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七章 相见别是谁逢谛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80更新时间:2023-09-02 20:00:00

奈何崖,有道是,江山易改,本心难违。

不是路上人,何曾逢路人。其实很早就清楚一些很奇怪的事。

是谁?

在出剑的那一刻,斩断了那本可以逆转的命运。

也许更多的是奈何,对的,知其奈何而安之若素,非安之若命。

“我一向很仁慈的,他说的,”这时候一个转过脸,很丑陋的人说着转述的话,对于这样的情形,不知道为什么特别不熟悉,但是更多的都是一向“我都是很大方的”,结果并没有做到,可是最怕的情况出现的那一刻起,最令人痛苦的却不是这几样。

最令人期待的事,需要慢,但是慢,也会让人害怕,因为害怕,也是因为怕受伤。

可是有时候最怕的感觉里,藏满了一种不可测的奥妙。可就是这种玄心难违的奥妙让颜如玉之女颜红叶第一次对自己美貌出现了错觉,在无法预知到一个真假的时候,更令人迷醉。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拼了老命要挤进一个人的江湖有多么奋不顾身,可也忘记有些人永远都处于另一个江湖。

不同步的江湖是什么样的,从没有能懂,但是只有知道的人,就是如此。

问世间,有些事值得与不值得,其实已经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生情不如有情,而这一趟的镖车,竟然还在行走,七年的时间里,是谁给勇气和后背,不可测度啊。

能左右一时之风度的莫过于得益于仰山印,但更多的却是此类修习之人太过于稀少。

每一个人的谜题是需要自己亲手打开的,但是更多的是打开后,发现能够挣扎出来的时候,是很难的。

因为江湖足够透明,所以江湖太过于执着。

一个人再怎么藏,也终有一天会被发现的,可是一个已经聋了,瞎了,甚至已经残废了的人,发现又能如何?

江湖太过于瘆人,于是躲雨的都带了伞,而没有带伞的又有几人呢?

“我没带伞,你可以送我一道吗?”

有些人一旦出招了,解开了枷锁的那一个人无疑是幸运的,可是困死在天地府邸的那些人,在漫长的岁月里化为了兵器,不断地厮杀和血淋淋的洗礼着每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甚至连江湖的波澜壮阔都没有接触过,就已经杀戮无数了。

“你的伞自会到,我没带。”

他自己从背囊里拿出来一本书,看了一刹那,咬着牙,走进了雨里。

似乎肆意凛然的日子里渐渐的,有了雨雾的无知无觉的,那是一个人的江湖,似乎再也没有了别人容纳的空间。

可是这一刻也有着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事。

一个简单到妄想的人,一个让人有些奇怪的眼眸,以及那些令人最怕的,也是最远的,却是最近。

谁也不知道何时起,一把剑的重量不单单是一把剑的本身重量了。

可是剑客之间的默契,有时候让人看得出来。

“我想他定是怕麻烦。”

“不,应该是缺少一些很奇怪的添乱。”

她默不作声的看着他潇洒的离去,那一刻他知道也许相见无言,可最令人可怕的就是如此。

一个人什么时候会不敢言语了呢?

是,

被逼的。

江湖,七年前的时候,有惊才绝艳之辈,陨落者多如繁星。

现在的江湖很少有对手,让人感受到压力了。

这对于一个真实有效的剑客来说,这把久违依旧的熟悉,那是第一次看到了一个简单而很直白的剑,直刺内心。

落魂地。

传闻有一个女人,很少有表情的,但是睁眼的时候,那一刻的灵动是非比寻常的,这对于一个很认真很奇怪的人来说,世上的事,很短的时间里,知道了结局,也许本身就是错过。

可时间的勾洗,真的很烦芜。在冥冥之中里,总有一个很奇怪的坏毛病,见惯了伤春悲秋的人,总是很小心的把一些不属于自己的时间线放置在了自己途径的路上。

镖车的行走路线让很多人都很糊涂,但是这一次停在了落魂地之外。

“也许更令人清晰的故事,但更简略的是,这是遗失之地的开始吗?”

“不,这是刚开始的未知。”

一切的迷雾有时候像极了剧透,却又以幽幽之音,以绵绵不绝的感觉,却以断断续续的揭露在说着现在的沧桑事。

“你知道吗?”

她突然说了一句,可就是这样的一句话,封死了一个剑客的退路,但是也让剑招有了焕然一新的出招方式。

“我很好奇,什么样的知道才算的上是剑招平凡。”

这一刻的他似乎忘记了之前学过所有的剑法,但是他知道有些招甚至可以不出的,故剑不破,招也无破。

可最令人害怕和痛苦的却是,剑过留痕。

一把剑在杀死一个人的时候,必然会留下一颗痣在右手胳膊处。

其实一个合格的剑客是不会轻易的把机会交给别人的,可是这一次的来人,实在是太过于执着。

有时候最怕的就是这样的人,可最怕的是一个剑客的无情。

可是他很清楚,这把剑一直在杀人,可是不分敌我的时候,没有人能够承受。

江湖,是寂寞的。

可血是热的。

试问谁会在幽幽的感觉里放下一切的芥蒂呢。

他生平第一次亲自动手了,这也是他第一次暴露在了阳光下的时候。

一个人最虚弱的时刻里是什么?

是所有的外界影响已经无限放大的那一刻,已经不为所动。

很久很久的感觉了。他听着说书先生喝着茶,温着酒,摇着扇,似乎更有闲情的扒拉了一下那些并不重要的调子。

可就在这时,他听到了风,听到了雨。

这对于一个聋子来说,不亚于一个瞎子骤见光明。

可是不够,远远不够。

人的扭转乾坤,又怎么以断续为续接呢?

就像一个剑客说了一句话,

“我这一生,只见过出剑一次的剑客,足以惊艳世人。”

可是这句话多年后,竟然应验成功了。

可是仅仅只是如此的话,那得多么的寂寞啊。

“是啊,对于一语成畿的事,大都属于无心之语,却于旁人之耳,无疑于惊天霹雳。”

女子惊讶的发现,原来一个在涂抹于旁人的时候,还能囊括于江湖各方人士。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