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六章 刹那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27更新时间:2023-09-01 20:00:00

对于分神要照顾的人,很累的,但是更多的确实漫长的路上,一个又一个波折。

他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那就是剑客在什么情况下成为了惊弓之鸟。

他思绪刚刚停下,便看到一个妇人抱着一个孩童,一副喜悦的场景闪过。

可是这一刻的他也只是看了一眼。

江湖是需要顾忌的,他姓沈,这对于一个剑客来说,很奇怪。

但是冥冥中的那剑客不出剑了,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孩童以后的路,是不一样的。

江湖是一种挣扎,痛苦,还有着深刻。

我很想知道为什么?

可是江湖哪里有为什么?

有得只有剑出,那么就会死亡。

剑出如龙,这一刻半扉页悟出来一招,只见恢宏盛大的一招剑法,在出剑的时候,周遭的景象若隐若现,似乎刹那间形成一个云雾缭绕的盛景,而其中一道剑光组成的剑型巨龙在分化之间又悠乎成型。

“你错就错在知道的太多了?”

“不,是你知道的时候太迟了。”

“但是你没有发觉一个很不清晰的路,在迷蒙和模糊里披荆斩棘,比一直以来总觉得就必须如此来的好些呢?”

这一刻睁大眼睛的人竟然奕奕夺目,这不怪那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

属于风华绝代的人,是狼狈不堪的日子里一个仅有的生动。

“也许,钟爱一生的人不可能流浪江湖,但是流浪江湖的人心里一定有着属于自己一个狼狈不堪的日子。”

没有人知道有些不一样和一样是如何的?

但是当认真的看清楚真相后,愿意再一次蒙上眼睛的人,那么

一定是这个江湖人没有了过去。

因为每一时每一刻都是现在。

“我很好奇,比一朵花更好看的椿树没有看到,但是那矮矮的小山丘上,厚重的历史感让人赞叹不已。”

他说的小山丘就是小山丘。可是出剑如杀,收剑入鞘,捻起一朵小花,

“现在叫花开堪折直须折。”

随即看着一阵风吹过,有些不一样的是,她来了,也挥出来一锻红绫,这一刻他大惊失色的道,

“王家现在只剩你一人了,你还打算出手的?”

王红拂没有说话,一味说教是愚昧,但是更多的反击才是开始。

可是他还是不敢置信的看着曾经号称王家最有希望的那一刻,亲手刺杀了王忐忑。

“不是,王家没人了。”

红拂去掉了王,对于一个有着昔日荣耀的姓氏,终究是背负了太多的不得已的包袱。

一个人活着,与一个宗族活着,其实最大的裂痕,其实并不是那么昔日晋求安的那一刻的暗手,

而是平平无奇的跌宕起伏。

江湖一剑定生死的多不胜数,出剑者虽然已经旧招叠出,e可是对于一眼看透的高手来说,每一招还是那么的朴华无实。

大巧若拙的招式,反而胜却了穿花引线般的人,

是否有着复杂的情。

出手试探的人只有跃跃欲试,而接招的人,却笑意盈盈,似乎似水柔情,可是转瞬间的霜寒肃杀,让天际一片雪白。

红拂看着昔日还是一脸青涩的他,终究还是笑了,人总归是越活越年青好些。

这样就不会为江湖里勾心斗角而缠身,置身事外的安静,是很少。

但是他看着缠身的红绫后,他第一次笑了,可更多的却是对于王家的释然,如果没有那么多的浮沉多少旧事,如流水一般的触感。

那么也许就不会有一些不可测,可是红拂却冷冷的看着他。

一味的认真,是否有些孤独在其中呢?

“没有,只是王忐忑他该成为的,却培养了一个杀手一样的人。”

对于一知半解的他,又怎么会知道这些旧事已过。

“疯子,疯子呀……”

他不由的看着红拂最冷的一面,可是他知道自从有些奇怪的事,微妙的发生后,那么剑算什么?

一剑出,看到缠绕的红绫竟然丝毫都没有力道时,他这一刻第二次睁大了眼睛。

“你知道吗?”

“一个冰冷的刺客最怕的就是这种冷傲霜寒之人。”

情有时,生出的感觉,是无可察觉的,

虽然已经有些不得已而为之的他,却看着面前的感觉,有些不一样了。

“我很少认真的。”

红拂冷冷的道,

“可是你恐怕不知道吧,有些事不能靠猜的。”

这时候他挥剑了,而红拂手里的红绫击出,这一刹那间,她的静与红绫的动出奇的达成一致的美感,而他再一次看到他无可躲避的空间,只能出剑,这一刻的他知道有些人骨子里的傲气,是谁也无法预料的。

可是红拂却笑了,这一刻的红绫在他的眼前一点点的缠绕,看着再一次捆住自己的红绫,他第一次有些不得不承认,出剑迟疑的他是不动声色的,可是这也是作茧自缚的开始。

五行墟。

最是不经意间的晚上,会发生一些不可思议的事,但恰恰相反的是,一些不合理常理的人,在拿出来一把泥泞不堪的剑时,他这才明白原来有些人的路一开始走,就停不下来了。

“你的剑?”

“是不是很难看?”

“不是,是特别艰难。”

没有人愿意出剑,可是剑出必见血。

一言不合,就血溅五步。

客栈里的酒客,定然是一个肆意挥霍的人,但是更多却是真实。

人行走江湖,听的明白,闻的花香,粗言秽语也不觉得有些刺耳,倒有些不一样的烟火。

“我没想到,你会来此,但是更无法顾忌太多。”

他缓缓摘下了那把锦绣之剑,只见剑鞘飞出扎在墙上,有些颤动。

他出剑之时,几个起落,点转之间,灵犀一剑,惊鸿游龙,让拿着泥泞之剑的人只有佩服,但更多的是战意。

“来的好,我没你那么多的顾忌,挥洒自如之间还有顾忌。”

是啊,他无法去做到,但只有偏执一些,于是这一剑是他的巅峰,也是他的最后一招,被他命名为刹那。

可是泥泞之剑出鞘的那一刻,让他惊讶的发现原来藏剑出鞘感觉是如此的模样。

今日脱得离魂剑,得证洒脱心。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