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迷雾重重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40更新时间:2023-08-01 21:00:00

灰衣蒙面人对着带斗笠的人说道,

“人呢?”

“我要的东西呢?”

江湖是需要利益驱动的,没有无缘无故的事,不需要理由的。

“给。”灰衣蒙面人扔给斗笠人一件东西,但是斗笠人一剑击的粉碎,因为斗笠人清楚的知道,这不是。

可是灰衣蒙面人却笑了,因为他下一句话说的很好,

“你是懂心机的。”

“但是你真的击碎了你想要的。”

这一刻的斗笠人转身就走,没有停留,而燕山雪留在了原地。

斗笠人却说一句话,“这正是我只想要的。”

江湖是需要理由的,没有利益的交换是不成立的。

这一刻的灰衣蒙面人嗤笑了一下,随即拎起燕山雪几个闪烁就不见了。

这时候,诸朝阳紧随其后而来,这时却不料斗笠人出剑了,却是诸朝阳最放松警惕的时候,因为诸朝阳不知道何时起,看着远离了镜花影和镜水月之后,缓缓放下的心刚刚落定,但是停在斗笠人和灰衣蒙面人刚才站立的地点时,斗笠人从地上一剑刺出,这时候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双腿的筋被瞬间击中,这一刻诸朝阳瘫坐在地上,惊恐地看着斗笠人。

“没想到,你自始至终的目标是我。”诸朝阳自嘲道,

“不是,是他要我杀了你,因为你的利用价值已经耗尽。”

而斗笠人告诉诸朝阳真相是因为要让诸朝阳正面的形象彻底泯灭的时候,才能杀死他。

“给我个痛快,好吗?”诸朝阳请求道,

“你这些年残害的剑客还少吗?”

斗笠人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些奇怪,话特别的多,可是瞬间一剑击出,这一剑化出一百零八道剑光,这一刻的诸朝阳全身冒血,似乎让人看起来有些血腥,但是这一刻的诸朝阳却笑了,笑地有些心酸,“你以为我喜欢残害剑客吗?”

“我老了。”

“我需要的是活下来和见一见那世间最顶峰有什么?”

“我有错吗?”

“我没有错,我一直以来,都是朝着这个目标前进的啊。”

这一刻随着诸朝阳不断地说,随后不断地慷慨激昂,似乎这一刻天际的云都有些不一样了。

但是斗笠人却在这时,一剑刺穿了诸朝阳的喉咙,因为再让诸朝阳开口,斗笠人害怕出现变数。

江湖最怕的是变数,但最不怕的就是变数。

这时候远处走来一个人说道,“干的不错,很有前途。”

很简单很普通的一张脸,是个人都觉得没有什么不惊艳。但是斗笠人却跪下说,“主上,一切都是你的预料当中,只不过七年的时间,你的局是不是布的太长了。”

“不,这你可想错了。有些人生来就记不得你是谁?”

“你要知道,这鱼不是一下子就咬饵的。”

斗笠人站起来没有在说话,而这个普通至极的人却笑了一下,自嘲道,“也许你见到的我,未必是我的真面目呢。”

“你撤吧。”斗笠人飞速的离去了。

而这个普通至极的人,瞬息间揭开了脸上的面具,却没有人看到,但是行走间衣服也变的不一样了。

七年的时间,一切都无从追踪,因为好多事情在一点点的揭开时,那么将伴随的是无尽的谜题和真相,在错综复杂中浮现。

“听说了吗?七年前诸朝阳的死,有了结果。”

“那你又知道斗笠人是谁?”

“而布局的时候,又是谁,幕后之人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家客栈里,说书先生不断地讲述着有些江湖往事,但都是一些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可是每一个真相连接起来,让人听的很疑惑,因为好多事情都似乎每个人都有经历过和参与过,但都是分外的断续。

“他终究还是骗了我。”穆姑娘有些痴,却笑了,也许这江湖迷人的时候,最伤心。

“我愿你得到的都失去,失去的都忘记。”

“哎,这江湖真心酸啊。”

不知道何时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年人还在江湖里找着那一年的真相。

“也许终其一生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句话出现时,折扇男子摇着扇子说了一句,

“往事不堪回首,故友陆续死亡,这也意味着江湖代代有新人啊。”

“最怕的往往都是这样,得到底不珍惜,失去的不后悔。”

“真是这样吗?”

“真是这样吗?”

“真的不是这样吗?”

一个乞丐摇摇晃晃地笑了,说了一句更令人震惊的话,

“都是赤裸裸的来,为何要把得不到的东西都揽到怀里才甘心呢?”

“你个死乞丐知道个什么?”

一个牵着狗的富户,说了一句辱人的话。

可是身在局中的棋子,谁不是呢。

江湖这盘人生大棋,一旦开始谁有悔棋的决心,那么将是懦夫,但是谁何尝不羡慕这样的懦夫呢。

襄阳。

“你说,我要是杀了你,你定然是欢喜极了。”

这时候隋东方带着独孤随看着相爱相杀的两个人。

“你看着,这两个人一会就会和好的。”

隋东方明显知道这两个人的情况,“其实,她也不容易,奔波这么多年,竟然还遇到了不嫌弃她的人。”

“夫君,你说的这么清楚,是不是……?”

这时候的独孤随突然问道,

“你知道的,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些泪珠的。”

隋东方明显说了一句特别的话,但是他对着独孤随说,

“其实,你不也是。”

独孤随这时候却笑了,笑看着相爱相杀的两个人,“你说,他是不是很傻,她心里有人他还愿意。”

“看来你还是对行走江湖有些误解啊。”

隋东方摇了摇头,有些时候啊,这女人啊,很贪的,贪到无情。

可是隋东方没有说出这句话,而是深深地看了一眼他,随后说了一句很深刻的话,

“他是为了救她,因为救了一程就可以了。”

“如果持续的时候长了,就会互不相欠。”

不知道为什么说这句话的时候却搂紧了独孤随,让独孤随猛的心里一揪。

可是这时候的隋东方心里却笑了,女人需要的不就是这点。

他懂,可是他真的懂吗?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