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锦瑟已去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370更新时间:2023-08-08 20:00:00

“这一层层的迷雾你可看清了?”西觅履对着曌说道,

“我不需要看清了,因为我有希夷剑。”曌稳妥的说道,但是她很清楚,她要的是一人还剑天下。

“是啊,迷雾重重的事,本来就很迷人,如果你清楚,那么得到和失去其实没有两样的。”

西觅履说道,

“那你可曾记得那场别具一格的比斗。”

曌问道,

“是啊,那可是浓墨重彩的事,怎么可以忘记。”

娘子,脱衣裳吧。”听到这一句的廿七月有种感觉,七年后的今夜会得偿所愿。

可是接下来的话,却让她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帮我穿上你的衣服。”她很诧异,为什么要穿上她刚脱下的衣服。

“你为何要如此做?”她很矛盾,

“我想当一回女人。”他说的时候,她心里很腻歪。

“不行。”她直接拒绝了。

“你必须做男人。”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有逼你哦。”这一刻的他忽然转变了语气。

“我来想和你处处的。”他说道,

“可是已经七个月了啊。”她可记得他当时那种想生吞活剥了她的急切。

可现在的他不温不火的,让她有种不上不下的尴尬劲。

“明天就是相会节了。”她希望今天晚上完成斩杀的成绩。

“我知道。”可他明显不想睡觉。这样她的想法无法实施。

“那我们晚上是不是该做一做夫妻之间的事啊。”她放开了,这就是个怂包。一点儿胆量都没有。

“是,我搂着你睡。”他说的很明白,可是她明显高估了他的情商。

“这样,我们去赏月吧。”她只能转移一下话题。

“我倒觉得我们在床上躺着更好。”

他罕见的不同意,让她心跳加速了。

她希望他对她有企图,那怕是揉进怀里说一句话也好,“爱我。”

可是现在的他似乎回到了那种绵柔的时候,让她一个女人都为他着急。

“说啊。”

他那眼睛看着她,直到她眼睛悄悄的闭上,等到他的动作时,他却点了她的穴道。

“我今天晚上有事。”他悄悄的贴着她的耳垂说道,无意间触碰了一下,让她瞬间感受到了那微不可存的爱意。

“这冤家。”

他迅速的穿好一切,戴上面罩,这一刻的骨线匀称,有种说不出的诱惑,可是在她的余光里,他好瘦,廋到了一股风就可以吹飞,但是这一刻的他却明白这是他此生的样子。

随着门的关上,她的泪珠哗哗的流了下来。

“为什么会这样?”

她不禁有些难受,每一次出手的时候,他就是这样子让她安安稳稳的睡在床榻上。可是她更明白他的身份是一个杀手。

“也许这就是黑夜的精灵。”

“这一刻她在这七年里其实也学了一身功夫。”

可是她明白,他的身份在她这里是没有人知道的。人不就是善于自欺欺人吗?

“我想了想,也许需要用到我的时候,我才会出手”廿七月想到,

尽管偷偷摸摸的跟踪很刺激,但是对于廿七月来说,仅仅只是开胃菜,可是这也不错啊。

对于李锦瑟来说,一次伤害就够了,可是反复的伤害是就是折磨了。

“当听到她还想要回来的,”李锦瑟第一感觉竟然不是高兴,而是恐惧。

没有一天不担心害怕的,于是被骆宓救起来的时候,李锦瑟的第一感觉不是高兴,而是害怕。是入了骨的害怕,李锦瑟已经不知道为什么被抛下的感觉那么强烈了。

江湖里传言,有人说,生不如死的人,比比皆是。可是李锦瑟体会过以后,李锦瑟就需要分清楚是人是鬼了。

“看着骆宓,他知道就这样一辈子看着她,他都觉得幸福。”

人总是失去的时候,才觉得珍贵。

可是当江湖一些复杂和处事的行为异常的时候,充分感觉有些事真的得真切的体会过后,才知道谁对谁好。

这一放松下来的李锦瑟看着骆宓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可是这一个笑容却是那么强烈,但是李锦瑟却知道其实他真的动心了。

“动情不可怕,动爱不可怕,动了心,这一辈子是无法忘记的,是刻骨铭心的。”

于是李锦瑟第一次对着骆宓写道:“等我恢复了声音后第一个说给你听。”

于是骆宓开始遍访神医的时候,等到的却是李锦瑟的心疾又开始复发,骆宓没奈何只好用镜子封印了李锦瑟的心,感受到平静的李锦瑟每天对着骆宓静静的看着,心里有些迷茫的骆宓知道其实只要正常些就好了。

不要那么疯就好。

江湖里有人这么说,爱恨纠葛本就是这样,要平静的对待,不要让彼此后悔。但是谁也无法做到,能拥有的时候好好对待,可是对待的时候彼此要为虚的拿到纸面现化真实,折磨的死去活来的。

“夫君,我知道你的本事,但是请尊重我。”骆宓说道。

“我会的,我会慢慢的,不会那么急躁了。”变的正常的李锦瑟似乎一切向好的方向发展着。

每一天都非常努力的忙碌着,骆宓疼在心里,日子虽然清贫,但只要满眼是彼此就已经足够。

偶尔的嬉闹,偶尔的闹别扭,似乎在这一刻都可以细细的描述出来。

“娘,快给我讲讲嘛。”好奇心重的谢

红绫忙问道,

“后来你爹啊,为了我和腹中的你,准备妥协时,他定定的头回了过来,留恋的看了最后一次我们曾经一起住的屋子,运出了家传的功法《补天诀》,此等功法若是逆行便可自爆,这一次你爹他没有丝毫的手软,直接点了我身体所有经脉,施展了摄心禁术,给我心里种下了一直逃离的印记。这门功法是我们当年相遇的时候,为娘教给他的,可是他从来没有拿此类禁术害过别人,当时我心情激荡下,已经没有了辨别的能力,印象里只有他神勇无比的反抗着谢家的人,而在他回头的一笑下中招了。随着他一声的“走,”记得最后他紧接着拳头,而为娘以直线的方式前行了数十里,来到了一个隐秘的区域,当时的为娘没有感受了你爹他自爆的场景,却已经昏沉的睡了过去,等到再次醒来后。

以后的日子里七奔八走,外带着东躲西藏的生下了你。”谢氏说道这儿的时候眼神痴痴的看着谢红绫,这就是他丈夫给她的礼物,是一辈子的宝。只要她好好的,一切都好。

可是她却被江湖里的男子骗走了心,幸好男子还算不错,就是懵懂的情愫就这样被扼杀在了摇篮里。这对于女儿重新振作起来,是一件很忧虑的事,她一向过于宠溺她了,没有教过太多的面对男人时该如何应对,以至于沦落到现在的地步。

她矛盾的心思在想念着丈夫和疼爱着女儿的时刻里,渡过了十八个春秋。对于她来说,此生的心愿其实简单,但是就这简简单单的心愿其实最难,江湖里最受伤的就是这种痴男怨女了,可她女儿就遇到了这样的事,以前总觉得造化弄人,现在才发现天意如刀。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