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断剑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19更新时间:2023-07-04 20:10:00

“镜花影走了,别看了。”镜水月有些怔怔的看着镜花影走远的背影。

江湖中的高手都是善于把不利的事转化为顺利的事,如果处理不好的事,那么就说明需要打过一次架,或者死一个人才可以消解的,可是江湖中冤冤相报何时了,这句话定然是不假的。

“其实这样也好。”镜水月没有回头,因为镜水月知道一路上有她所以镜水月才能在遇到诸朝阳等人,才可以那般的笑嘻嘻的让镜花影一路平安无事的,可是雏鸟终究要飞的,牢牢的牵住,有什么用呐。

“我们都清楚的事,她未必能看透啊。”蒙面的她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示人了。

可是镜水月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还是十年前。

“老态才生吗?”

她说道,

“不是,是老了。”镜水月明白岁月无声,而时间有行。

“人生如梦初醒的那一刻,我才明白你早已经料到今日的局面了。”她说道,这时候她的黑衣显得有些黝黑,一种包裹的朦胧,让他不能真切的感受到,但是他明白有时候一个人需要静心的。

年轻的江湖人总是一腔热血,在褪去青涩后,成长起来的时候,那一刻,会让人知道江湖路远,不可测。

洛阳。

“我很想知道你见到一个人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觉。”言计划问道,

​“没什么感觉。”温如娇说道,很平淡无奇的,掀不起任何波澜的感觉。

​“不可能啊,他告诉我的时候是如何如何的。”言计划不能接受这样的情形。

​“你要我说出来一步一步的细节吗?”

​温如娇这时候走了两步,停在了九曲回廊的倚柱上,看到了两个人的字迹。

​这时的言计划抽出长剑挥舞了几下,只见“清风明月我独有,浮云烈阳不见怪。”

​温如娇没有说话,没有责怪。因为她明白一个人想着时过境迁的事,必定达不成一致的。

​“你会在那里知道一把断剑的吗?”

这时候的言计划说道,

关于江湖,言计划有太多的希冀,可是温如娇这时候指了指洛阳的城门。

“无名侠女和夕阳武士有过一段情在这里。”

言计划瞪大了眼睛,原来真正的江湖就在身边。

可是言计划再也听不到温如娇的任何话了。就急匆匆的出发了。

“他会撞死的。”言计划走到了城门的那一刻,回头看了一眼城门。

“我会遇到我的无名侠女吗?”这一刻踏出城门的那一刻,言计划不见了。

​返回家中的温如娇可是现在作为和尚的丈夫,是多么的狠心。

​“让我等夫妻五年不得相认的话,历历在目。”温如娇可是明白和尚有时候并不是清心寡欲。

​“我只不过见了一次而已。”

​温如娇没有再想。

​开始收拾,看着屋内的陈设,简单而富有。简单是因为一个人的空间是那么的富有。

​温如娇知道控制自己的思念和情绪其实不是很好的,放任的那一刻其实就很明白,一切发生的事都是可以接受的。

​“你的剑法太快。”他擎着一把剑面对着黄诚,而黄诚没有说话,因为吹毛断发的剑法,是剑法厉害,而不是用剑的人厉害,可是现在劈金断玉的剑法很少了。江湖现在大多数都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可是恰恰就是如此,也为声名所累。

​“在追求一个神兵的时候,往往忘记了剑法为人所用。”

“而非剑奴役着人。”

“你说的不错。”

当今之世,剑法逆境常有,而极境不常有,是稀松平常之事,实属正常。

“可是剑一出手,就得死人。”

​“不然的话,交手还有何意义。”

​黄诚不可置否,因为对于一个剑客来说,信念是无敌的,没有谁可以杀死一个有信念的人,只不过每一次死亡的人,都在化为一个又一个的踏脚石。

“那怎么不见你对女人下杀手。”这一刻的他对着黄诚说道,

“下杀手?”黄诚疑惑极了,为什么一定要对女人有偏见呢?

“是啊,我怎会有偏见,我有偏见还不是因为你当年的一句话。”

他在这一刻里有些恶意。

那抹剑光划过之时,黄诚旋了一下身子,随后一脚踢翻了他。

“你知道吗?我不愿意出手的,不是打不过你。而是你不分青红皂白。”

黄诚说道,随后拿过他的剑折成了两段。

他这一刻绝望极了,因为那是现在所拥有的最好的剑了。

一个剑客最落魄的时候,莫过于抱着他的剑,可是招惹人是要分清楚高手和普通人的,可是他的高傲不允许对普通人出手,可是他知道越是好友,越不好见面。可是他与黄诚见面的次数很少的,可这一次见面之后,他竟然再也没有见到黄诚了,

有些此去天涯无所觅。

江湖是不会承认自己的地位有所警示的。

“我的剑啊。”他不在意身体的痛苦,却在意那把剑的重要性。

“我认为世上的高手都是善于左右成败的人。”

而这一刻的黄诚站在长街上,而他倒在地上的那一刻,看到被踩在脚下的剑。

他眼里没有丝毫注意到其他的东西,就那么专注的看着剑,深情的看着剑,也许一个剑客的剑断了,也就是心中信仰就断了。

“人这一生总要经历些什么的。”黄诚说了一句透过人生的话,

可是他不懂,他只知道他的游魂剑断了,虽然他的游魂剑算不上神兵。

“咦,他怎么了,就看着剑。”

“对于剑客来说,剑大概就是命了。”

“比女人还重要?”

“神经的人啊。”

​街边的人指指点点的看着他,而黄诚定神看了看地上的剑,又是狠狠地蹂躏一番。

一个剑客的绝望时候,是谁也无法体会到的,可是这一刻的黄诚感同身受,因为他需要成全。而黄诚付出的代价却是生命。

“我下一次一定要杀了你。”他没去摸那柄已经断了的剑,他踉踉跄跄地走了,这一刻的他是多么的糟糕。

黄诚却笑了,笑地有些高兴,江湖有时候需要成全的,可是谁知道他却没有等到黄诚,也没有机会杀黄诚了。

“我练成了绝世剑法,却找不到断剑之辱。”

他在这一刻,站在岐山之上。他是寂寞的,可也是渺小的。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