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只剑挥灭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426更新时间:2023-08-07 22:30:00

“比起这把剑来说,我后来才明白一个可以人那么挥洒自如的刺出来一招“燕歌行”的时候。是何等的风华绝代。”

他在这一刻里看着逐渐接近的剑光,没有丝毫的躲闪。

“不好。”他收住了剑,可是他却向前走了一步。

可是就这一步,让他眼睁睁的死在了他的剑下。

“你利用我。”他不可思议的道,“江湖对我来说,是一种折磨。”

他笑着说道,可是那种解脱是谁也无法想象的。

“不必如此的,人是一个瞎子的时候,总被是被人解开眼帘看看。”

可是他看着剑上的血迹,他知道有时候最令人绝望的是,不想变成仇恨化解不开的死结,硬生生的再也解不开了。

“他不是你杀的。”她说道,可是他却知道有些事会找到他的。

“你真的让人感受到了一把剑的嗜血欲望。”他拿着剑的那一刻,让她之外的人再也找寻不到了。

行踪飘忽不定的人,注定是一个迷。可是她却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她只是睡着了。”他再一次拿起剑的时候,再也没有人阻拦他了,可是他却叫魔律素履了。

“听说了吗?有一个门派倒下了。”

一个声音小心翼翼的道,他说话的时候还张望了一下窗外。

可就是这一个张望,让他知道有些人注定不是可以谈论的。

“噗。”头颅飞出的那一刻,他还在吐出了最后一个“了”字。

周围的人这一刻,如临大敌。而魔律素履厌恶的看着这些人随后,只见一阵风后,楼外楼的招牌牌匾自楼上的挂牌匾处落了下来。

“啪。”这一刻刺耳的声音,在空旷的街道上,分外刺耳。

远处一袭黑衣的戚牫之,拿剑指着魔律素履,“我找你好久了。”有种渴望一战的感觉,却让魔律素履不屑一顾。

“你太弱了,已经不适合来挑战我了。”魔律素履厌恶这种除魔卫道的正人君子。

“舍生一击。”戚牫之抱着必死的一剑落空后,看着连魔律素履的三尺剑围都无法突破,心里的落差可想而知,多么糟糕。

随后魔律素履一挥袖,只见戚牫之如遭雷齑一般,身子一颤跌出了好远。随后如破布的戚牫之这一刻,真切的才感受到了如魔般的存在。

“弱。”在戚牫之的心里泛起,却有着无尽的苦涩。

江湖总是有些事就是你拿起剑的时候,就要承受一人为世间敌的感觉。

可对于魔律素履来说,最大的绊脚石不是屠杀的时刻,而屠灭之后的冷静。

“我没想到,你竟然还在心慈手软。”

“是啊,我竟有了犹豫。”

“当你拿起我的时候,你就明白,入魔便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魔剑对着律素履说道,两个人不断地交流道,随后戚牫之眼睁睁地看着空旷的街道,这一刻才知道原来,不是没有人,而是人已经被屠灭了。

“留下我仅仅是为了让人知道江湖有个消息传出?”

可是戚牫之还是没能活下来,这时魔剑再带着律素履离开的时候,射出一道剑光,戚牫之这才发现,原来自始至终都是可有可无,毕竟高手谁在意随手就可以击杀的人。

夜色撩人。

独孤随眼神里藏满了隋东方,这一刻的隋东方站在一块石头上看着远方。他心里想到了昔日和独孤随的种种,眼神沉下,但是在独孤随的眼里,这个男人有些孤独,孤独的她想去拥抱,却刚发现接近的时候,他回过头来,向着独孤随走来,随即猛的抱住了独孤随,这一刻彼此的心跳达成一致。

“随儿,我带你归去。”他终究还是下定了决心,也许只有在挣扎过以后,才会这么坚定吧。

“隋哥哥,我都依你。”这一刻的独孤随却声若蚊蝇。脸颊泛红,心里甜上灵魂。

“原来爱郎他也知道这么下去,不是长久之计。”

女儿家总归是熟的早些,引导他的时候,才发觉那其中的困难,原来这个男人那么犟,那是一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感觉。

她却有些喜欢,但是偶尔也恼怒这个男人的抵触,他若是闷起来就跟焖饭一样,只有熟到了,才能感受他的爱意。

“走,我抱着你,我们回去吧。”隋东方似乎彻底放开了。一只手托这独孤随的臀.,一只手搂起来她的脖子就那么贴在胸前,两个人的胸形成了挤压的状态,随后隋东方运起轻功向客栈赶去,他们得坐马车才行,行囊都在客栈,这一刻的独孤随甜蜜极了,原来他的胸膛这么舒服,以前从未体验过,他专心赶路的侧颜让她心旌摇曳不已,而且那有只手在她的臀部私处释放着热量,让她心惊这不易的时刻,但是这说时迟,那时快,不一会儿客栈竟然就在眼前了。随即他放了下来她,她感到一阵失落感,沉迷于他的怀抱,是她一直最向往的事,她只恨路程太短了,这是她第一次感到隋东方的那种身体里传出的安全感,让她备觉心跳。可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在离开他怀抱的时候也怅然若失。

“东方哥哥,我们等会再进去好嘛。再抱我一会。”这一刻她知道她得让他再抱一下。随即不等他回答,直接一个袋鼠抱,挂在了他身上,这一刻他脸上无奈极了,可心里哀嚎,“太大了,这小丫头已经长大了,珠圆玉润。”他伸出两只手抱着她的腰间,只见她两只手勾住他的脖子,“东风哥哥,”她对着他的耳朵吹着樱花般的香味,让他竟然起了自然反应,顶着一处柔软处藏不住的弹跳着,两个人这一刻灵魂一震。

“哦,嗯。”彼此紧紧抱着,不愿意分开,心跳加速,似乎只有那句“嗯咛”,在默默的蔓延,这一刻隋东方再也忍不住了,一阵风的冲进了客栈,只见客房的门,无风自闭。这一刻的隋东方面红耳赤,立马放下了独孤随,赶紧消解着内心欲焰,他竟然生生的压下来了火气,因为他要娶她的,不能在此处破了她的身子。可是独孤随这会儿媚眼如丝的道,“哥哥。”那风情似乎彻底的让人窒息,不知不觉间昔日的小姑娘已经年华似水,让人产生一种好似勾魂摄魄的魅力。独孤随刚准备再说一句话时,这会的隋东方只好借助亲吻额头的机会,顺势点住了独孤随周身的穴道,让她安安稳稳躺在床榻上不在魅惑着他,随即只见她眼神直转就是说不出话来,随后熄灭了灯,开始睡去,只见隋东方靠在桌子上可是打坐修行。而独孤随缓缓地不入梦乡。

​西觅履看着夜色,升起来的疑惑渐渐消解……但是他也知道有些事要发生的话,会以重复的样子,让人受尽劫难。

“你走吧,走的远远的。”拿掉了驾在影子脖子上的剑,这是冷凝香第二次心慈手软了。

因为她清楚有些事要发生,纵使她在意,或者不在意,终究会发生。

“不要在当影子了,这个江湖最不缺的就是影子。”冷凝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是泪流满面了。

是啊,当初她本可以不做影子的,可就是如此,让她也成为了重重叠叠的影子。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