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欺是真,骗是假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44更新时间:2023-07-14 20:00:00

“从没有想到两个人会有如此的结局?”

听戏的人赞叹,可是亲眼看到的人却不这么觉得。

江湖总是这么的不尽然,让人忧虑的同时又戚戚然。

但是却不得不说,最迷人的情就酿出来了醇味。

“有人会期待你出剑的。”

夜惊玉对着西觅履说道,

“我不会轻易出手了。”西觅履说道,

“可是明不会放过你,而且镜也不会。”

“只要你告诉我,我就不问了?”这时候自角落里转出来的念天涯手里拿着一个人头。

“你又杀了一个人?”行未归站在楼外楼的屋檐上,向下瞧去。

“我没有杀他,我只是成全了他。”念天涯从来不知道杀人的意思,但是他总有自己的一番说辞,让夜惊玉看的无奈。

“只是我不知道最近为什么甘心赴死的人这般多。”行未归问道,

“你解决不了的事,江湖会告诉你,从来只有筛选,没有留存。”

西觅履摇了摇头,看着茫然的人,随后对着剑客说,“把剑给我。”

剑客递剑到途中的时候,

夜惊玉看着没有阻止,

而行未归说了一句,“不要。”

可是念天涯却道,“你惯用的杀人伎俩,在这里不好使。”

西觅履挥手间,剑客手里的剑向着念天涯而去。

“你退步了。”念天涯道,因为有些人的心境是飘忽不定的,而念天涯不一样,他这一刻出剑了。

“铮。”看着滴落的剑,西觅履笑了笑,没有说话,因为没有必要。

剑客看懂了,但是不得不承认西觅履的剑法很厉害。

至少现在的他不是对手。

可行未归却捂着喉咙倒下了。

只说了一句,“你念天涯想杀的是我。”

不错,掉在地上的剑的确是剑客的剑,但是念天涯出剑击落剑客剑的那一刹那,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地上剑的那一刻,念天涯又出剑了。

可是没有人看到。

这时候回过神的人,看到行未归喉咙的血线。

众人没有说话。

“你为什么目标是他?而不是我。”剑客道,

“西觅履没有想要杀你,要杀你的话。”

“你连递剑的机会都没有。”

夜惊玉说道,

这一刻夜惊玉的剑出剑了,这一刻有一种红到极致自楼外楼划过,

“你凭什么对我出手。”

念天涯道,

“我把剑养成之前,不允许你杀人了。可是你太过分了。”夜惊玉说道,

“下次的事,你们自己解决吧。”西觅履走了,而剑客却没有丝毫的发现。

“走吧。下次再来看她。”谢韵对着谢氏说道,

看到梨花带雨的谢氏,谢韵更加的怜惜。

而幽怨的谢氏埋怨道,“夫君呢?何时才能成婚啊?”

谢韵叹道,“有些事,就如这坟茔,一样荒芜。”

“夫君,我知道的。”谢韵恋恋不舍的看着冯啼眉的坟茔。

“我们走吧。”谢韵明白有些无奈莫过于如此。

谢韵再没有说话,带着谢氏离开了。

“我喜欢女儿。”两个人你侬我侬的讨论着。

直到现在谢氏每每想起,还是不能释怀。

“也许夫君就是为了骗我留在世上,所以才要我存了心思。”

一想到这,谢氏既甜蜜又酸涩,可是一想到谢红绫的死,身子一颤,这次稍稍的强了一些。

至少脸上的颜色有了血丝。

江湖最危险的结局莫过于隐退,而最凄惨的普通人生活,莫过于女人得到蹂躏。

可是谁也料不到,樵夫的平静被一个女人打破了。

“救救我。”这一声喊出来的时候,樵夫看了看旁边的树,随即砍了一斧子,让斧头留在树上,可是樵夫想了想不行。

还得带回去劈柴呢。

又拔了下来,看了看晕过去的女子,咬了咬牙带进了旁边的山洞里,运气稍显不粗,血迹在晕倒地方不流了。

而女子被背着进了七拐八拐的山洞,随后放在角落里,樵夫摸索了一会儿,拿出来一瓶金疮药,看样子好久了,倒出来仅剩的一点落在一片衣服上,拿着布子上的金疮药粉随后向着女子走去,看着背部的伤口,随即布子倾斜落在伤口上,一个手抓着布子的尾端,一手扶着布子,缓慢的抖落移动着。

而晕过去的女子因为伤口的事,眉头紧皱,没有丝毫的松开。

随着樵夫倒完后,心疼的看了看金创药瓶和布子。

随后看了一眼女子的背部,就离开了。

樵夫知道若是带回家中的话,必然会被追杀者屠灭地。

可是樵夫还是低估了追杀者的残虐。

遍地的火烧找了房屋,还有断壁残垣的墙。

樵夫救一人而遭破家的肆虐,也许这就是一啄一饮。

可是樵夫不信,又能如何呢。

“找到了没有?”

“没有,不过一个村落的妇人滋味不错。”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戒了吧。”

一个山贼说道,

“男人不就是这点事吗?”

另一个山贼警告道。

“你迟早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他不会放在心上的,有些事注定,改之无用。

樵夫呆呆地坐在房屋前,没有说话,三天三夜。

直到女子找来的时候,樵夫还是那般模样,

“床第之欢,要懂得争取和享受性之乐趣如鱼得水,终使你理解,做人一生的滋味,是那么美,那么的妙,如山珍海味。”女子说道,因为她试图唤起樵夫的欲望,可惜的是樵夫也仅仅只是个樵夫。

“可是你知道一个男人什么会失去这种床第之事吗?”

“那就是心死家无的时候。”樵夫眼睛红红的道,

“好好吃饭,比什么都重要。”女子说道,

“忘了她,我做你妻子可好。”

“我也想骗你,可是我坚持了这般久,实属不易。”

樵夫很自私,但是他明白的,有些事就是那么的奇怪。

毫无征兆,天道一啄一饮。

“此去山高路远,望卿珍重。”樵夫没有敢说其中的实情。

可是女子也知道太过于逼迫的话,会出事的。

“人是会变的。”她不明白,他也不明白,为什么。

但是江湖总是遗憾多些,可是谁能明白有些事不是樵夫能决定的,但女子那泪眼婆娑的离去,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