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望长安现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30更新时间:2023-07-31 23:30:04

“我真的很想杀死你。”冷凝香说道,

“你是什么心态让你如此了?”影子不屑的道,

“你敢和我抢哥舒宫?”冷凝香怎么也料不到会这样,

她的影子会背叛她。

“上一次的我就很看不起你,这一次你不可能成功的。”

影子嘲笑道,

“无所谓,现在我需要解决的就是你了。”冷凝香突然很讨厌这个影子,特别的讨厌。

有一种比恨哥舒宫的恨,怨冷凝蜜的冷。

“世上事,很多都是这样整出来的。”

影子很坦然的说道,

“那又如何?没有这些事情你会甘心的被我杀死。”

冷凝香说道,

“其实现在的本质问题不在于你我了。”

“在于哥舒宫。”

影子点中了要点。

“如果杀了他会不会好些,既然都得不到,那么不如一拍两散。”

影子邪邪的一笑,

冷凝香愣住了,这是她没有敢想的,因为爱一个男人,就要接受他的一切,可是如今到了这个地步,也许得不到的话,杀了他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冷凝香突然被影子的话,击中了心脏,似乎这一刻她变的冷血了下来。

“是你给我的失望太多了吗?”冷凝香喃喃自语道,

“不,是你激起了我的贪婪心,我本可以心如止水的。”这一刻地冷凝香被影子的诱惑之音,不断地勾引。

而囊中的镜子这一刻,有了色彩。

也许,真的要行动一下了。

冷凝香似乎要有变化了。

可是哥舒宫这时候却在想着冷凝蜜,因为他很难让别人真的融入他所处的环境。

“虽然说我与冷凝香有旧情,但是这不可避免的有些奇怪,但是世俗的眼光很重要的。”哥舒宫喃喃自语道,他也没有发现冷凝香已经慢慢的渗透进来了他的心里。

“人最怕的就是纠缠不清。”可是哥舒宫很清楚,有些事要发生,是阻挡不了的。

荆州。

西陵。

一趟镖车行走在官道上,很奇怪的是,只有镖车没有人,一眼望去,郁郁葱葱的样子,有些不一样。

“池墨云,你会知道有些事无法改变的。”

“结局一定很好吗?”这个叫池墨云的人看着术无忧,

“其实,你不用担心的。”

术无忧说道,

“如果西觅履能够出现的话,你是否会惊喜呢?”

“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下当年的真相而已。”

“不,你不是想了解,你是想提剑验证你这些年刻苦练剑的情形而已。”

“错了,你是想见到他。”

两个人说了好久,从马车路过的时候,说道了马车看不到痕迹的时候,这一趟镖,是谁的,没有人知道,但是下山的强盗可不管这个事,他们只想要短暂的收获。

“你不打算动手吗?”这时候池墨云说道,

“动手?”

术无忧说完的瞬间,

傻傻的山贼出手了,因为他们听到了动手,可是这时候的山贼首领周化雨无疑是发懵的。

“我什么时候说动手了。”

“这群憨货。”

“有时候抢回去的东西不好。”

可是周化雨这一刻却很高兴,因为她明白有了这趟镖物,那么对她来说,山寨就可以活下来。

晋城。

“很久没有看到你了。”掌柜地说道,

“最近在修炼。”剑客说道,因为他很清楚,与半扉页还有一战。

他刚从怜那里挣脱开,因为是温如娇的死,还有籍和吕蒙的冰封,让怜知道有些事不能强求。

江湖是不讲求公平的,但是却最可怕,可怕到你永远以为猜中了开头,但却是结尾,以为是结尾去有着肆无忌惮的开始。来了江湖,就会失了方寸,也会明白一件事,永远都是爱恨纠葛和侠骨柔情,但是终将因为曲终人散,而伤心离去。

抱着断剑的半扉页倚靠在长安的酒楼上,看着歌姬的助兴,但是他知道有些武林高手在潜藏,但是这一刻他看清楚了,因为云中郡出事了,半扉页想着云中郡赶去。

但是不可避免的是,长安因此而被弄的乌烟瘴气,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但是这一刻的望长安出现了。

没有人看过,但是看到的那一刻,谁也不可避免的爱慕上了望长安。

“江湖常有人说,有些人天生就是主角,那么望长安就是天生的主角,那是一个时代的光,没有谁可以掐灭。”

可是有些事就是那么迷乱,谁也不清醒,但是当有些事要发生的那一刻,谁也不清楚,因为没有征兆。

“你知道吗?”

“我要去见望长安了。”这时候还是一副贤妻良母的女子,这时候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丈夫。

“你知道吗?我很想见望长安一面,你成全我吧。”

一个豆蔻年华正好的女子,挥别了父母。

“你要是有望长安的一半,就好了。”

她很嫌弃这个男人,因为这个男人实在太丑,可是她也不是很好看,她胖的三尺腰围可当门。

“我要去见望长安了。”一个侠女,手里拽着一把剑,还是大名鼎鼎的蔷薇剑,

“忘记告诉雨儿了。”从未去过长安的女子也怯怯生去了。

“还有只问其声的也去了。”

“我也要去,我看过美男榜第一上就是他,望长安。”

“有人说世上不见望长安,纵是英雄也枉然。”

“我也要去,一位逃跑途中的人,也想去。”

而这时候烧了一个城的魔剑律素履却笑了一下,

“望长安是吧,死的时候,一定有很多人陪葬。”

这一刻的魔剑律素履出发了。

没有人知道,但是在意的关注点都在长安了。

可是谁知道燕地,一把红霞满天的火灼热了天空,谁也无法抵挡的时候,一个剑客拿了一把很红的剑站在一座府邸面前很久了。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但是这一刻燕地的刑雨田却看着刑说道,

“你不是说术会知道的吗?”

“名也没有来,”

“势又在哪里藏着呢?”

这时候喋喋不休的刑雨田说道,而刑没有说话,因为有些事,说了没有用。

江湖里的剑客和武者,只有出手的时候,才杀人。

而一般情况下都是分毫未损。

可是谁又知道,这些人最惨,也是有着一段不堪的过往呢。

江湖,其实就是每个人的不甘心和遗憾。

“爹,你怎么知道的。”一个长满胡须的男子对着一个小孩说道,

“你杨武悼叔叔说的。”

可男子是谁呢?

是消失了好久的人,还是一个普通人呢。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