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戏印前尘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204更新时间:2023-07-13 20:00:00

“子夜,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

………

西觅履看着李锦瑟的故事被江湖茶居演出来的那一刻。

叹息了一声,“情非情,人非昔,亦如昔,今胜昔。”

又叹了一声,当年的阎家和赵家那两位,若是看到这一幕,也许………

西觅履想起来了。

“不过……物是人非的感觉,不是虚言啊。”

“但是………”

“其实比起讨厌,我更想说的是,一些事。”

“你明白当失去那一刻时,注定了结局。”

“妄图者妄言。”

“其实并不重要。”

站在路上的剑客是不会去迎战一个无名的剑客的。

可是剑客又何曾在意过那里。

“你说的不错。”

“杀死一个人很简单,但是若是一直杀死一个人那么就有些奇怪了。”

“怎么可能?”

“不可能,世上不可能有这样的人。”

“错了,已经出现了。”

“我一直觉得一个人比一个组织强大。”

“但事实是,一个人没有一个组织强大。”

“所有杀死一个人的时候,变得更容易,但是每次杀死同一个人,同一招时就很可怕了。”

“不对。”

“很不对劲。”

“劲,使得不对。”

“招式一样,但是方位和出剑速度不一样。”

“可是这一刻的剑招是无可匹敌的。”

哥舒宫动容了。

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剑客和一个仵作的对话,

像极了一个高手和另一个高手的对决。

“我一直不赞成江湖里的厮杀。”

“但是从规矩一开始设立时,就明白一个反复无常的人,比一个初始人设的江湖人士更厉害。”

“这一刻,你会知道,有些事不一样。”

“有些事一直一样。”

“你在重复一件事。”

“什么事?”

“你的剑从来都不是你的。”

“是的,我的剑不是我的,但是江湖一直都是别人的。”

可是用剑的人杀人之时,也是如此。

当一把剑轻易的可以被操纵的时候将不可怕的事在渲染出来,可怕的事是杀人后把心剜出来的那一刻里,会有一个剑客说,

“当你能够明悟剑是你的,也是别人的,最后还是他的的时候,那么你就会?”

“就会什么?”

“杀人。”

他看着仵作说道,

“不,错的,是解剖,也是一种杀人。”

“真相。”

“其实世上还有一种,假死遁世。”

仵作拿出来一把剑,森寒如咒。

其实很讨厌你们这种仵作一般的剑,但是这一刻剑客不得不承认仵作也许想了解的很多。

“世上有枯木逢春的剑法,但一定没有起死回生的剑法。”

这一刻的剑客说道,

“但江湖需要真相。”

仵作说道,

“杀人不过头点地,可剖尸如何复原。”

“医者不是可以察四室,知四季,明五行,通奇经八脉,知毒,厄,灾,劫之果吗?”

剑客很奇怪,医者为何不能详细说明。

“我是仵作,我不懂医。”仵作剑光一闪,霎时间剑客很奇怪,为什么没有痛楚,

可是看到身上少了一块肉,竟然丝毫无痛。

“你的剑法竟然到了极境。”

“是啊,我没想到你一个剑客竟然为了友谊,而甘心冒死。”

仵作又是一剑“惊心动魄”,而剑客的早已经只影自怜,命寄江湖之上。

只见剑客身上的血肉之花,纷纷坠落,一时间仵作出剑如影,一连出剑三十余次,而这时的剑客似乎人皆已死,可是随着一句,“还差一剑。”

这时候的仵作又是一招“厌其余生”,让剑客很奇怪的看着仵作竟然没有一剑削肉之时,伤及身体肺腑,以及筋骨血脉。

“再送你一招“惊魂未定”,只见剑客摇摇欲坠,已然是“憔悴非人”的剑客了。

“很奇怪,你为何还没有杀死我。”

剑客道,

“我杀不了你。”仵作说道,

“我的凌迟剑法还差最后一招没有练成。”

“那很可惜啊。”剑客这时候轻轻的递出一剑,

“原来是你。”仵作惊恐的捂着喉咙倒下了。

而哥舒宫这时候才看清楚,原来一开始这就是为他而来的。

“你怎么不跑?”

剑客问道,

“我跑不了。”哥舒宫腿肚子有些打颤。

“我跑了,你还是会追回来的。”

“不错,你的面具呢?”行未归问道,

“我送给别人了。”哥舒宫又道,“可是现在他去了一趟彭城后,就不见了。”

“行未归,你想要面具,去找风人第。”这时候剑客说道,

“不要找哥舒宫了。”

这时候的哥舒宫额头的汗珠渐渐消弭,

“她好看吗?”可是剑客的下一句话,配合上他现在的身体,让哥舒宫魂飞魄散,

“有我杀仵作那一剑好看吗?”

“从来都知道你杀人前,先接别人的绝招后再出手,可是我没想到,你竟然已经嗜剑到了如此地步。”

西觅履说道,没有人看到西觅履怎么来的,但他就那么来了。

当该看到的时候,行未归和哥舒宫都看到了,而剑客没有回头,

因为当西觅履来的时候,

剑客的杀意消失了。

“跑……”行未归一溜烟不见了,而西觅履摇了摇头,

“真让人无奈啊。”

剑客却道,“我把剑还给江湖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要知道真相。”

“但是你现在失去知道真相的机会了。”

“我不需要知道了。”西觅履摇了摇头,

“我很想知道,念天涯是谁?”这时候一个女人问道,一张宜嗔宜喜的脸从远处的街道走来,而剑客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

而西觅履摇了摇头,踏步几个起落离去了,这一刻只有哥舒宫明白,这个女子是来找他的。

“我找你多年,可是你竟然负了我。”

女子很不可思议,仿佛不相信这是真的。

“我很爱我的妻子。”哥舒宫说道,“这么多年了,我也没有见过你说的那个人在哪里啊。”她心里抱着一丝侥幸。

“………”哥舒宫沉默不敢应答。

“云中北顾是……,陵前孤台闭玉颜。”谢韵自语道,看着面前的坟茔,是妻子亦清丽的好姐姐冯啼眉。

“夫君,他日我逝去之时,请葬我于此山之下,与冯姐姐做个伴。”亦清丽对着夫君谢韵说道,

“娘子你与冯啼眉两人情同姐妹,奈何她夫君早逝,她受不了煎熬也随其而去了。”谢韵说道,

“可是于我而言,卿无我可活,我若无卿难存。”

“夫君。”亦清丽紧紧地抓住了谢韵。

“自今日起,我为谢亦氏,称谢氏。”

“你不必如此的。”谢韵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况且而且两人尚未成婚,便私定终身,此乃世间所不容也。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