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迟暮之笑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29更新时间:2023-07-15 20:00:00

樵夫知道的事,女子何尝不明白。

但是总有人看不透的。

江湖不明不白的人多不胜数。比起浑浑噩噩的人,樵夫能决定的事很少。

有些人毕生都不会触碰另一个阶层,也不想去触碰。

因为有些路一开始就是注定的。

女子明白,所以她走了。

既然无法改变,那就沉沦,也许对樵夫也是不错的。

念天涯道,“何必呢?”

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反着来的,也不是每一个人棋子都是有用的。

“你失去什么,得到什么其实无所谓的。”

“都是你自己想要的吗?”

西觅履摇了摇头,没有让剑客打扰念天涯。

不是一个人的寂寞,没必要为了孤独而执意吧。

“他是谁?”西觅履挡住了剑客的步子,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剑客的冲动,

“自当初相见,怀念太深。”剑客不懂念天涯的剑为什么会出手。

益州。巴郡,巴县。

山映带水,水环着路,蜿蜒曲折,狭窄而少人走。

万氏想起了远走他乡的人儿,那豪言壮志的话。

“此去江湖定要博个名声回来。”

“夫君出门在外,小心些。”万氏温柔的整理好他的衣服,知道她夫君仗剑天涯的决心,

“我不盼你扬名立万,只愿你偶尔孤冷深寒之时,还能想起妾身。”

男子回首看了一眼万氏,随即沉默了许久。

“江湖路远,待我安定之后来接你。”

男子离去了,而万氏望着山路有些奇怪,连路都是崎岖的,何况此去得多艰难呀。

万氏的想念又该如何消解。

鱼龙寨。

阁楼上,雪紫月不知道看了多少次远方。

“他还好吗?”雪紫月最近不止一次的看到沈孤芳影子。

“念天涯,你会死的。”剑客劝道,可是念天涯才不管这样的结果呢。

“无碍。”

冷冷的话传出,

这一刻剑客又一次看到了念天涯一剑杀死了对手。

“我来长安,就是为了见识那一剑的。”

“上次是洛阳,这次是长安。”剑客无奈的道,

“下次是哪里?”

“半江之外,掩湖之中。”

这时候一身黑衣笼罩的,连面孔都看不清楚的影子,说道

“这是第几次的比剑了。”

荆州,南郡,巫县。

一条河打破了认知,一般的水是自西向东流的,可是这条河的流向竟然是自巫县向南郡形成河网铺设地。

这一刻,河面上荡起水青色,让身着灰衣的老者,沧桑的看着往昔的熟悉,竟然有了陌生的感觉。

“又一轮江水照月来。”

他的感叹刚刚发出,

便见踏步而来的两个人。

“久等了吧。”只见一袭万字袍的男子来了,随即道,

“阴兄,也来了啊。”老者又道,

很久没有切磋了。老者有些赞叹,这个人的恒心。

“练成了?”

“练成了。”万字袍的男人静静地说道,

“阴阳诀可不是一个人练的啊。”

“我把经脉分了两层。”万字袍说了一句。

而阴兄也解决身体的死劫。

七年的时间足以改变许多事情,但是也可以让一些过往变成毫无波澜的事,只不过偶尔还是难以置信,当年那个局,被明和镜给实现了。但是镜主却陨落了,而明竟然名存实亡了。

“迟暮张,这一次我要向你挑战。”阴兄正式的道,

“不用了。”迟暮张笑呵呵的道,

这一刻万字袍突然说了一句,

“你时间到了?”

“是啊。”

不是每个人都是那么向往那巅峰的,

迟暮张讨厌那个孤独的时刻。

但是等的太久。

“明会来吗?”

迟暮张问道?

“不要怀疑明的决定,但是中间出的岔子是那群剑。”

“是的,谁能料得到剑会反噬。”

穿万字袍的人这时候却说了一句,

“剑控心,为控,剑控身,也为控。但被控也甘愿,是为剑奴。”

阴兄有些忐忑,毕竟他虽然没有见过神兵,但是一想到七年前的江湖之乱,有种说不出的感受。

当时若不是迟暮张点醒,也许阴兄还在追逐那个山上练剑的人。

“可控不被控,但运剑不可过量。

过量即为剑影。”

这时候的明来了,没有不看到他来,但是似乎实慢其快的来了。

“你看清楚了没有。”

迟暮张对着穿着万字袍的人说道,

“我看清了,却也看透了。”

“我也看透了,但也看清了。”

阴兄迷茫的懵懂的看着两个人的话,对,是看着话,

两个人的话出口就开始了战斗。

而明在两个人交手的瞬间不疾不徐的走到了两个人的面前。

而那话这儿这会在出口的那一刻,形成了一招,特别的厉害,只见这一刻,直入水面,一时间船上千疮百孔。

这一刻的迟暮张站在船顶,而随后疾步而出阴兄看着两个人的眼神,有种说不明白的感觉。

但是明却知道,

“你们还是老样子啊。”

“是啊,老样子不好吗?”

“清醒和无知没有区别,只不过是牢笼里的蚂蚁而已。”

“可惜有生之年看不到你破界了。”迟暮张遗憾的道,

“他也不行吗?”明问了那个人,

“他啊,很难啊。”

“人不说不知道,说了更不知道了。”

江湖就像一个乱麻一样,越打理的清晰越混乱。

谁也不知道其中的奥妙,但是人总是不为那一个隐含的执着而放下。

没有丝毫的真假。

“这一剑送你上路。”明说道,

只见远,近,上,下,南,北,左,右,东,西。

浮现的模样赫然是七年前的祭坛,这一刻迟暮张笑了。

“好,好,好。”

谁也不知道他笑什么,但是很快阴兄发现迟暮张闭上了眼睛。

“一路走好。”

没有人明白那种寂寞,但是只要修炼的人都知道那种孤独。

“你还不走吗?”

“还差点。”身穿万字袍的人说了一句,

是的,还差点。

明走了,顺手带走了阴兄。

因为明,需要找雪,而对于雪没有眉目,谁也不知道谁是雪。

可是万字袍看了一眼刚才祭坛略显黯淡的地方,就知道这段时间,念天涯为人所控。

没有人知道念天涯是谁?

但是念天涯一直在杀人。

而脱身的“魏王”,淡漠的看着这一切,因为他知道,谜团只是展开的时候,又看不清了。

谁也不知道下一次谁会留在江湖,谁会被魔剑送入寂灭。

“我活了,她假死。你呢?”

魏王可从来不敢小瞧,那个人。

那一只不曾意的居衢山之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