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信来心死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358更新时间:2023-07-16 20:00:00

“念极居然斯冢者,恰有锦瑟之环,重致未央矣。值以虚印实,化镜为影,其人事“蕴”。

寄惊而求字密而不宣者,盖角徵羽晦新奏,怜心既起,而人亡于悬。虽姜形以现,得呈鸡随狗态,炭体难明虽不由身而控于身也。

故述半绢,更迭其事,呈留白于来复,现长安而望西履,观洛阳以说东事,如今闻字而行千里外,但承绚剑之征,示人于情来有恨,遂醒影灼宿,总其风霜,以示憾事终长。虽未达但皆知远近之闻,存其行留引亦如江山。”

望长安曾经得到的信,以及他得到的信,还有现在西觅履看到的信。

捏着信的西觅履,看到的,听到的,还有见到的,事情不到最后不足为凭。

“大意了。”封影告诫封雪的时候,没有人明白,这世间真的有人能够预知一些事情的发生。

“横和竖是有区别的。”但是没有人告诉封雪,横是什么?

竖又是什么?

“听说念天涯去锦绣城的时候,被杀了。”这时燕山雪喝着西风烈,看着城月里弄的美娇娘在倾身映舞,而啧啧出声的人不在少数,但是夜惊玉没有说话。

可是远处的剑客来了。

这已经是第三次来邀约比剑了。

“紫薇剑好久没有出鞘了吧。”

剑客还是那么执着,可是夜惊玉看了看天上月,没有说话。

因为下一个双琴映月之日,将是他夜惊玉出剑之时。

而现在的剑客不值得他为此耗费那一剑。

“走了啦,没戏看,还不走。”燕山雪看着款款摇曳的舞渐渐的消去疲乏之后,落下帷幕,知道这一刻是为找寻入幕之宾的时候,燕山雪潇洒的说了一句,大步地向门外走去时。

“别走。”剑客拦到,这一刻的剑客眼神坚定。

而夜惊玉没有动,因为没有人可以让他动,也没有值得现在状态的他动。

可是燕山雪不行,他需要周旋。他需要活下去,不是每一个人的剑都是那么稳。

“别难为他。”这时候的哥舒宫走了进来,

“要说话,找我。”哥舒宫最近刚把一件繁琐的事放下,可是面具还是回到了他的手里。

曾经以为这是一个很无聊的事,甚至路上会很无趣。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这一路哥舒宫真切的见到了什么叫人为命活,求财嗜命,爱宝入魂的各种畸形之人。

“他死了?”夜惊玉问哥舒宫,哥舒宫知道他问的是谁?

但是哥舒宫没有回答,因为只要一回答,面具就要被剑客拿走了。

哥舒宫虽然不待见剑客,但是也不希望剑客为此而丢了性命。

“为了一个女人?”剑客这时候读懂了燕山雪的心思,这是被一个人所致。

可是燕山雪的事,剑客不知道。

如果知道的话,

剑客这会应该不会留在这儿了。

可是哥舒宫又说了一句,

“燕山雪你要面具不?”

这一刻连燕山雪都没有想到,人人都想得到的面具,他有机会得到。

可是一想到最近的江湖里,

面具杀死了好多成名高手时,

燕山雪摇摇头。

“念天涯死的时候,告诉我,一定要找一个姓冷凝香的姑娘。”燕山雪说道,

随后看着剑客垂下的剑,就知道今天的比剑又泡汤了。

“没意思,说好的一决胜负的。”

“又没得看了。”

对于燕山雪来说,看剑客比斗和美娇娘轻舞,也是不错的享受了。

可是人的追求毕竟是不一样的。

“我为没想到你竟然已经消沉到了如此地步。”

定兄有幸见过燕山雪的光辉时刻,可是是谁也不知道阴兄的路和定兄的道不一样,但是在割袍断义的时候,两个人是松了一口气的。

可是现在看到燕山雪的时候,定兄才明白阴兄的难处。

“处江湖虽大,但好友不过一二。”

这一刻的定兄知道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末流。

而燕山雪现在虽然是末流,但是未必明白一些事情是来不及揭开的。

“上次给夜惊玉找了个花魁,拖延了点时间。”燕山雪也知道夜惊玉此行凶险异常,但是能帮的很少。

只能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人家都那么说了。”这时已经离开城月里弄的燕山雪坐在掖县的城墙上,听着哥舒宫的话,轻笑了一下。

“上次的拖延,这次剑客的拖延,不过是扬汤止沸而已。”燕山雪知道有些人的决定是很难改变的。

风村是龙窟的必经之村,只有每年的孟津镇里每一任黎南辞的声音传到风村的时候,龙窟才会显现,可是今天令人罕见的是,一个女子来到这,看着熟悉的陌生的场景,跟她看到的树,还有墙,以及走廊完全不一样的时候,失落是顿时就从心里透上脸颊的。

“他没有来过?”

“他竟然骗我?”

可是这一刻的她看到了风人第的时候,才明白为什么。

“他知道我会去?”

“可是我为何不知道他来。”

这一刻她不在多想,因为她看到了骆宓,曾经她总以为她是骆宓的时候,后来才发现她不是。

没有比自认为更可怕的事了。

可是当半希夷死的时候,她才明白原来能安静地死在一个人的剑下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

可是她没有机会见到那个她最初喜欢的人了。

“我一直以为我找到的是我最爱的,可是现在才发现第一面见到的人就是我最爱的。”

她也是行走了七年的时间才明白,一个人之所以美丽,不是因为不断地寻找,而是第一面见到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人是他。

可是当他倒在一个人的剑下时,她竟然没有丝毫的痛楚。

“如果我早点说的话,结局也许会很好吧。”

这一刻的镜花影很难受。

因为风人第告诉她一个真相,那就是当年阴差阳错的事,有着一个奇怪循环。

“如果我死了以后,你一定要找到他,他可能没死。”风人第说道,因为当年半希夷的坟墓里没有人,只有衣冠冢。

“真的?”镜花影却知道在这之前,她见到的那个人。

是不是半希夷,很值得怀疑。

但是她没有丝毫的怀疑,但是镜水月之所以没有告诉她,是因为不想让她失望而已。

“江湖是存在走散的。”这时候的无名侠女被夕阳武士抱着说道,但是夕阳武士不想那些,却给无名侠女说一句,

“当年的李锦瑟死了,现在每个人都是李锦瑟。”

“他成功的把所有人都骗了。”

“但是唯独没有骗自己。”

在这个局里面,能破开的人是谁?

夕阳武士想着,

明这一刻,知道还差一点。

“沈孤芳,我恨你。”这时候的雪紫月第一次感受到了体内蛊虫的死亡。

“多少次的盼望换来的却是你的死讯。”

这是她不曾想到的,也是始料未及的。

“也许是我错了。”雪落茗第一次有些后悔,看着孤独的雪紫月日日望着那张月琴。

“琴瑟琵琶筝,唯琴最终,也唯琴最医。”

“手挥五弦,划以羽调。”

可是鱼龙听梵声,惟怜一灯影,万里眼中明,最是伤心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