也最无法。

“哥,你为什么还不找个嫂子。”镜花影问的很突然,那一年是镜水月最安静的一年。没有人知道,但是心有所感的事,在那一年里,有了结局。

“我想此生我不会爱上任何人了。”镜水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也很无奈的。本来隐居的时候很安静的,可是后来的事情是谁也无法预料的。

“哥,那我呢?”其实镜花影很想找一个挡箭牌的,可是现在的挡箭牌,像一个无根浮萍的时候,镜花影无疑是有些无奈的。

“哥,现在我们去哪里啊。”镜花影问道,

“你去独自闯荡闯荡吧。”镜水月说道,可是这一刻镜水月知道人是会老的。

江湖老,岁月舀。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