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变故丛生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270更新时间:2023-08-06 20:00:00

江湖有时候是一眼就清晰的,却有时候在闯荡的时候,不断地发现其中的迷人画卷。

“镜花影,你找到夫君了没有?”镜水月偶然间问道,

“日前遇到一男子,有些迟疑,但男子对我好感适度。”

镜花影说道,有些不一样的感觉,就是镜花影受镜水月和穆姑娘的影响有些深。

自上次无意间镜花影看到镜水月心心念念的事后,镜花影就知道镜水月要做那件事了。

江湖有的人注定是只能向前走的,不会向后退的。

“你有没想过是你自己的问题?”骆宓问道?

“我有问题?我帮你撑起大局的时候,你在这时,却回来了,还要用现在拥有的夺取那把失主的朝阳剑?”七年前的同样一幕的事,再次发生了,可这个女人确实是骆宓的影子,名为骆妃笑。明面上的事已经被骆妃笑掌控了,比上一次更可怕。

“不,我想要的是,蔷薇剑。”骆宓道

“你不懂,蔷薇剑你可能拿不到了。”骆妃笑不会告诉骆宓蔷薇剑已经有主了,而且是人剑入体,互为宿主。

“我还想试一试。”骆宓说,不敢心的人总是特别多,因为上一次放下关于李锦瑟的感情时,骆宓的心就慢慢的明白,其实感情对于她来说是负累。

假死脱身虽然短暂的让李锦瑟生不如死,但是更多的是解脱。

江湖有时候是成全一个人。虽然爱的撕心裂肺,但是那是因为彼此对那段感情已经分不清好坏了。可是李锦瑟的模棱两可,让骆宓知道李锦瑟的心其实很痛苦的。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是我的了。”

骆宓很清楚,她的宿命就是与曌是一路人。可是她却低估了自镜谷分裂时化身出来的骆妃笑地强大,上一次为了处理替身的事,让骆宓心力憔悴,一度去见一个人的时候,还缓不过劲。

“你要学会后悔。”骆妃笑道,

“因为有些事本身就是不入眼的。”

骆宓没想要自己没有相通的事,被骆妃笑说中了。

“我不要属于我的荣耀了。”骆宓道,

“可是你要从此之后,当好这个职。”

骆宓只能尽人事听天命。有些事不是自己所能全局掌控的。

居住在庭院里的人,总是那么的安静,安静到落叶知秋。

“该忘的要学会忘记。”不知道何时起,阴兄想起来了迟暮张的话,

这时候的阴兄想道,因为很早他就明白,有些人留下来和忘记是因为那段时间给予了自己的温柔是不一样的,如友情是在长久的岁月里可以相忘于江湖,可是比如情爱,那是此生最难忘的,只能放下,若要忘记除非彻底剔除掉。可是剔除的那一刻,就好像暂时被人打倒了一般。

阴兄没有遇到这样的女子,可是他对定兄的事其实很早就清楚可以共患难不可以共富贵。

江湖需要一个阴兄就可以了,可是定兄的道义,让阴兄无法接受。

“每个人的选择是一开始就注定的。”

“如果会有改变的话,区区三两年怎么可能改变。”

“让一个良家女人和乞丐相恋这江湖得有多荒唐啊。”

阴兄很清楚自己的路,但是定兄一脸的嫌弃,那一刻起,阴兄就知道两个这一生再也不会见了。

“出剑,用你最擅长的绝招,这样你会更强。”

半扉页拿着剑开始连饭都不吃了,开始昼夜不宿的练剑,而在旁边指导的人,一身青袍,脸色淡然的道,

“永远不要出剑的时候,想着先起始软绵绵的招式,你这一路挑战,都是艰难取胜的多些。”

“如果用最省力的方式获胜,为什么要用最费时的剑法呢?”

这一刻的半扉页在赶上万化千击杀嬴胜天的那一幕,那一刻万化千的强,就在于由翻转简,而嬴胜天的死,就在于心慈手软。

江湖是需要狠毒的,没有狠毒的人,注定是走不远的。

可惜半扉页没有悟透,因为他的江湖之路还很长,长到没有见识到人心险恶。

“你还没有想明白吗?”剑客说道,

“我本身就很满足,为什么要想明白。”雨儿道,

“这是你想要的吗?”剑客问道,

“我现在比大小姐活的还好,为什么不想要。”雨儿得意的道,

“算了,我劝不了你。”剑客知道有些人不跌到底,是不会回头的。

“没事,你会遇到更好的。”雨儿缓缓地道,

“只要你喜欢就好。”剑客对于放下很有经验。

“那就好。”雨儿转过身去,默默地流下来了泪珠。

因为她很清楚,越华贵的外在,包裹下的心,给了人的话,是经不起考验的。

可江湖最考验人的。

山阴县。

“他们的准备好了没有。”这是一个黑衣人说道,

“没有。”暗处传来的声音,有些奇怪。

可就在这一刻黑衣人倒下了。

“就知道你会派人来试探我,可惜你究竟还是小看我了。”

“你说的对,每个人的剑都是藏起来的,但是是你的剑已经初露锋芒了。”夜惊玉对着小弟说道,因为每逢读书的时候,便学点剑法保身。

​“什么是藏剑啊。”小弟懵懂的问道,

​“藏剑是意味着要出其不意,长久的不出一剑,等到出剑的时候,一击必杀。”

​夜惊玉说道,

​“噢,那你教会我,是不是就要离开了。”小弟说道,

​“天下没有人可以陪你到永远的,包括你自己。”

​夜惊玉说道,

​小弟懵懵地,

​因为他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虽然昨天卢昆仑来的时候很轻松,但是走后的气氛一直很凝重。

​“其实,很早就清楚且明白的事,以及有些破破烂烂的剑断了。”燕山雪那时候说的话,不知道怎么就被想起来了。

​“紫薇剑不是一直在吗?”夜惊玉说道,

​“如果这嗜血的剑和你所练的绝命无情剑法真的能够臻至巅峰的话,你就不会成为现在的状况了。”

​燕山雪死的那一刻,夜惊玉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燕山雪的传音入耳一点儿也没有断过啊。

​夜惊玉的执着,是一种偏执,但也是一种折磨。

​江湖需要这一种折磨,可这逐渐莫测的江湖,是否能够让这种折磨消弭或者被灭杀,其实最痛苦的却是江湖本身。

西觅履对着曾经的土说过同样的话,可是现在的希夷剑却已经不耐烦了。

​“你懂的感觉,其实就是为了江湖逐渐清晰的时候,变得朦胧。”

​“因为只要你一出剑,那么就会有人死去。”

​因为曌没有放任希夷剑,但也不像半希夷那样轻易的被西觅履把剑拿走。

​“我承认我想再一次用同样的方式,杀死你的宿主。”

​西觅履承认了,可是现在的西觅履还是小瞧了江湖的局势。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